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28章 历历在目

嫡女归 云舒 2350 2021-09-07 00:36

流民们听到这番话,似懂非懂的点头称是,他们或许懂了,只是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够理解。

“好了。还等什么,粥快凉了。”纪衍诺略略扬眉,语调微升,嘴角勾起,“可不要白白浪费了这几大锅粮食!”

带头的流民看向了布粥的侍卫们,下意识的舔了舔干裂嘴唇,摸着早已饿扁的肚子,却犹犹豫豫不好意思靠前。他们拒绝喝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

“王爷发话了,还不赶紧去!”秦县令看着犹豫不决的流民,赶紧发话道。

流民们互相看了一下,一股脑的冲向了布粥的摊位前。可神奇的是,他们没有争抢,自发的排起了长队,队伍前面的是老人、孩子和妇人,一些壮年男子更是帮助侍卫一起布粥。

“他们是好的。”叶浮珣看着这个场景,默默的感叹一句。如若不是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他们此时或许都已经丰收了,今年更是可以过一个好年呢。

“那就如此安排。”纪衍诺朝着秦县令颔首说道,“还得劳烦秦县令监督好。”

“不敢不敢。王爷客气了,小臣一定安排的明明白白,让百姓们都有住所。”秦县令连忙点头哈腰的回答道,生怕晚了几秒就会遭到纪衍诺的责怪。

叶浮珣将纪衍诺和秦县令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中,侧头问道:“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开工?”这话是指的建新房屋。

“事不宜迟,自然是越快越好。纪衍诺回答道:“拖时间久了,天就冷了。”

“臣妾也是此意思。”叶浮珣点头应道。

等到流民们吃饱喝足之后,纪衍诺便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大家。即日起青年壮汉和侍卫一起建设新房屋,老人和妇女则负责大家都每日三餐,朝廷为他们提供足够的粮食和木材。

流民们都没有异议,纷纷表示愿意为重建新家园添一份力量。同时,百姓们也越发的尊敬纪衍诺和叶浮珣,越发的爱戴他们二人。

一月后,新的房屋伫立在噗阳城,噗阳城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后人每每说起噗阳城,都会提起王爷和王妃,是他们救了整个城。当然,这是后话了。

叶浮珣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噗阳城逐渐恢复了繁荣的景象,脸上挂上了一抹浅笑。

“你若是个男子,国家会因为有你而更加富强。”纪衍诺剑眉微扬,双目流露出赞叹之色,笃定的说道。

“可即便我是女子,我也可以为我的国家做贡献。”叶浮珣嘴角微扬,浅笑言,“谁说女子不如男。”她的骨子里,依旧保留着现代人的思想,男女应当平等才是。

纪衍诺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张扬傲然的话,微微愣住,可又觉得此话本就该从叶浮珣的口中说出。叶浮珣,本来就是一个奇女子。

“王爷,王妃,原来你们在这里啊。”秦县令气喘吁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多亏了二位了,噗阳城才能如此迅速的恢复生机。”

“秦县令客气了。这是大家团结一致的成果。”叶浮珣摆手,柔声道。

“王妃才是客气了呢。”秦县令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小臣今晚在景阳酒楼设下了酒局,还请王爷和王妃赏脸前去。”景阳酒楼,是噗阳城最大是酒楼。

纪衍诺和叶浮珣对视一眼,由纪衍诺开口说道:“那本王就多谢秦县令款待,到时一定携王妃前去赴宴。”

秦县令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如若此次不去赴宴,怕是会县令会过意不去。

当晚宴会之上,宾主尽欢。

待了几日后,发现百姓们的确如从前一般后,他们便决定回京城。

叶浮珣心中也是非常思念纪若白,虽说他有长安王这个名号傍身,可到底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稚子。

身在皇宫本就容易多让人陷害,更不要说如今东宫里还住着一位侧妃……

一想到这里,叶浮珣不由咬了咬唇。

忽而,天空一声巨响,把正在思索的叶浮珣吓了一跳。

正在叶浮珣还没有缓解过来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旋即就听见飞影道:“王妃,我们可以启程了。”

“好。”叶浮珣闻言应下。

随即一行人便启程了,本来叶浮珣都已经打算回去的时候快马加鞭,如此也好更快见到纪若白。

只可惜这几日的天气都不算太好,一连等了几日也是这种阴雨天,不然他们也不会选择在这种磅礴大雨的天出发了。

纪衍诺闭着双眼小憩,叶浮珣正坐在他的右手边见他闭着眼睛,叶浮珣心中一紧。

她的视线,从一旁也渐渐移到了纪衍诺的面上,浓黑的剑眉,紧闭着眼,高挺的鼻梁……

下一秒,只见纪衍诺蓦然睁开了眼睛,与叶浮珣还未来得及收回来的视线对上,就听纪衍诺沉声道:“王妃如何这般看着本宫?”

叶浮珣听着这话,莫名觉得有些心中起了酸意。

她为何看着他,他岂会不知道不成?

叶浮珣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学着纪衍诺先前的样子,将双眸闭了起来。

纪衍诺见此,垂在两侧的紧顿时攥紧起来,他心中懊恼的紧,明明知道有一道目光炙热的看着自己,在他知道是叶浮珣时心中高兴的很,只是不知为何一开口就说了那样的话。

就这样,二人虽然坐在同一马车,可并未说什么话。

之后的两日里,二人的相处模式依旧如此。

马车也渐渐行驶至两个城的交接处,叶浮珣嫌马车里闷,便将帘子掀开透气,还没有多深呼吸一口气,无意中一撇,便看着周边的草丛里似是藏着什么东西。

使得那草一动一动的。

叶浮珣皱眉抬头,现在并没有起风,只是因为马车在行驶,她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看花了眼,还是真的有什么。

心中正这么想着,谁知下一秒马车便急急停了下来,叶浮珣因为惯性,直接摔入了纪衍诺的怀中。

“怎么回事?”纪衍诺扶着叶浮珣,声音发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