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52 2021-09-07 00:36

叶浮珣惊喜地抬头,看见不远处宋寒濯负手而立,琥珀的眸子含着笑意看着她,让叶浮珣想到陌上颜如玉这句话。

“方才本王听说你进宫了,便去东宫寻你,接过让本王扑了个空。”宋寒濯三两步走到叶浮珣面前看着叶浮珣冻的发红的小脸,忙解下大氅披到叶浮珣身上,握住叶浮珣的手,“手怎么这么凉,出来怎么不多穿点?”说着有些责备地看着身后的青若和青颖。青若和青颖忙低下头说道,“是奴婢的疏忽,忘王爷责罚。”

“不怪她们是我自己不让他们加的。”

“噗……”唐凤初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叶浮珣脸色一红,忙抽出自己的手,不敢看自家的姐姐。

“看来是本宫在这儿碍事了,妨碍了某人的恩爱,真是罪过啊。”说着把叶浮珣往宋寒濯怀里一推,巧嫣笑道,“好了,本宫乏了,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俩了。”说着扶着尔雅的手朝东宫走去。

宋寒濯低头看着怀里涨红了脸的小女人,凑到其耳边,低声说道,“想本王了?”不待某个小女人回答,便低头偷了一个香。四周的宫女太监都红了脸,低下了头。

再待下去,宋寒濯怕某个小女人变成鸵鸟,宠溺一笑,牵起她的手,“我们回家吧。”

回家。叶浮珣心里一动,这个词好久没有听到了,以后有他的地方,大概都是加吧。一双柔弱的小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朝宫门走去。

御花园拐角处,宋寒冥看着那一对伉俪情深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他第一次看见放荡不羁,孤傲冷僻的三哥竟然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而他怀里的那个女子又如此美好,父皇偏爱宋寒濯他没有嫉妒,现在他却嫉妒宋寒濯竟然能拥有那个女子。不知在冷风里站了多久,直到身后的随从轻声提醒,他才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大氅,扭头朝玄康帝的宫殿走去。

南蛮王子进京朝贡,玄康帝设宴款待,凡三品以上的官员皆要出席。宋寒濯身为当朝最得宠的皇子,自然是少不了他的,而叶浮珣身为宸王妃则陪他一起出席。

“小姐,奴婢听说这南蛮王子的眼睛和我们的不一样,他是蓝色的眼睛对吗?”青若拿着桃木梳梳着叶浮珣如同黑色瀑布般的头发,有些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吧。他们是漂洋过海,跋涉千里而来的。”叶浮珣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只金步摇,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比划着,说道,“今日就戴这个吧。”这毕竟是宫廷宴会,还是穿戴端庄温婉一点较好。

叶浮珣仔细回想着上一世南蛮王子入京的情景,那一年她陪晋王宋寒澄进宫参加宴会,叶云裳缠着她想进宫看看那南蛮王子想什么样,她受不了叶云裳的纠缠,就将叶云裳带入了宫中,让叶云裳在宴会里大出风头,也就在那时,叶云裳被晋王宋寒澄看上了,一心想要娶她入府。想到上一世的种种,叶浮珣眸子如同染了初冬的寒霜般冰冷,青若有些担忧地看着满身寒意的叶浮珣。

片刻叶浮珣回过神来,低声吩咐道,“让轻云去趟明月阁把温言姑娘请来,今晚本妃要带温言姑娘进宫。”

“是。”

后来叶浮珣才知道,叶云裳之所以能在宴会上出尽风头,是因为她无意之中救了温言,她清楚地记得,那场宴会上,那个出口奇谈的姑娘。

很快轻云将温言接到了王府中。一进别亦阁,轻云退出去,关上了门,温言也不拘束,直接坐到叶浮珣的榻上,捏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不错,宸王府的糕点就是不一般啊,入口即化,香甜可口。”

叶浮珣信手为其倒了一杯茶,笑道,“若是喜欢,回头让厨子多做些,给你带回去,或者经常来府里,我让厨子给你做。”不知为何,叶浮珣在温言面前自觉地把称呼改成了‘我’。

一块糕点下肚,温言拿起帕子擦了擦说,问道,“说吧,今日请我来有何事啊?”

