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零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410 2021-09-07 00:36

“魏二爷有事吗?”温言礼貌而又疏远,听得魏冥堇剑眉深锁,“回来。”

温言轻声笑了两声,说道,“魏二爷,温言在此谢过您在鹰水城的照顾,若是在京城明月阁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您尽管开口,至于其他的,魏二爷心里清楚,其好意温言心领了。”

魏冥堇伸手抓住温言的手,语气中带着急切,“你要怎么样才能回到我身边?”

“魏二爷。”温言轻轻覆上他的手,笑道,“何必呢?你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魏二爷且行且珍惜。”

“言儿。”魏冥堇丢了平时的骄傲与沉稳,急切地说道,“只要你回来,魏府的当家主母就是你。”

“温言无德无能,怎么能够担任魏府的主母呢,更何况贵府已经有一位当家主母了不是吗?”温言目光变得有些清冷,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心动的人,可是他们终将走到陌路,他所求,不是她心之所求。

“言儿……”

“天下人都说魏二爷老辣果断,今日怎么跟个女子似的。”温言已经没有耐心纠缠下去了,语气变得冰冷,“既然无缘,何须誓言,魏二爷保重。”温言微微福身,转身潇洒地离开。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呵呵呵呵,魏冥堇感到了莫大的悲伤,那么他对她只是情深缘浅嘛。

“站住!”一道骄横的女声在温言的身后响起,回首一看只见王林奕一袭鹅黄色的锦裙,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下巴微扬,一副女主人的空气,“你怎么在这儿?”

温言莫名地觉得好笑,“魏夫人又怎么会在这儿?”她在紫凌王府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在这儿跟我横。

“你一个青楼女子,也配出入紫凌王府,这王府的门槛是不是也太低了。”

“的确有些低,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温言点头说道,随手召了一个路过的丫鬟,那个丫鬟对着温言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温姑娘,有何吩咐?”

“回头告诉管事的,紫凌王府的门槛也太低了。”说着目光在王林奕的身上染了一下,笑道,“阿猫阿狗都敢放进来,还在我的面前乱吠。”

小丫鬟机灵地看了一眼温言,说道,“温姑娘教训的是,回头我就禀告周姑姑。”

温言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好好招待魏夫人,别让外人说咱们王府怠慢。”比起自来熟,温言可从来不输人。

王林奕气得四肢发抖,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敢说她是阿猫阿狗,当初就应该让小阎王要了她的命!

温言满意地看了眼气得浑身发抖的王林奕,清冷地说道,“魏夫人,我对你的任何东西都不敢兴趣,你在这里挑衅,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能让王家在鹰水城处于不败之地,我若是想要做魏府的当家主母,你还能在这里跟我说话吗?”温言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留下王林奕一个人站在哪儿里久久地出神。

玄睿二年,紫凌王妃与紫凌王奉旨和离,紫凌王妃带着其养女回道习水封地,同年冬,清扬县主病逝,紫凌王吐血病重,连夜赶到习水,县主府外站了三天三夜。

温言打开窗子,门外的清冷的空气进来,温言紧了紧身上的外衣,丫鬟碧儿推门进来,见其蹙眉,上前随手关上窗子,说道,“我的姑娘,您这风寒才刚刚有起色,怎么又在这儿吹风,若是叶公子见了又该责备奴婢了。”

温言笑着敲了一下碧儿的脑门,“你到底是谁的丫鬟,怎么那么他的话。”碧儿揉揉额头,嘟囔道,“还不是因为您总是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姑娘。”一个侍女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锦盒,说道,“又有人送来了一些药材。”

“我知道了,退下吧。”温言淡淡地说道,从她染了风寒以来,药材就源源不断地送到明月阁或者青黛居,温言已经见怪不怪了,叶修安那个直男才不会那么细心,温言摸着盒子,质地优良,脑海里忽而想到一个人——魏冥堇。

自从那日紫凌王府一别,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偶尔从明月阁的客人口中得知一些边北的消息,便再无其他了。

青黛居外,窗前负手而立一个男子,满身寒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刀刻般的脸,虽然没有京城贵公子的精致,但是却有着独特的刚硬之气,目光落在对面的窗户上,变得无比的柔和。

“送过去了?”魏冥堇冷声问道。身后的翎羽回道,“已经送过去了。”看向自家孑然一身的主子,不明白为何魏冥堇每年总有一段时间都要来京城,不是去明月阁就是去青黛居,也不见温言,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

“翎羽,你说她现在在做什么?”

