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34 2021-09-07 00:36

在纪绵希的印象里,季家只是存在自己爹爹的口中,还有那个传说中的六叔。哥哥告诉她,她们是季家之人,除了九姑姑,她从未见过季家任何一个人。

“是哪个爹爹常说的季家嘛?”

“对。”

“昨日来的那个人就是要接我们的人。”纪衍诺揉了揉自己小妹的发髻,笑着说道:“你不是说想九姑姑了嘛,这次回去就能看到。”

季茯苓时不时会在药域谷住上一段时间,纪绵希最喜欢这样活泼开朗的九姑姑,两个人还会偷偷在一起搞破坏。

纪绵希歪头想了一下,接着小声问道:“哥哥,娘亲去嘛?”

头顶的手微微一顿,纪衍诺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哥哥也不知道,那你愿意陪着哥哥回季家嘛?”

“愿意!”小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自己要是不陪着哥哥,他就成了一个人了,一个人会很孤单的。小女孩将头靠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小声说道:“哥哥,我会陪着你!”

言睿渊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相依偎的兄妹,默默地退了出去。

叶琈珣得到消息的时候。纪衍诺兄妹二人已经动身了,一旁的宋寒濯倒了一杯热茶推到女子面前,“要不要我让人将他们带回来?”

“不用。”叶琈珣将信收了起来,目光落在外面的树上,不知不觉夏天已经过去一半了。

纪衍诺素来有自己的主意,季家……早晚要过去。想到季家,叶琈珣不由自主地摸擦着左手上的玉佩。

头顶忽然暗了下来,叶琈珣一抬头便看见宋寒濯半蹲了下来,与自己平视,他的手掌干燥与温热,让他心安:“放心,一切有我。”

面前的男子,眉眼俊隽,黑曜石般的眸子里盛满了深情,叶琈珣微微一笑,反手握住他的手,说道,“我知道。”她拖着一直不肯回来,除了要给季南北守孝,还有纪衍诺兄妹与季家的原因。

夜下的江州城褪去了喧嚣与繁华,白日里熙熙攘攘的港口,此刻漆黑一片,远远能看见几家灯火。岸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画舫船只,河面随着风送来涟漪细浪,在水面无声的微微起伏耸动着,清冷的月光,撒在河面上,泛起淡淡的光芒。

纪衍诺站在船板之上,覆手而立,青色的衣袍被夜风吹的飘起,头发与晚风在空中纠缠,他望着不远处城里零星的橘黄色的灯火,神色隐晦不明。

过了这座城,就到了季家了。

船里的小姑娘睡得正香甜,这段时间,他们从陆地转为水路,没少折腾。

子苏手里一件披风,来到纪衍诺的身边,说道:“公子,夜深风寒,您是医者,更要主意自己的身子。”

“将希儿叫醒吧。”纪衍诺一遍系着披风一边吩咐道,远远地,他似乎看到了前来接应的人,马上就要着陆了。

不一会儿,言睿渊的厚披风里包裹着一个小姑娘走了出来,小姑娘一脸困倦地趴在言睿渊的肩膀上,看见纪衍诺,小声叫了一声:“哥哥。”

“希儿,醒醒。”纪衍诺走过去小声叫了几下,小姑娘嘤咛一声,在言睿渊的身上又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重新睡了过去。

“这几日她应该是累坏了,让她睡吧。”言睿渊的手轻轻地拍着小姑娘的后背,低声对纪衍诺说道。

看着自己妹妹尖尖的下巴,这段时间赶路,纪绵希这个娇气的小丫头的确是累坏了,纪衍诺便不在叫她:“把她给吧。”说着要伸手接过纪绵希。

言睿渊微微侧过身,淡淡地说道:“不用。”

这一瞬间,他自私地不想让纪衍诺碰她,即便面前这个少年是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兄弟,是小姑娘的哥哥。

纪衍诺没有坚持,正说着,船已经靠岸了。甘遂率先下船去与接应的人接头,季平带着人远远地站在码头,看见甘遂抱拳说道:“一路幸苦了。”季平是季家的管家,算起来,他与季南北一起长大,此次前来接人,他放不心不下,主动前来。

远远地看见一个挺拔挺拔的少年带着月色缓缓地走过来,身后是与河水融为一体的夜色。

与少年并肩而行的是一个略微高一些的少年,怀里似乎还抱着一个孩子,待人走近,季平才看清是抱着一个小姑娘,下意识地以为言睿渊就是纪衍诺。

“小公子,这位是管家季平。”若不是甘遂及时介绍,说不定今日季平就要出口了。

“小公子,一路辛苦了。”季平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冲着纪衍诺抱拳。

“季管家。”纪衍诺亦是回礼,转而解释道:“舍妹舟车劳顿,有些困乏。”

