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448 2021-09-07 00:36

“夫人为了坐实大小姐的罪名,便命人将毒药放到了浮笙阁,但是还有一部分在香凝院。大人去搜便可。”

“夫人,职务所在,得罪了。”朱大人朗声道,“来人,去搜,记住不要叶府一草一木。”衙役们领命出去,谢姨娘倒是不怕,要早就被她处理了。

叶浮珣自从叶修安中毒以来,受了鞭刑,又在雨中等季南北,昨日跪在祠堂,一日未进滴水,体力早已不支,若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她早就倒下了,努力稳了稳身形,等待着衙役们回来。

宋寒濯端起桌边的茶抿了一口,便皱着眉放下了,抬头看着一旁的叶浮珣,一身月白色的锦裙,衬的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目光落到她脸上的血痕,眼光变得犀利。

不一会,衙役们回来,将一包东西呈了上去。

“夫人!你可还有话要说?!”

“不!不可能。。。。。。明明。。。。。。”谢姨娘突然收口,转而跪下,声泪俱下“大人!妾身冤枉啊!我一直待大少爷如同亲生儿子,怎会下毒,一定是这个贱婢陷害妾身,还望大人明查!”

“对了,朱大人,本王这还有样东西,估计你会感兴趣。”宋寒濯不紧不慢地从袖中掏出一张纸,一旁的小厮立马呈了上去。

“这是一份叶少爷平日里喝药的药渣的方子,经检测这药渣里多了一味毒药。”

“来人,去请王御医!”

“不必了,今日本王身体不适,便让王御医来瞧瞧,他就在门外。”

这祖宗明摆着是来救叶家大小姐的,人证物证都带这么齐。朱大人忍不住心累啊。

此时,谢姨娘浑身发冷,叶云裳努力稳住她,她还真是小看叶浮珣了,这都能让她翻身,都怪母亲,让谁当证人不行,非得让如意!

“禀王爷,这包药里有两种毒药,一种西域奇毒,一种南方烈毒,皆是叶大少爷中的毒,其中一种西域奇毒,跟方子上的一样。”

“幸苦,王御医了。”宋寒濯笑着看向朱大人,“大人,案子恐怕已经明了了。”

朱大人忙点头说是。

“大人,母亲确实冤枉啊!”叶云裳高呼一声,跪到谢姨娘身旁,她看向一旁的晋王,没想到晋王竟然无动于衷,无奈,暗自咬了咬牙,俯身在谢姨娘耳边耳语了几句,谢姨娘突然站起来,“如今妾身遭奸人陷害,唯有以死明志!”说着朝旁边的柱子撞了上去,瞬间头破血流。

晋王此番来没打算帮叶云裳,他就是要看看,能让宋寒濯多次出手相帮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叶翰良闻声赶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谢姨娘心中一痛,忙上前,顾不得质问朱大人,抱起谢姨娘就往府里赶。

此案只能就此搁置。

叶浮珣没想到叶云裳会如此狠,让自己的亲娘以死明志。

出了衙门,叶玿璃带着筝儿和青若便迎了上去,叶浮珣见到三人,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来不及看清人便不省人事。

叶浮珣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仿佛又回到了晋王府的地牢里,她四肢被钉在椅子上,叶云裳穿着一身妖冶的红衣,坐在她的对面,“叶浮珣,你斗不过我的,你注定了永生永世被我踩在脚下!”

她想挣脱,却怎么都挣脱不了,看着叶云裳将刀子刺进了叶修安的心脏,血喷了她一脸。

而后,叶云裳满脸血迹,如同地狱的魔鬼一步一步地逼近叶浮珣,“去死吧!”

“不要!我不甘心!”

叶浮珣挣扎中握住了一双温暖的手,驱走了她的恐意,转而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床幔,扭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俊脸。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宋寒濯见叶浮珣醒来,忙扭头吩咐下人去叫大夫。

看着宋寒濯关心的眼神,不知为何,突然感到十分委屈,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上一世,她被叶云裳困在地牢之中,日日受刑,她都未掉半滴眼泪,可是现在看见宋寒濯关切的眼神,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好了,没事了。”宋寒濯见叶浮珣哭得跟一个泪人一样,一向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宸王,竟然有些无措,“可是身上疼?”

叶浮珣哭够了,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宋寒濯,这么失态,让叶浮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大夫见叶浮珣情绪稳定,便上前诊脉。

“回王爷,小姐已无大碍,只需要静养几日,便可。”

“好,打赏,轻云送大夫出去。”

待大夫出去后,叶浮珣急切地问道,“安儿如何了?”

