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七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293 2021-09-07 00:36

“你喝醉了。”叶浮珣轻拍着温言的肩膀,今天她是来温言这儿找安慰的,可不是来看一个酒鬼耍酒疯的。

“我没有喝醉了,清醒着呢,这点酒就想把我喝醉,太小瞧我了吧。”温言打了一个酒嗝,拉着叶浮珣又说起了胡话,“阿珣,你说这男人是不是都是见一个爱一个啊,魏冥堇是这样,宋寒濯也是这样,魏冥堇那个王八蛋,大猪蹄子,竟然娶了别的女人,她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和我在一起,那干嘛来招惹我啊。”温言醉眼朦胧地看着叶浮珣,满口的酒气,“阿珣啊,你一定要以我为教训,让臭男人们都去死吧!”

“好好好,以你为教训。”面对酒鬼叶浮珣只能好声好气地哄着,真是心疼她这些酒,都毁在温言这个不懂酒的人手里了。

温言又骂了魏冥堇半个多时辰,终于骂累了,栽倒在叶浮珣的肩膀上,呼呼地睡了听起来,“喂!阿言?”叶浮珣叫了几声,温言伸手挠挠耳朵,咂咂嘴巴,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叶浮珣叹了一口气,她这是造什么孽啊,交一个这样的损友,温言这么大一个姑娘,她也搬不动啊。她刚才上来的时候还吩咐下去,不让人们打扰,现在还真是有点自作自受,又推了几下睡得像猪一样的温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侧头看着醉倒的温言,两腮通红,眼角还挂着泪珠,都说情一字是最伤人的,竟然能够让一向开朗活泼的温言,也可以伤成这样,在感叹之余,叶浮珣又不仅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是现在的温言呢,只不过她一直强撑着自己,叶浮珣忽然感觉到喉咙发涩,胸口仿佛像堵了什么东西一般难受,她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就这样压在自己的胸口上,而她手边的酒就变得诱人的多了。

喝酒真的能够让人们忘记忧愁吗?喝醉了真的能够忘记一切吗?她看着喝醉的温言,喝醉了她的眼角依旧挂着泪,她的眉头依旧紧锁着,唯一庆幸的,她睡着了,睡着了应该就不会太痛了吧。

一口酒入肠,清冽甘香,梨花醉带着淡淡的酒香,叶浮珣挑了挑眉头,味道还不错,一口入腹,好像所有的愁绪都被打开了一般,一口接一口,很快一坛酒就见底了,叶浮珣的酒量其实一点也不好,一坛酒下去,她基本上已经懵了,晃了晃身子,推开靠在她身上的温言,“起来,你起来。”温言趴在屋檐上,一动也不动,叶浮珣脚步有些飘浮,如同走在棉花上一般,她摇摇晃晃地走向梯子,重心一下子不稳,脚下一滑,整个人从屋子上摔了下来,本以为会摔个底朝天的叶浮珣,没有想象中的疼,而是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里,她睁开眼睛看着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你没事吧?”

叶浮珣努力睁开迷蒙的眼睛,打了一个酒嗝,摆摆手,“我没事,你是谁啊?你不知道后院不让人进吗?你怎么可以进来?”叶浮珣戳着那个男子的胸膛,满嘴酒气地说道。

“若是在下不到后院来,姑娘不就摔倒买地上了吗?”那男子眼里含着笑意说道,这丫头只不过一段时间没有见,竟然喝上酒了。

“还记得我是谁吗?”

叶浮珣睁着一双水蒙蒙的大眼睛,盯着季南北看了又看,突然一喜,指着季南北笑道,“我认识你,你是季公子!”

“看来还没有喝糊涂。”

叶浮珣干呕了几声,然后委屈巴巴地抬起头,看向季南北,“季南北,我好难受啊。”这是叶浮珣一次叫季南北的名字,带着许些撒娇的意味,让季南北心忍不住快了几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递给叶浮珣,说道,“把它吃了?”

叶浮珣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一般,“我不吃,不吃,这个是药丸,它肯定很苦,我最怕苦了。”

“这个不苦,它是解酒的,你吃下去就不难受了。”

叶浮珣摇摇头,嘴巴一嘟,委屈地说道,“我不吃,它是苦的,我不吃苦的。”季南北哭笑不得地看着平日里杀伐果断,沉稳冷静的叶浮珣,现在像一个孩子一般,心里忍不住软了起来,温声哄道,“乖,它不苦,它是蜜饯,是添的,不信你尝尝。”季南北将药丸递到叶浮珣的嘴边,叶浮珣半信半疑地张开嘴,一口含住了药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季南北,突然放声哭了起来,“你是个骗子,你不是蜜饯,它好苦啊。”季南北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叶浮珣,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笨拙地哄着,“你先别哭,珣儿乖,别哭,我给你买蜜饯好不好?”

