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59 2021-09-07 00:36

“恐怕让你失望了。”叶浮珣清莹的眸子看向温言,从一开始收留温言,不仅仅是因为她上一世的传奇,曾派人去江南打听温言的身份,传说中的温言与眼前这个温言差别太大,所以叶浮珣再想,既然她可以死而复生,从头再来,那么温言是不是和她是同一种人呢。

“愿意听故事吗?”

温言对上那双清澈的眸子,从第一次见叶浮珣她就被这双眼睛给吸引了,这双眼睛承载了太多东西,有野心和狠绝,也有善良和温柔,更难的是她竟然可以那么干净,仿佛历经千帆,铅华洗净般。

提起裙摆,坐在叶浮珣软榻上,歪着脑袋看向她,“洗耳恭听。”端起叶浮珣沏好的茶,安静的看着有些不同往日的叶浮珣。听其声音如同玉珠落盘般流入耳中。

“有一个姑娘,她很天真,母亲去世后,父亲就把她送到了乡下……”

温言静静地看着叶浮珣唯美的侧脸,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罩着淡淡地光晕,听着她淡淡地语气,仿佛这个故事与她无关,只是别人的故事一般,她竟然满满地心疼。

说完后的叶浮珣看向温言,“所以说,有的时候分不清现在是今生还是前世,但唯一分得清的就是,我可以留下那份纯净的美好,但绝不会任人拿捏。”

听了叶浮珣的故事,温言满眼惊讶,她自然为她这个穿越的时代的人已不可思议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姑娘竟然是死而复生,历经两世。

“这是我最大的秘密,我之所以知道你,知道那些东西,全都是因为,我活了两世,上一世活的糊糊涂涂的,把至亲之人送上了断头台,将狼子野心之人养在身边,最后人不人,鬼不鬼,求死不能,生不如死。”

说着叶浮珣盈盈然的眸子里变得阴冷,一只温热的手抚在她的肩上,叶浮珣回头望去,只见温言两眼弯弯,如同一潭秋水,满目生辉,“活好眼下就好。”

“原来你上一辈子就认识我了?”温言一笑,露出一个好看的小梨涡,歪着精致的小脑袋,问道,“上一世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跟现在一个样子。”叶浮珣佯作把温言上下打量一下,支着下巴笑道,直接被赏了一个白眼,叶浮珣也不在意,随手捏起一颗果子放入口中,说道,“难道你今天没有故事要给我讲吗?。”

温言笑道,“我怕你不信。”

“我这种你都信,难道你的故事比我还离谱?”叶浮珣看向温言,见其自顾吃着桌子上的东西,眼珠一转,将爪子伸向了温言的腰间。

“哎哟……别挠痒痒,哈哈哈……我受不了痒痒……”

“那你说不说?”

“说……哈哈哈……我说……”

温言最怕痒,叶浮珣又专门从她的痒痒肉下手,这是温言最受不了的,一会儿她就笑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叶浮珣见其讨饶,就受了手,躺在温言一旁的软榻上,侧头看着笑出眼泪的温言,说道,“那你给我讲讲呗。”

……

东宫之内。

唐凤初凤目微阖,右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秀美的脸上满是温柔,胸前的凤娲佩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宋寒澄大步走进内殿,看见这副美人卧榻图。

宋寒澄轻轻挥手,让殿内伺候的宫女们全部退下了。

唐凤初听到动静,睁开眸子,就看见了一个英俊的脸庞,随即笑道,“阿澄,你回来了。”

“孤说过,你不用等孤的,怎么不听话?”宋寒澄坐在榻边,语气里带着淡淡地宠溺和无奈,“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呢。”

唐凤初起身坐了起来,看见宋寒澄眉目满是疲惫,便伸手抚平有些皱的眉,问道,“今天那萨伦王子走去找你了?”

