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281 2021-09-07 00:36

蓬莱客栈。

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宋瑜琏梳洗了一番,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锦袍。随身的侍卫推门进来,低声说道,“公子,已经安顿好了。”

“走吧。”少年一身矜贵,满身贵气。

擎苍见宋瑜琏亲自下来,连忙迎上去,“公子这是做什么去?”

“拜访一位友人,顺便将宁儿那个丫头接回来。”宋瑜琏淡淡地说道。

“公子一路上舟车劳顿,属下去便可。”擎苍说道。

“不用。”宋瑜琏淡淡地说道。对待纪衍诺,他始终多了几分优待,“对了,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在来宁城的路上,他倒是遇见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顺便让擎苍去查了查。

“是一些江湖恩怨。”擎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似乎药域谷有关,会风无痕的那个少年与药域谷的公子来往密切。”知道纪衍诺的身份,擎苍在查的时候,格外用心了一些。

那边小院,宋长宁无聊地托着下巴,偶尔有几个药童经过,“无聊啊。”她折了一朵花,嘴里碎碎念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纪衍诺不让他出去,这个小院子看起来平淡无奇,门口的两个守门药童,可是招惹不得的。

再说了,现在她对纪衍诺心里发怵,总觉得自己不听话,他就会将自己扔出去。

周舒雨这两天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直找不到她的人,苏祉延也是神出鬼没的,她倒是想去找纪衍诺,可是一看到纪衍诺药房里的瓶瓶罐罐,一个不下心,就会命丧黄泉,跟在纪衍诺身边,代价太大,而且这几天,纪衍诺也经常看不见人,以前她还能在药房外面偷偷看看他,现在整天都看不见人。

很快手里的花瓣让她揪完了,罪恶的小手又伸向了另外一朵,月娘看着满地的花瓣以及光秃秃的花枝心好像就在滴血,正欲上前制止,忽然看到纪衍诺从走廊的那边走了过来,连忙行礼,“公子。”

宋长宁听见动静,一抬头便看见青衫少年缓缓而来,似带着暖暖的光晕。在京城跟纪衍诺一样的官家子弟,整日里游手好闲,吟诗作乐,简直就是纨绔子弟,这样一对比,纪衍诺多了寻常少年的沉稳。

“表哥!”宋长宁起的有些懵,没有主意脚下,忽然一滑,身子向后扬去,纪衍诺快速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她。

宋长宁一愣,然后冲着纪衍诺甜甜一笑,“表哥,你回来了!”

纪衍诺将宋长宁的身子扶正,从盈盈一握的腰上收回了手,淡淡地说道,“小心点。”扫了一眼被宋长宁摧残的花,那些都是珍品,问道,“在家很无聊?”

“对呀。”宋长宁连忙点点头,眼巴巴地看着纪衍诺,希望他能看明白自己的心。

纪衍诺看了宋长宁两眼,悠悠地来了一句,“还是回家比较好。”说着带着白术离开了。

宋长宁与月娘听得皆是一头雾水,什么叫做回家就比较好。

“表哥他什么意思?”宋长宁不解地看向月娘,月娘心疼地看了一眼那满地的花瓣,坎坎坷坷一抹苦笑,“奴家也不知道。”

宋长宁看着纪衍诺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他说的那句回家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回家比较好?

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吗?宋长宁百思不得其解。

“周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去?”宋长宁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便看见周舒雨背着她的剑,准备出去,连忙迎了上去。

“出去办点事。”周舒雨淡淡地说道。

宋长宁一把拽住周舒雨的胳膊,可怜兮兮地说道,“能带上我吗?我在家里都快无聊死了。”

“不行,纪公子说了,这几天让你好好待在家里。”周舒雨一口拒绝道,“再说了,我去办的事情不安全,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你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宋长宁不服地问道,“你们这几天都偷偷出去不带我。”

“乖了。”周舒雨像是哄小孩一样哄道,说着将宋长宁地手轻轻扯开,笑着说道,“我回来给你带吃的。”

“周姐姐。”宋长宁眼巴巴地看着周舒雨背着自己的剑离开了,“一个个的,就会欺负我。”

一辆马车在一个偏僻的小院子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一个锦衣少年,剑眉星目,满身贵气。