“放心吧,有季南北在,他一定会没事的。”宋寒濯为叶浮珣倒了一杯水,“唐筠珩去万象谷取百灵草,你舅舅又派了数名精卫去天山取雪莲。季南北用千年人参吊这叶修安的命,你放心好了。”

“万象谷凶险万分,万一表哥……”

“不会有万一,季南北把季家令给了他,季家人平安进出万象谷的本事还是有的。”

“不行,我必须去看安儿。”说着叶浮珣就要掀被起身,眼前一黑,又倒了回去。

“别动,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本王带你去见他。”

一旁的云厉从来没有见过自家主子这么温柔过,看叶浮珣的眼神更是不同。

“你怎么会来,空蓝怎么会出堂作证?还有你怎么会有药渣的方子?”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看来身体是好了。?”宋寒濯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的“忙前忙后,都会累死了。”说着翻身上床,将叶浮珣搂在怀里,闭上了眼睛,“唐夫人给的,她本来打算忙完太子妃的事再给你,没想到今日有了用场,至于空蓝,一个奴婢而已,想控制她,轻而易举。。”他好歹也是一个王爷,半日内查个人还不容易,空蓝通奸,查出来很容易,更何况,肚子里那块肉早晚要显出来。

叶浮珣往里面挪了挪,早已习惯了宋寒濯亲近,也知道他虽然行为荒诞,但是也是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他,就是那么莫名的安心,“她有什么把柄被你查到了把?”

宋寒濯睁开眼睛,扭头看着怀里的人,嘴角微扬,“她肚子里有块肉。”

“堂堂宸王,一手遮天,找个人还不容易啊?”叶浮珣睨了他一眼,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宋寒濯笑而不语,抬手拍拍她的脑袋。

日影浮动,金丝帐内的一对璧人,交颈而眠,如同多年的夫妻一般。

傍晚时分,宋寒濯亲自将叶浮珣用轿辇把送回叶府,叶翰良亲自来接,后面跟着尖嘴猴腮的谢全,见到叶浮珣前所未有地示好,“下官见过宸王。”完全没有了朝堂之上的模样。一个丞相做到他这个份上,叶浮珣都忍不住冷笑。

宋寒濯慵懒地坐在轿辇之上,一脸邪佞地看着叶翰良,忽而邪魅一笑,“叶丞相,珣儿本王毫发未伤地给送过来了,不知道叶丞相找到毒害大少爷的凶手了吗?”

叶翰良头上的冷汗直冒,这位可是爷的战斗力,可谓玄岳王朝找不出与其比肩的啊。

“找到了。”叶翰良用袖子擦擦头上的冷汗,“都是香凝院的老刁奴,想要挑拨离间珣儿和夫人之间的感情,所以就设下如此恶毒的局!”

“哦?这倒是稀罕了。”宋寒濯把玩着手里的软鞭,漫不经心地问道,“这大理寺都难断的案件,叶丞相就用了半日就查出了真凶。”

“唉。”宋寒濯叹了一口气,指指叶浮珣,“珣儿被你们扔在青川不管不问三年,回来后,叶丞相身为父亲,不仅不疼爱有加,还不问青红皂白,便对自己的女儿动鞭刑,怎么叶府风水这么不养人嘛?以本王看,叶丞相的眼睛不要也罢,反正都是摆设。”

宋寒濯明摆着是来给大小姐出气的,他这一番话丝毫不留情面,简直就是在抽打叶家人的脸,可偏偏没有人胆敢反抗。叶翰良不敢,其它人就更是只有低头着的份儿。

可是偏偏有人不想眼色,喜欢犯浑,“叶浮珣身为叶府大小姐,毒害主母,叶丞相只是教训女儿而已,王爷此话说得未免太过了吧。”

众人抽了一口冷气,谁这么大胆,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接话,回头一看,正是来看望姑母的谢全。

谢全来探望谢姨娘,十分心疼他这个从下疼他的姑姑,再加上叶云裳这个貌若天仙的表妹娇泣,心里早就对叶浮珣痛恨至及。

宋寒濯当然不屑于直接与他直接对话,一个谢家嫡子,还不够格。所以回答他的只是他手里的那根软长鞭。

“啪!”的一声,宋寒濯长鞭抽了过去,生生抽到了谢全的身上,抽得他差点背过气,鞭风还顺带抽掉了站在他前面叶翰良的帽子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本王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谢大人就是这么教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