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59 2021-09-07 00:36

“王爷!”一抹黑影闪了进来,“查到了!”

宋寒濯穿衣的手微微一顿,眸子微沉,问道,“在哪儿里?”

“云天寺!”

黑影的话音刚落,宋寒濯抓起披风便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让云厉咋舌,“咱家王爷的功夫又见长了。”

“你懂什么,那是爱情的力量。”云堂轻轻拍了一下云厉的肩膀,紧跟了出去。也就那位能让自家主子这么……像个人。

半夜,纪绵希被门外轻微地动静给惊醒了,她揉着有些惺忪的睡眼,轻声喊道,“画眉,黛眉……”

本来守夜的两个丫鬟却在外面睡得正香,纪绵希打开床幔,穿上鞋,“画眉,醒醒啊。”平常睡眠很浅的画眉,此时睡得很死,门外忽然有一个黑影闪过,纪绵希猛地一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大着胆子,一步一步走出门外,打开门,露了一个小脑袋,“谁在外面。”平常纪绵希就很大胆,这个时候虽然有些小害怕,但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透着皎洁的月光,看到院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淡蓝色锦袍的男人,挺拔而又消瘦,低低的声音传到纪绵希的耳朵里,“希儿……”

“爹爹!”在男子回首的那一刻,纪绵希脸上一喜,可是瞬间,那抹身影就不见了,纪绵希一惊,也顾不得穿上衣服,拔腿就朝院门外跑去。

“郁青。”在睡梦中的洛安郡主听到了动静,掀帘唤道,披着外衣的郁青拿着灯走过来,询问道,“郡主,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希儿的声音了。”洛安郡主说着就要穿鞋下床,郁青忙拿起披风上的衣服给她穿上,一边喊起汀兰,一边安慰道,“郡主,您先别着急,希儿小姐那里有画眉黛眉两个丫头照顾着,不会有事的,夜里凉,您先把衣服穿好。”

洛安郡主一边穿一边往外走,郁青汀兰忙跟上去,洛安郡主见纪绵希的房门打开,心里一惊,忙走进去,见画眉和黛眉睡死在床上,纪绵希的衣服还在,又听到外面有纪绵希的声音,二话不说,便跑了出去。

“郡主……”郁青焦急地喊了一声,吩咐汀兰,“你赶紧去禀告县主,我去追郡主。”

“爹爹,爹爹……”纪绵希一路跟到后山,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脸上和手上均有不同程度地划伤和摔伤,她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一双大眼睛努力地在黑夜中寻找着那么淡蓝色的身影,忽而听到身后有人喊她,正欲说话,那抹淡蓝色的身影又从自己的面前闪过,顾不得那么多,又追了上去。

一路跌跌撞撞,竟然爬到了后山的山顶上,一个挺拔消瘦的身影背对着她,一言不发,纪绵希小心翼翼地说道,“爹爹,你是爹爹吗?”

那抹身影幽幽地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空洞无神,“我是。”纪绵希心里生出一种恐惧,向后退了两步,摇摇头说道,“你不是!”

“我是!”长着和纪明南一模一样的脸的傀儡,一步一步地逼近纪绵希,“过来,我是你的爹爹,希儿过来……”

纪绵希目光落在那个傀儡的脖颈处,手心里划出一根银针,戒备地向后退了几步,努力地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不再那么颤抖,“你不是我爹爹,我的爹爹已经死了,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爹爹?!”

“我不是你爹爹,你追过来做什么?!希儿过来啊。”说着那个傀儡便上前想要抓住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纪绵希快速地将手里的银针朝他的脖颈处扎了下去,傀儡如同泄气一般,立马瘫坐在地上。

纪绵希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正准备转身逃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鼓掌的声音,“不愧是无寻的女儿,下手就是狠,对待自己的父亲也能下出去手。”

纪绵希猛地一回头,满眼恐惧地看着身后的男人,一头花白的头发,眼睛里透着阴气,带着嗜血的意味,看着纪绵希。

“你是谁?”现在纪绵希知道自己上了当,目光落在地上的傀儡,说道,“他才不是我的爹爹,这个不过是你的傀儡,你想做什么?!”

“小丫头,眼睛倒是挺毒嘛。”关旭邪笑一声,“不过没关系,一会儿我就送你们一家三口去团聚!”一挥手,关旭身后的黑衣人便要去抓纪绵希,本能反应,纪绵希想要伸手去抓自己的药包,不过却发现自己只穿着里衣跑了出来,慌乱之下,甩出的银针皆被黑衣人挡了回去,心里暗自懊悔,平日里偷懒不好好练武,还没有跑出几步,脚一滑,便摔到了地上,疼得纪绵希眼泪都出来,看着黑衣人一步步逼近,害怕地闭上眼睛,“娘亲救我!”