擎苍快一步上前敲门,走出来一个小药童。

“我家公子是从京城来的,想要拜见一下你们公子。”擎苍将一块令牌放在了药童的手里说道。

“稍等。”药童拿了令牌,看了一眼站在马车处的少年,见其气宇轩昂,气度不凡,连忙说道,然后转身离开,去向纪衍诺禀告。

不一会儿,药童就过来,恭敬地说道,“我家公子正在炼药,不方便出来相迎,所以交我引您进去。”

“你们家公子……”擎苍一听,脸色微变,正欲发作,被宋瑜琏制止,然后说道“有劳了。”

“公子。”擎苍见宋瑜琏已经提步进去了,这才跟了上去。

宋瑜琏跟在药童身后,被引进了院子里。这个院子从外面看起来不大,进到里面却发现,这个小院子,里面还是富有乾坤的。

走过有游廊,经过游廊时发现有几株名花光秃秃的,游廊的地上还散落着一些花瓣,风一吹,四处都是。

“公子,客人到了。”药童在一处房前停下禀告道,通过房门,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人似乎在忙碌着研究什么药。

“让人进来吧。”纪衍诺的声音传来,接着吩咐道,“让宋姑娘去大厅。”

宋瑜琏走进去,纪衍诺正在捣鼓一些瓶瓶罐罐,手里拿着一把蒲扇,火炉上还煮着药,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药,听见人进来,头也不抬地说道,“贵客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嘴上说着海涵,脸上丝毫不见歉意。宋瑜琏丝毫不介意纪衍诺的态度,“鹤轩救了长宁,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纪衍诺将最后一味药材加进去,然后拿起一旁干净的帕子擦擦手,说道,“人不是我救的,只不过顺手将人带回来而已,要感谢,殿下得感谢对人。”

当初第一次见到宋瑜琏是他无意间闯进了凤鸢山,被人追杀受了伤,又受林中瘴气影响,差点命丧黄泉。

宋瑜琏第一次见到纪衍诺便是相见恨晚,那时候万万没想到,这位救了自己的少年会是药域谷的人,药域谷与紫凌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白了,自己得唤他一句表哥。

可是自从药域谷谷主去世之后,这位少年似乎对皇室之人抱有很大得城成见。

“这不是京城,不必喊我殿下,唤我名字就好。”宋瑜琏笑着说道。

纪衍诺一愣,然后将手帕放在架子上,说道,“宋公子跟我来吧。”语气疏离而又冷淡。

此时祝府,祝珠滔滔不绝地讲着在金陵城的趣事,逗得祝承开怀大笑,媚夫人掩嘴笑道,“这个小丫头,就会逗人玩,那里有那么大的鱼啊。”

祝珠摸摸鼻子,笑着搂着祝承的脖子,说道,“阿爹,你看阿娘一点也不相信女儿说的,哥哥真的钓到一条那么大的鱼。”还用手比划了一下,验证自己说的是正确的。

“是是是,阿爹的祝珠说的没错。”祝承宠溺地说道。

“嘿嘿。”祝珠忽然调皮一笑,坏坏地说道,“其实女儿就夸张了一点点。”食指与拇指对在一起,小声说道,“就一点点。”

“哈哈哈哈哈。”调皮的模样,逗得祝承哈哈大笑,忍不住多喝了两杯酒。

“你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媚夫人看着外面的天色,忍不住问道,“你哥哥没有跟你说他去做什么吗?”

“阿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想要做什么,怎么会告诉我呢?”祝珠夹了一筷子菜,笑着说道,“你就不用担心了。”

“是啊,夫人,孩子都到宁城了,不差这一会儿。”祝承一边给自己的女儿夹菜一边说道,“炎儿定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道笑声,“孩儿来晚了,还望父亲母亲责罚。”说着一位笑容满面,意气风发的少年走了进来。

单膝跪在祝承面前,说道,“孩儿晚归,还望父亲责罚。”

“知道晚归还不快点回来,急得你阿娘差点自己出去找你。”祝承嘴上埋怨着,但是面上不见半分生气,看了一眼自家夫人说道,“还不快起来,给你阿娘赔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