“属下不知。”翎羽说道,“主子,您为何不让温姑娘知道您所做的一切呢?”魏冥堇听了,低声笑出声,说道,“知道又如何,她依旧不会回来。”

“可是现在京城都在传温姑娘要嫁给朱雀街叶府的叶公子了,那主子您……舍得吗?”

魏冥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怎么舍得。

一辆马车悠悠地停在青黛居门外,温言笑盈盈地迎了出来,男子白衣如雪,眉间一点朱砂,眉如星河,眼如辰,看到迎出来的女子,自然而已地将自己修长的手放在了女子的额头上,笑道,“倒真是退了烧。”

女子嘴巴微嘟,说道,“都说了是小病。”看着男子身后的那边好奇地问道,“今天我们去哪儿啊?”

“带你去个地方。”

“好。”温言笑着应道,忽而感觉一道炽烈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顺着感觉向上看去,在对面的二楼之上隐约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影子。

“看什么?”叶修安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

在方才四目相对,魏冥堇在温言的目光看到了彻底的放下。

“翎羽,我让你查的怎么样了?”魏冥堇冷声问道。

“叶修安,能查到的有限,叶翰良之子,叶浮珣之弟,去年轰动京城的案子,就是他亲自将自己的父亲送上了断头台,让丞相府一夜之间覆灭,其中消失了两年,可是这两年的经历属下怎么也查不到。”

“接着往下查。”他最心爱的姑娘,自然是交给放心的人。

春去秋来,燕回燕归,当年的魏冥堇变得更加的心狠手辣,王林奕在玄睿七年就已经病逝,整个魏府再也没有了女主人,他们家的主子仿佛是在给一个人留的位置。

“咳咳咳咳……”魏冥堇轻咳几声,一个丫鬟推门进来,将手中的药碗放下,说道,……二爷,该吃药了?…”

魏冥堇将手中的簪子小心翼翼地收起来,端起药碗一饮而下,说道,“院子打扫了吗?”

“一早就打扫好了。”丫鬟恭敬地回道,魏冥堇闭上眼睛,躺在软榻上,也许是药的缘故,魏冥堇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的。丫鬟见状悄声退了出去,拐角遇到了同伴,悄声说道,“这二爷为何月月让人打扫一个不住的院子啊?还不让人动里面的东西。”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同伴说道,“听说在夫人还没有嫁进来的时候,二爷带回来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就住在那个院子里,听闻二爷对那个女子宠爱至及,那女子爱琴,二爷便搜罗天下名琴送给她,还听说啊,那个女子喜欢看戏本子,二爷书房里有一个专门。给她放戏本子的地方呢。”

“后来呢?那个女子呢?”丫鬟好奇地问道。

“后来二爷大婚,那个女子也是心高气傲的,就离开了,后来二爷几次寻她都没有将她寻回来,而且那个女子已经嫁人了,二爷每年离开一段时间,就是去看她的。”

丫鬟感叹自家主子这么冷情的一个人,竟然这么长情。

魏冥堇迷迷糊糊地仿佛听到了声音,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言儿,你回来了。”

“对,我回来了。”女子笑面嫣嫣,一如初见时的模样,温柔地坐在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别睡了,起来听我弹琴吧,好不好?”

魏冥堇笑着点点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女子,唯恐她消失了,可是在他眼前的女子,一点点地消失在他的面前,成为一团空气。

“言儿!”魏冥堇惊恐地喊道,可是回答他的事满室的沉默,猛地睁开眼睛,哪儿里我什么丽人的身影,空荡荡的不过是他一个人而已。

原来是梦一场,如果可以他能选择沉睡不行吗?

威震边北的魏冥堇,守护了边北百年安定,是边北百姓敬仰地大英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再无娶妻,一生无子,孤独终老。发丧前,一位老老夫人蹒跚赶来,站在他的墓碑前,许久,最后留下一句叹息,“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你不欠我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