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七十四章 小算盘

嫡女归 云舒 2400 2021-09-07 00:36

听着皇上将东西赏赐给叶浮珣,妃子们别提多羡慕了。

宫中女人的生活,向来是寂寞而又乏味的,她们这些膝下无儿无女之人,除了用底下奉献的头面发饰打扮自己,便就是想着花样去讨皇上的喜爱。

现下皇上直接将最新的头面都给了叶浮珣,她们就等于少了一样打发时间之物,也少了让自己变美的机会,妃子们如何能不气。

叶浮珣笑着谢过,坦诚收下。

几日后,叶浮珣再次来到容妃这里看望她的情况,后者的身体比她想象的要恢复得快些。

再加上有叶浮珣开的补药那些,容妃现下已然可以小走几步了。

“本宫这女儿果真没生错。”得知那日生产后殿外发生的事,容妃也高兴的紧。

妃子们笑她生个女儿又如何,陛下还不是照样宠着爱着,甚至比一些皇子还要得宠。

叶浮珣在这边陪着容妃说话,另一边皇宫书房内,纪衍诺正拿着狼嚎,写下了纪知意三字。

之所以写这个,起因也是因为皇上想将给小公主起名的机会让给他。

皇上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希望日后王爷登上帝位了,也能待这个妹妹好。

“纪知意,不错不错,望她一生知晓我意。”皇上看着纪衍诺写下的名字点头称赞,随即对着一旁太监道:“让礼部可拟旨了,后朕要大办小公主的满月宴。”

即便已经有了正式名字的纪知意,皇上还是愿意用小公主来称呼,仿佛这样更加衬托自己的爱意。

“娘亲,你何时给我也生个小弟第呀。”纪若白窝在叶浮珣怀里不愿出去,他想起纪知意那双黑黝黝如葡萄般的眼眸百年心生欢喜。

叶浮珣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怎么,喜欢知意姑姑?”

纪若白嘟嘟嘴,星眸璀璨,不解道:“知意明明是个孩童,应当是妹妹才对,为何要喊姑姑?”

“长安王,知意公主乃是皇上生的女儿,而皇上又是您的皇爷爷,小公主的辈分自然是要比你高的。”西洛在旁边笑着解释。

纪若白是难以理解,皱着小脸,托着腮帮子:“我不,明日我便跟皇爷爷说,要喊知意妹妹!”

纪衍诺刚好进屋,听见此话将纪衍诺抱起,交到飞影手中:“你皇爷爷刚好下朝,若白现在去问便是。”

“那爹爹跟娘亲呢。”纪若白惊异道,他下巴搁浅在飞影肩上,满脸天真的望着他们。

纪衍诺眼底只有叶浮珣一人,他深邃的眼眸微暗,笑了声将叶浮珣拦腰抱起:“自然是,给你生妹妹去。”

浴屋,一阵大汗淋漓的畅快后,叶浮珣推了推纪衍诺的胸膛:“以后可莫要在孩子面前说那话。”

纪衍诺捏住她的下巴,再次俯身吻下往自己怀里带:“何话,孤记不清了。”

纪知意的满月酒,由纪衍诺一手操办。

满月酒当天,朝中大臣纷纷献礼,跟在皇上身边的大太监,站在门口大声的宣礼。

纪衍诺带着叶浮珣一起出现在大殿上。

看到他们的出现,其他大臣纷纷行礼,站在他们面前的官员也都纷纷让行。

叶浮珣今日穿着一身正装,华衣名裳,惊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和纪衍诺一同走到容妃面前,笑嘻嘻的凑上去看娇小的人儿。

纪知意似乎认出她来了,冲她乐呵呵的笑着,逗得容妃也笑起来。

“你看知意笑的多开心,以后长大了,肯定黏你不黏我。”

叶浮珣用手指戳戳纪知意的脸,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那好啊,等我们知意长大了,就跟着我学医术。”

“好好好。”

叶浮珣冲身后的人招手:“西洛,念云,过来,把我带来给知意的东西拿过来。”

西洛和念云,两人手上都捧着一个做工精巧的盒子,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更是贵重到哪里去了。

容妃也不推辞,让宫人去接过,抱着纪知意过去看。

西洛看到小公主乖巧可爱,也喜欢的紧,在一旁介绍:“小公主身份尊贵,这是王爷和王妃专门派人去找的红宝石,时间难寻,就只有这两颗。”

盒子打开,露出里面放着的两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宝石,红的娇艳欲滴。

成色一看,就是时间极品,容妃看了也忍不住惊讶。

“这知意她还小,阿珣你怎么就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叶浮珣和纪衍诺对视一眼,笑着说道:“知意这么漂亮,长大后必定倾国倾城,只有这举世无三的红宝石才配得上我们的知意啊。”

她从盒子里拿出一颗宝石,在纪知意面前晃了晃,她果然很欢喜,举着手拿着要玩。

叶浮珣小心的拖着,怕宝石磕到她:“按身份来讲,知意是我的妹妹,按情谊来讲,是我的干女儿,我对她好也是应该的。”

话的确如此,叶浮珣和容妃情同姐妹,若不是身份摆在这儿,算得上知意的干娘了。

言罢于此,容妃命人好生收好,等知意大点了再给她。

宴会进行的很顺利,全程纪知意都乖乖的,不吵不闹,更让人欢喜。

宴会过后,纪衍诺和皇上有些事要谈,叶浮珣就留下来陪着容妃和知意。

送走皇上和纪衍诺后,回来时,叶浮珣便对上了容妃担忧的神色。

容妃一遍遍摸着知意的小脑袋,焦急的说道:“阿珣,知意好像受了风寒,额头好烫啊。”下一刻,她的声音快要哭出来了:“知意怎么吐了?阿珣,你快看看知意。”

一听知意有事,叶浮珣两步过去,抱着孩子拿额头比了比,果然很烫。

纪知意脸色绯红,额头滚烫,从嘴里不断地吐出一些涎水,吓得叶浮珣赶紧给小知意把脉。

过了好一会儿,叶浮珣面色凝重的把手移开:“知意吃了什么?应当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婴儿的肠胃很脆弱,稍微有点不对劲,反应就会很大。”

诊断了是出于什么原因,叶浮珣立马跟念云交代,让她去太医院煎药,叮嘱她亲自看着不要放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