叶浮珣抽抽嗒嗒地摇摇头,“我才不相信,你跟宋寒濯一样都是大骗子,你们都是大骗子,就会欺负我,我不想让他把慕容带回来了,不想让他娶侧妃,不想让他属于别人,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他,我不想……离开他……”叶浮珣的情绪如同打了阀门,一下涌了出来,蹲在季南北面前号啕大哭了起来。季南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叶浮珣,他最爱的人,在他的面前为了别的男人哭,而那个男人还是他最好的朋友。

季南北收回了悬在叶浮珣脑袋上的手,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这是趴在屋顶上睡觉的温言不知道怎么醒了,听到屋顶下面的动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指着季南北说道,“你这个坏人,把阿珣弄哭了,我要打你。”说着就迈着软绵绵地步子朝季南北走来,季南北瞪大眼睛看着温言走到屋檐处,整个摔了下来,季南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这是倒了什么霉,今天竟然遇见两个酒鬼,脚尖轻点,在温言摔在地上之前将她接住,放在地上,温言明显已经醉的不行了,看见季南北,笑着拍手道,“你好厉害,你刚才是在飞吗?”

“什么飞,你真是个笨蛋。”刚才还蹲在地上哭的叶浮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泪珠,嘲笑着温言,“他这是轻功,轻功,你懂不懂?”

“轻功?呵呵呵呵呵。”温言笑着看着季南北,“魏冥堇也会轻功,咻咻……还差哈哈。”季南北无奈地看着两个已经烂醉如泥的两个人。

温言一把搂住叶浮珣,高声唱道,“让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不,不,”叶浮珣摇摇头说道,“不要享受人世繁华,太苦了,我们一起隐居好不好?”

“好好……”

“哎哟,我的姑娘们你们怎么喝成这样啊?”王妈妈扭着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一看见叶浮珣和温言两个酒鬼,就拿着手帕轻捂着鼻尖,说道,“这么好的梨花醉,都被你们糟蹋了。”又看向一旁眉眼如画,眼如星辰的季南北,手帕一甩,嗲声嗲气地说道,“多谢这位公子,照顾我的两位姑娘。”

季南北有礼地点了点头,温言看见王妈妈,痴痴地笑了起来,对叶浮珣说道,“阿珣,你看像不像一直肥嘟嘟的大母猪……”

“别胡说,那不是大母猪,那是王妈妈……”叶浮珣一把推开温言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说道,“王妈妈,你不是大母猪对不对?”

季南北忍着笑看着两个活宝耍酒疯,王妈妈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两位姑娘喝醉了,来人啊,快扶两位姑娘回房间休息。”

“我没喝醉。”温言一把推开上前来扶她的侍女,“我还要喝酒,我的酒呢?”说着就四下找自己的酒,叶浮珣笑着指着温言说道,“你喝醉了,我没有喝醉……没有酒了,没有酒了,那是我的梨花醉……”

“梨花醉,梨花醉,梨花香气醉心扉,酒不醉人人自醉。”温言嘴里念念叨叨地说着一些话,“醉人的不是酒,是自己……”

叶浮珣笑了两声,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幸亏挨着他的季南北眼疾手快,一下子接住了她,而叶浮珣束发的玉冠不小心滑落了下来,三千丝的青丝如同瀑布一般绽开来,如同仙子一般美丽,叶浮珣睁着水雾朦胧的眼睛,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庞白里透着红,十分好看,一不小心让季南北出了神。

叶浮珣嘴角缓缓挂起一抹微笑,如同绽开的莲花一般清新脱俗,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缓缓地闭上,头一歪,倒在季南北的怀里睡了过去。

“哈哈哈哈,阿珣,你太笨了……”温言看着季南北怀里的叶浮珣笑道,“你太笨了……”

“姑娘,我们回去休息吧……”侍女颖儿有些吃力扶住温言的身子,哄道,“你看,宸王妃都回去休息了。”

温言睁着眼睛,看着季南北抱着叶浮珣朝楼上走去,笑了笑,说道,“那我也去休息……休……”休息还没有说完,温言腿一软整个人都倒在了颖儿的身上,伸手抱着颖儿,蹭了蹭,直接睡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