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16章 莫名其妙

嫡女归 云舒 2551 2021-09-07 00:36

“可谁知,爷刚收到了先太子报喜的信,不过数日后,就收到了先太子没了性命的消息。”

“先太子就好像是知道自己会出事一样,事先向母后提出了接我回来的要求。”

“然而,先太子出了事,就算母后想力争让我在战胜后回国,各方势力定然也不会允许此事。”

“所以,”叶浮珣应道,“您才会在战事中突破重围,重返燕国?”

纪衍诺扯了扯唇:“是,也不是。”

他回国的最大原因,是因为先太子之故。

这个世上只有先太子真心待他,先太子离世另有隐情,他必须要回来为先太子报仇。

叶浮珣没有再

细问许多。

她此刻心中正备受冲击。

难怪书中说,纪衍诺登基后对太后(现在的皇后)那般的施为。将太后困在慈宁宫中,让她如愿亦让她再也无法接触外界。

这是纪衍诺仅剩的孝心和最大的报复。

她约莫有些能够明白纪衍诺成为暴君的缘由了。

换了谁,经历那么多生死一线的关头,甚至自己的母亲逼死了最敬爱的兄长,他不变态,谁变态?

“当年您从齐国回燕国,”叶浮珣小心问道,“是单枪匹马吗?”

纪衍诺睇她一眼,淡笑:“自然不是。”

虽然只是质子,但他从燕国前往齐国时就带有自己的人。

而在齐国时,亦有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所以,离开齐国的时候,他带了一班精锐势力。

不然,又如何能够在那样厮杀冲天的战场上保命。

就在这时,一直在马车外跟着的徐安,默默地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暗中回应叶浮珣的话:“殿下哪里是单枪匹马?殿下至少还有奴才这个自幼就伴在殿下身边,愿意为他死的人。”

“殿下他不孤独,他还有老奴,还有许多愿意为他拼命的侍卫。”徐安蓦地红了红眼眶,半张的嘴吁了口长长的气。

莫名就觉得喉头发热,他这是怎么了?

他还以为这些往事,殿下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再开口提起。

毕竟能够让殿下敞开心扉的先太子已经故去了。

而堂堂大燕王室,根本没有一个真心对殿下的人。

即便是皇后,亦不过是因为殿下的身份,利用他罢了。

却不曾想,在今天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日子里,在这样一辆普通的青油布马车上,殿下会那样不经意地就将隐藏在最深处的话题提了起来。

这叶良媛,究竟是有着怎样的魔力?

回京的路程漫长,需要不少日子。

第一日夜里,叶浮珣刚让徐安和小雨帮她铺好地铺,准备继续在纪衍诺旁边打地铺时,就见纪衍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老爷?”叶浮珣坐直了身,一脸的不解。

“不许睡这里。”纪衍诺凝她,嘴角扯了扯。

叶浮珣眨眨依旧茫然的大眼:“可是,您不是说要妾身引蛇出洞吗?”

一早就说好的事情,一路都这么睡过来了,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那些人正忙着善后收尾,短期内不会有功夫顾得上咱们。”

听了纪衍诺的解释,叶浮珣只得挠挠头坐了起来:“妾身知道了,那妾身到隔壁厢房去睡。”

纪衍诺刚伸起来指向他的床的手悻悻然地收到了背后。

叶浮珣没有看见那只手。

招呼着还没退出去的小雨和徐安,重新将地铺收了起来。

说是说地铺,其实随着她这一路天天在纪衍诺身边打地铺,她睡的那个地铺已经是豪华加升级版。

除了比一般的床小了一圈,又没有床帐外,旁的啥都不缺。

就是个小型床。

睡得暖和又舒服那种。

不过,既然纪衍诺说暂时没有被刺杀的危险,而且系统又没有哔哔让她完成什么睡纪衍诺的任务,她自然乐得去睡大厢房。

于是,叶浮珣领着小雨乐滋滋地走了。

留下徐安瑟瑟不安的站在床边,垂着头,没敢瞧纪衍诺躺在床上那不爽的样子。

刚才殿下伸手指着床,该不会是打算让叶良媛上他的床睡的意思吧?

应当……不会?

可殿下这一脸便秘的样子,看起来又好像是那个意思。

哎哟!

叶良媛咋就没理解殿下的意思,就这么跑了呢!

那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啊!

隔日的纪衍诺臭了一整天的脸。

叶浮珣觉得莫名其妙,坐在车上玩了一整天的九连环。

一行人就这么顺利地回了京城。

进京的时候是上午时分,纪衍诺让一部分人先行回府,然后对叶浮珣说道:“你同我一齐进宫觐见太后娘娘。”

说是与纪衍诺一同去见太后娘娘,实则进了宫后,还没有到慈宁宫,纪衍诺就被人请走了。

只剩下叶浮珣一个人独自去了慈宁宫。

好些时日没有见到太后,叶浮珣自觉亲切又颇是想念,一见面便扬着甜甜的笑容唤了人,太后亦是含笑,让她赶紧起来赐了座,上了不少茶水点心。

“这一路辛苦了吧?”

太后笑眯眯地打量着叶浮珣道:“比哀家料想的日子要回来得晚了好些天。不过,太子因大事耽搁,亦是无法,可有让你觉得无聊了?”

叶浮珣连连摆手:“回太后娘娘,一点都不无聊。殿下忙正事的时候,妾身住在温泉山庄里头,每日泡泡温泉赏赏景,别提多惬意了。”

“当真?”太后对叶浮珣的随遇而安表示高兴,笑着让她给讲了出行路上遇到的趣事。

叶浮珣自然是细细道来。

其中包括了戴玉的出现,认亲的事,观音庙以及后山温泉的种种,巨细无遗,一一讲了。

太后听得仔细,一会儿乐得合不拢嘴,一会儿又沉了脸色,待最后听到叶浮珣说起纪衍诺弄来了高远将戴玉带回高府的事时。

忍不住点赞道:“太子这件事做得好!那种女人,就该好好收拾!没得留下来继续祸害人。哀家看若是不收拾了她,戴县令一家子怕是会深受其害。”

叶浮珣弯着唇角,连连点头。

太后又瞄她,上下打量地看。

尤其是在她肚子上停留了好几秒。

“你的身子如何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