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39章 惊叹连连

嫡女归 云舒 2477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甜甜一笑:“既然阿裘欢喜,那这支簪子就送给你。”

她把发簪轻轻地插在了阿裘的发梢上,笑着打量道,“和阿裘今日穿得裙子很是般配,真好看。”

阿裘大大方方地收下了簪子,取出小镜子左顾右盼,打从心底里高兴。

“咱们去朱雀大街,”叶浮珣吩咐小雨,“去珍玉斋。”

珍玉斋是京城最大的百年老店,售卖的珠宝首饰深受京城上流圈层的贵妇贵女们青睐。除了门店售卖之外,许多府邸都会专程请珍玉斋的管事将当季最流行的珠宝首饰送到府里头供家人挑选。

当众人下了马车,沿着朱雀大街走到低调奢华的珍玉斋门前时,小雨伶俐地上前扬了扬手牌:“大小姐带客人过来挑选首饰。”

珍玉斋的掌柜听了消息,亲自迎了出来:“二楼的雅间已经备好,还请两位随小的进店。”

不错,珍玉斋是原主姨娘名下的产业,事实上早在数年前就转到了于羽的名下。

因为于羽的精心打理,珍玉斋的生意蒸蒸日上。

于羽一早就在于家各处产业发过令,于家产业共三个主人,除了他还有沈姨娘与叶浮珣两人。

三人中任何一人出现,都相当于是家主驾临,需得以最尊贵的规格接待。

叶浮珣和阿裘进了雅间,一个又一个婢女捧着托盘如流水般地走了进来。

托盘里摆放的除了时下最流行的钗环首饰外,还有不少珍玉斋极少示人的镇店之宝。

阿裘看得眼花缭乱,嘴里惊叹连连。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阿裘拿起这个,又拿起那个,不停道,“我都要了。”

掌柜笑得见眉不见眼,连声应好,让人小心取下去包装起来。

把时下最流行的钗环首饰选了一圈,阿裘挑了近十件首饰,又拉着叶浮珣踱步到了手捧镇店之宝的那队婢女身前。

掌柜跟在后头介绍:“客人,这边的几件首饰都是本店的镇店之宝,除了用料奇珍堪称当世少有之外,其工艺亦是由燕国手艺最高超的匠人,耗费数年心血才完成的作品。”

阿裘一边点头一边仔细瞧着,目光落在了一个托盘上:“这个卷须翅三尾点翠衔单滴流苏凤钗,还有那个九翟盘龙四凤钗树金冠,我都要了。”

掌柜抽了口气:“客人,不瞒您说,这两件镇店之宝本是打算送进皇宫去供贵人挑选的,委实价格不菲。”

阿裘颔首问道:“这两件多少银子?”

“这两件各需一万两。”掌柜的应道。

“确实不便宜,”阿裘又问,“加上刚才选的那几件首饰,合共多少银子?”

掌柜早就心算过价格,迅速地报了价:“回客人,合共两万八千两。您是大小姐的贵客,可以优惠九折,算下来是二万五千二百两。”

“去包起来罢。”

阿裘眉眼一弯,拉着叶浮珣直笑:“今儿个找阿珣你陪我出来逛街真是找对了,竟然省下了两千八百两!”

两人买了首饰后离开珍玉斋,往朱雀大街逛去。

“你不知道我刚进兰熙宫大殿时,还真被吓了一大跳。”阿裘挽着叶浮珣闲聊,“纪衍诺那个木头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嫔妾!”

“阿珣,我这么说你不会不高兴吧?”叶浮珣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应阿裘的话,就见她一脸紧张地看向她,“虽然纪衍诺嫔妾那么多,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个人绝对不是花心的人。”

“事实上,认识他那么久,还没见他对那个女子动过心。”阿裘叹了口气,旋即又弯起眉眼,“你呀,是头一个。”

“我?”叶浮珣指指自己,尴尬一笑,“阿裘你说笑了。”

“才不是说笑。”阿裘神秘兮兮地靠近叶浮珣,“我给你说啊,纪衍诺他长得那么俊,从以前我就见过好多女子对他主动示好。你猜,他都怎么应对的?”

叶浮珣挑眉。

要她猜,那纪衍诺必定就是鸟也不鸟对方,若是挡了路,直接一脚踢飞?

就听阿裘自顾自道:“纪衍诺可是最不解风情的人。无论多漂亮的姑娘到了他跟前,都只能换来一个字,那就是‘滚’。”

噗嗤!

叶浮珣没忍住笑了。

阿裘亦然。

两人相视乐了好一阵子,才又见阿裘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纪衍诺是对女色无感,但见了你之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

叶浮珣不解,扬起困惑的眸子:“怎么说呢?”

“我看他啊,是真的瞧不上对他示好的那些姑娘们。只有像你这样美得如仙子般的女子,才能入了他的眼。”

叶浮珣的脸蹭地红了:“阿裘,不是那样的。”

纪衍诺哪有看上她,只不过因为她是他的嫔妾,恰好,她又有利用价值罢了。

“我这是旁观者清,”阿裘坚定自己的想法,“纪衍诺对你绝对是动了心!”

叶浮珣:……

“真羡慕你们,”阿裘眯了眯大眼,“能够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叶浮珣心中一动,霎时想起了裴坤。

阿裘对裴坤和对纪衍诺是不一样的。

在叶浮珣看来,裴坤似乎根本感受不到阿裘对他的心意。

若说裴坤对阿裘没有感觉吧,那绝对不是。

这就很奇怪了。

明明相互心悦又熟悉的两个人,却相处得这么别扭。

“阿珣,”阿裘打断了叶浮珣的思绪,“你在想什么?”

叶浮珣回过神,眸心微动道:“我在想裴坤第一次见到殿下和我的时候发生的事。”

“哦?他怎么了?”阿裘好奇。

“那是一天夜里,殿下和我刚从外头回到太子府。”叶浮珣描述那天的情景,“我们刚下马车,裴坤就从天而降,拔剑想要把我给砍了。”

阿裘张大了嘴:“他这是为何?”

叶浮珣耸耸肩,别有深意地看了眼阿裘:“大概是因为我是殿下的人?他还说纪衍诺变了,说阿裘要来了。”

阿裘愣了一瞬,登时囧红了脸:“原来是因为我的缘故。”

她拉起叶浮珣的手,真诚道歉:“幸好你没事。不过纪衍诺的剑术不输阿坤哥哥,他定然能够护好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