“希儿!”洛安郡主心里一紧,手里的五彩软鞭抽了过去,脚尖轻点,单手拉起纪绵希,将其护在身后,目光凌厉地看着对面的一群黑衣人,“关丞相,如此大费周折,也太瞧得起希儿了。”

“洛安郡主,你来的倒是正好,省的老夫去找你了,今日老夫就送你下去陪小儿!”

“哼。”洛安郡主冷笑一声,手里的鞭子一挥,“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着软鞭便挥向离他最近的黑衣人。

平日里洛安郡主虽然跟轻云学武功,不过都是一些防身之术,对这些黑衣人来说都是一些花拳绣腿,三招不到,洛安郡主便被打倒在地,一道白光闪过,随之黑衣人也倒在了地上,一个青衣女子落在了洛安郡主的面前,纪绵希趁机忙上前查看,“素儿姐姐你没事吧。”

洛安郡主忍住口腔里的腥甜,吃力地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纪绵希的身上,对着纪绵希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一会儿,我和碧落去缠住他们,你瞅准机会去快点跑。”

“那你呢。”纪绵希担忧地问道,在这凉凉地夏夜中,仿佛有了一点温暖,洛安郡主对她微微一笑,说道,“有碧落在,她会保护我的,放心吧,一会儿我帮你把这群坏人教训了,我就去找你。”

“真的?”

“嗯。”洛安郡主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在转身眼里满是狠戾,伤她亲人者,必诛之!

关旭手底下的人也都是训练有素之辈,碧落几十个回合下来,渐渐有些吃力,纪绵希躲在一旁,瞅准了机会,就要往山下跑。

“抓住那个小丫头!”关旭眼尖地看见了那抹小身影,其中几个黑衣人抽出身来,拔刀便要去追,洛安郡主吃力地站了起来,挡在黑衣人面前,“希儿,快跑!”

纪绵希听到声音,一个劲地往山下跑,突然脚步一顿,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回头,只见一把锋利的刀插入了洛安郡主的身体内,满目血红。

“素儿姐姐!不要!”

“快跑!”洛安郡主倒下的那一刻,对着纪绵希微微一笑,如同夏日里盛开的粉荷一般,带着清丽和高洁,在这夏夜之中,又有几分凄美。

碧落手起刀落,解决掉几个黑衣人,不再恋战,飞身落在洛安郡主的面前,单手抱起她,“郡主,坚持一下!”

“希儿。”洛安郡主忍着剧痛嘴里念叨着,碧落会意,起身朝纪绵希的方向跃去,没多久便追上了纪绵希,她一边架着洛安郡主,一边拉着纪绵希,在这后山之中穿梭着,身后几个黑衣人紧追不舍。

三个人躲进一个山洞里,暂且躲过了黑衣人,纪绵希借着月光看向洛安郡主的伤势,素色的衣裙已经被染红了,脸色苍白如纸,“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洛安郡主冲她笑道,“因为你是我妹妹啊。”

纪绵希忍下眼泪,低着头一言不发,洛安郡主见她自责地模样,冲她招招手,说道,“希儿,你过来,让我抱抱,我有些冷。”

纪绵希犹豫了一下,紧靠着洛安郡主坐下,伸出小手抱住洛安郡主,将宽大的外衣脱下,盖在洛安郡主的身上,“现在还冷吗?”

“不冷了。”洛安郡主头靠在软乎乎的小身子上,虚弱地一笑,“怪不得太后娘娘那么喜欢抱着你,原来你的身子这么软啊。”

“娘亲说我胖,吃的多。”纪绵希紧紧地抱住她小声说道。

洛安郡主轻笑几声,“小的时候,娘亲也说过也胖,吃的多。”

“你小的时候跟我一样吗?娘亲是不是也经常抱着你。”纪绵希好奇地问道,洛安郡主捂着自己的伤口,秀眉微蹙,无力地说道,“是啊,小的时候娘亲也经常抱着我,可是后来就不抱了。”

“为什么?”

“因为我太胖了,娘亲抱不动了……咳咳咳……”听到洛安郡主的咳嗽声,纪绵希忙给她换一个姿势,小小的身子动都不敢动。

碧落在洞口时刻查探动静,洛安郡主一开始还和纪绵希找一些话题,后来,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希儿,我好困啊,想睡一会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