季平摆摆手表示无碍,这才看向言睿渊,面前的少年,看样子比纪衍诺大一点,面容俊秀,气质不凡,带着沉稳与冷静,怀里小心翼翼地抱着纪绵希,紧紧两眼,季平便猜到了面前这位少年的身份。

传闻言家之子拜师药域谷,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言公子。”

言睿渊抱着纪绵希不好回礼,只能点头示意。

“哥哥?”娇糯的声音弱弱地传来,带着困倦,窝在言睿渊怀里的小丫头,似乎醒了,从言睿渊的怀里探出头,揉着眼睛,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我们到了嘛?”

纪衍诺上前摸了摸自己妹妹光滑的小脸,柔声说道:“还没有,你再睡会儿,等到了哥哥在喊你。”

小丫头摇摇头,娇气地说道:“哥哥,我饿了。”

“小姐饿了,马车里备了吃的。”季平连忙说道,接着月光打量着小姑娘,眉眼弯弯,额前的碎发有些凌乱,那双猫儿眼,清澈如山间泉水,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到达季家天已经大亮,纪马车缓缓地停在季家门口,纪衍诺下来后,将纪绵希抱了下来,言睿渊则翻身下马:“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需要离开几天,你解决好事情之后,给我飞鸽传书,我再来与你们会合。”

“师兄不跟我一起回家嘛?”纪绵希拽了拽言睿渊的衣角,扬起头问道。娇娇的声音,让言睿渊的心微微一颤,沉冷的眸子染上一些笑意,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髻,说道:“不了,师兄还有事情,办完事情以后,我们一起回家。”

小姑娘乖乖地松了手,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小荷包递给言睿渊,奶声奶气地说道:“师兄,这是我最爱吃的果糖,你带上路上吃,不要多吃哦。”

言睿渊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将果糖收好,放入胸口处,笑着说道:“师兄知道了。”

说着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纪衍诺知道此次南下,言睿渊除了护送他们以外,还要处理一些事情,这是言家给他的任务,望着言睿渊离开的背影,十五岁的少年,已经慢慢开始接手言家了,那么他也可以!

“希儿大宝贝!”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迎了出来,季茯苓提着裙子快步走来,看到纪绵希欢呼地喊道。

“九姑姑!”小丫头松开纪衍诺的手像是一只燕子扑进了季茯苓的怀里,纪衍诺上前两步:“九姑姑。”

“一路幸苦了,欢迎回家。”季茯苓望着沉稳的少年,才两年不见,少年越发挺拔,“家里的人都在等你们。”

季平与甘遂一早就送回了消息,此时季家的人都在等着这两位季家最小辈分的人归来。

十年了,终于迎回了嫡长一脉。

现在季家最年长的便是二房季天夜了,季天夜与常静好坐在大厅的上座,季南易坐在左手边,紧挨着是季南醒,对面坐着季南西与季南扬,季婉现在临盆在即,便没有赶来。

只见季茯苓伸手的少年与小姑娘缓缓走进来,少年挺拔俊朗,小姑娘生得粉嫩可爱,两个人不卑不亢地站在中间,“给叔祖父、叔祖母请安。”

少年声音低沉,女孩声音娇脆。

季天夜点点头,那双经过时间沉淀的眸子,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一身青色的锦袍,玉冠束发,气质沉稳清冷,仿佛又看见了曾经那个少年,而旁边的女孩,丝毫不怯场地盯着他看,那双清澈的猫儿眼里,带着好奇,眉眼清秀。

“一路辛苦了。”季天夜轻轻捋着胡子,满意地看着少年,说道,“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住下。”

“父亲在世时,常常念叨家里长辈,此次前来,一是替父亲完成遗愿,二来答惑。”说着眸子看向一旁的季南易。

言语之间,完全没有想要留下的意思,一时间气氛有些奇怪,季茯苓连忙说道:“刚回来,人都没有认全呢,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说着拉着纪衍诺与纪绵希介绍在座的人,少年看来一眼季茯苓,带着自己的妹妹一一拜见。

“哥哥,我们还回去吗?”小姑娘牵着纪衍诺的手,跟在季茯苓身后,小声问道,季茯苓的身子稳稳一僵,随即放缓了步子,侧着耳朵想要听少年怎么回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