“今日父皇设宴为南蛮王子接风,我看你每天待在明月阁每天那么无趣,便想带你去皇宫转转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温言自然不相信叶浮珣这番话,不过有一点叶浮珣说对了,整天待在明月阁她的确很无聊,听说南蛮王子是个金发碧眼,这倒是让温言来了兴趣。

“去不去嘛?一句话。”

“自然要去的。”温言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下。

上马车的时候,宋寒濯瞥了一眼跟在叶浮珣身后,穿着婢女装,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打转的温言,翻身上马,不知道自家王妃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他经常出入明月阁,对温言也不陌生,这个姑娘倒是有几把刷子,把这段时间把明月阁打理得井井有条。

叶浮珣拉着温言上了马车,在马车里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靠在那里,惬意地说道,“只要不惹祸,宫里随便你玩。”

“放心好了。”温言有些兴奋地掀开车帘,看着外面,马车稳稳地朝皇宫的方向驶去。今天叶浮珣穿了一袭桃红色的衣裙,白色的狐狸毛领,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益发显得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发式亦梳得清爽简洁,只插上两枝碎珠发簪,一支金崐点珠桃花簪斜斜插在光滑扁平的低髻上,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娇柔丽色,余一点点银子的流苏,举手投足之间皆是灵动与风情。

温言一身青色的婢女装,跟着青若先跳下马车,接着由青若扶着叶浮珣下了马车,温言抬头兴奋地打量着四周高大的宫墙,高大巍峨的皇宫给了她一种肃穆之感。

青若拉拉温言的衣角,提醒她注意形象。

“宸王,宸王妃到~~”

太监高声通报后,宋寒濯穿一件紫色官袍,腰间绑着一根黑色虎纹金缕带,一头乌发被一直玉簪束了起来,一双深不可测眼眸带着三分邪笑,踏入鼓瑟殿。

鼓瑟殿是历代皇帝用来设宴的宫殿,宋寒濯带着叶浮珣坐在正位的右下首,刚坐定便听见太监高声通报,“太子,太子妃到~~”

在坐的百官忙起身,“恭迎太子,太子妃~”

“众位卿家不必多礼。”说着携唐凤初坐到了正位左下首,对面正好是叶浮珣和宋寒濯。秦王宋寒冥以及晋王宋寒澄早就到了。南蛮王子一头金色的头发,一身奇怪却干净利落的装束,湛蓝的眸子里满是放荡不羁与高傲。

温言一看见南蛮王子,就忍不住兴奋起来。真的有外国人啊。

一落坐,唐凤初便朝叶浮珣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掠过温言的脸,微微一顿,这个婢女怎么这么眼生,虽然穿了一身婢女装,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绝不是一个婢女那么简单。

从叶浮珣一进门,秦王宋寒冥的目光便不自主地朝叶浮珣这边看过来,见她与宋寒濯低头耳语,时而娇笑,眼里溢出的笑意,比起第一次在明月阁一身男装的她,此时多了小女人的娇媚和王妃的端庄。他竟然爱上了一个见过两次面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他三哥的王妃。想着宋寒冥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下。

自从明月阁一见,宋寒冥派人去查过叶浮珣的身份,却被一种力量给阻挠了,几次去明月阁,却每次都与她擦肩而过,再相见,她摇身一变成了他三哥的王妃。

晋王宋寒澄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宴会,太子宋寒修和宸王宋寒濯交好,满朝文武皆知,只不过他这个一向不问政事,不喜欢出席这种场合的五弟,竟然来了,而且还频频向宋寒濯方向看去,宋寒澄顺着宋寒冥的目光看去,他的目光落在了气定神闲的叶浮珣身上,不知为何,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难道……宋寒澄眸子一敛,他的那书呆子般的五弟开窍了,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仔细打量叶浮珣的,的确是个美人坯子。

宋寒澄正想着,只听见太监高喊一声,“皇上驾到。”

宴会上的所有人都起身行礼,“臣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儿臣讲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身龙袍的玄康帝,由于今日身体不适,憔悴了不少,坐在正位之上,威严地说道,“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待众人坐定后,南蛮王子起身单膝行礼,“海国萨伦拜见陛下。”

“萨伦王子快快请起啊。”每个皇帝都习惯朝臣来访,这回给足他们虚荣心,就算是一代明君玄康帝也不例外,“萨伦王子,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回禀陛下,这次萨伦代表海国不远万里来送朝贡,这次朝贡一共有三件,皆是我们海国的圣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