“对啊。”宋寒澄躺下,枕在唐凤初的腿上,小心地避开了她的肚子,伸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说道,“今天萨伦王子来找孤,又是为了那日宴会上的事情,他特别想知道宸王妃为什么会对那三件圣物了如指掌的。”

十指纤纤,轻轻地给揉着宋寒澄的脑袋,说道,“珣儿,她从小就是一个鬼机灵,看得书又杂,说不定就是她在哪儿本书上看到的也未可知啊。再说,萨伦王子好歹也是一国之子,怎么输不起呢,他天天缠着你也不是个办法啊,国事本来就累,现在你还要应付他……”自从唐凤初怀了孕,少了一些杀伐果断,多了一些小女人姿态。

“放心好了,父皇今年心情大好,准备留萨伦王子在京城过年,而且估计明日他就会去宸王府,这个难缠的,就交给三弟吧。”宋寒澄轻握住唐凤初手,坐起身来,说道,“天色不早了,休息吧。”

正说着,一个宫女端着盘子低头碎步走了进来,轻轻福过身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香炉旁,将盘子里的燃香放了进去,弄好香炉之后,恭敬地退了出去,与进来伺候的尔雅尔颂打了个正面,那小宫女轻轻朝尔雅尔颂轻轻福身,低头从其身边走过。

“等等。”尔雅出口叫住那个小宫女,“转过身来。”

那小宫女身子一顿,慢慢转过身来,低着头,十分谦卑。

“抬起头来。”

是一张比较陌生的脸,尔雅皱着眉头问道,“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儿里伺候?”

“奴婢名唤娴菱,在外殿当朝。”

“外殿方差?怎么会到内殿来?”

“秋月姐姐今日染了风寒,怕传染了娘娘,所以就让奴婢来内殿添香。”那小宫女低着头,不慌不乱地回答道。

尔雅半信半疑地看着那个小宫女,正要追问,只听见内室传来唐凤初的声音,应了一声,看了那个小宫女一眼,说道,“下去吧。”说着转身走进内室。

宸王府,别亦阁。

青若再一次走来了,颇为无奈地走到某个正在坐在桌边喝茶的王爷身边,看着其有些难看的脸色,硬着头皮说道,“王爷,王妃说,她要留温姑娘过夜,让王爷回渺风居去睡。”渺风居是宋寒濯没我在成婚以前住的地方,自从成婚后,宋寒濯就再也没有回渺风居睡过。

某个王爷十分不爽的放下手中的青花瓷杯,一双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向青若,清冽的声音让青若心里暗自叫苦,“你去回王妃,本王给她记下了。”说着宋寒濯起身走出了别亦阁。

“恭送王爷。”青若松了一口气,看着宋寒濯的背影,心里暗自吐槽自家王妃在太岁头上动土,想着转身走进内室。

宋寒濯出了别亦阁,头顶的月亮格外的亮,一想到今晚没有了温香软玉,心里就十分不爽,看来他是太宠他这个王妃竟然为了别人让他一个人会渺风居去睡,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旁打灯的小厮看着自家王爷的脸色,都不敢大声说话,宋寒濯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风声,宋寒濯停下脚步,说道,“退下吧,本王想一个人走走。”

夜已经深了,天越来越冷,那小厮求之不得呢。忙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出来吧。”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黑夜里,朝宋寒濯抱拳说道,“属下见过王爷。”

“幸苦了,边北可有异样?”宋寒濯负手而立,转身看向那个黑影。

“边北扈仑暗自招兵买马,最近动作频频。”那黑影说道,

“消息可准确?”

“准确。”

“继续留意边北动静。”

“是。”那黑影一顿又接而说道,“慕容姑娘出事了。”

宋寒濯脸色一沉,冷声问道,“出了何事?”

“慕容姑娘回娘家的途中。遇到了劫匪,至今下落不明,十有八九已经去了。”

说完,那黑影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只见起脸色阴郁,忙低下头,“王爷节哀。”

良久,“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在无声无息中,那个黑影消失在黑夜里,宋寒濯立在园子里良久,忽而将目光看向别亦阁的方向。

第二天一大清早,叶浮珣就被叫了起来,整个人萎靡不振地坐在大厅之上,听着萨伦王子聒噪的声音,忍不住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

今天早上青若下人来报说是萨伦王子来访,叶浮珣第一反应就是困,接着就让下人去请宋寒濯,谁知那下人说王爷一早就去上朝了,无奈叶浮珣只好从床上爬了起来。

“本王子听说玄岳王朝地大物博,这京城更是热闹非凡,本王子只有进宫前粗粗地领略了一下京城的街道,却没有细细游玩,不知道宸王妃作为东道主,可以陪本王子游玩一下这京城呢。”

叶浮珣听了萨伦王子的话,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说道,“王子有所不知,在玄岳王朝,女子不能似陪男客,若不是今日王爷去上早朝,恐怕今日本妃还没有那个荣幸能款待王子,所以不如本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