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72 2021-09-07 00:36

这一鞭子抽让众人心里一惊,这个鞭子可是圣上钦此,抽过宠妃,抽死过御前侍卫,一个谢全挨一鞭算什么!

叶翰良心里明白的很,这尊大佛他惹不起,今天就算挨抽的是他亲儿子,他都不干说半个字,更别说挨抽的那个人是谢全了。

谢全虽然平时有些目中无人,但又不傻,刚才只是脑子一热,说了那句话,宋寒濯那一鞭子把他抽醒,不由得暗骂自己白痴,宋寒濯一个王爷挖苦几句叶翰良算什么,自己插什么嘴!

吓得忙跪爬在地上,口中呢喃着,“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宋寒濯理都不理他,只是挥挥手,身后的一个丫鬟走到叶浮珣身边。,“以后你就跟着珣儿,谁敢伤她,十倍奉还!”说着朝叶浮珣伸出手,声音一改之前慵懒却透着阴险的腔调,突然就换成宠溺至极的声音说,“珣儿,过来。这是轻云,以后她就跟着你了。””

那婢女身姿轻盈步履矫健,一看就是一个武婢,宋寒濯这个时候送给她一个武婢,无疑是再一次打了丞相府的脸。这

叶浮珣笑着走过去,突然觉得这个在阳光下笑着看他的人,如同神袛,让人无法直视他,心里也有一个东西,轰然塌裂,有什么东西,堂而皇之地住了进去。

叶浮珣走进,宋寒濯丝毫不顾及,很自然地握起了叶浮珣手,“记住,有本王在,谁若再伤你,本王就要了他的命!”

叶浮珣笑着点点头。

叶翰良更是懊悔,不该就听信谢姨娘的话对叶浮珣动刑,如今得罪了这尊大佛,日后在朝堂,恐怕这位祖宗少不了要难为他。眼下,既要保谢姨娘,又不能得罪叶浮珣。丞相坐到他这个地步,也没谁了。

“好了,本王回去了。”宋寒濯放开叶浮珣的手,又慵懒地半躺了回去,侍卫们把轿辇抬了起来。

就在众人松一口气,这位大神终于要走了,没想到,某个王爷又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谢全以上犯下,杖责一百,云厉,你在这给本王看着。”

本以为逃过的谢全大惊失色,浑身颤抖地趴在地上,口中呢喃着,“王爷,饶命啊,臣不敢了。”

宋寒濯挥挥手,几个孔武有力地侍卫上前将他像领小鸡一样领了起来,谢全知道自己有多么蠢了,此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就不了他。

叶丞相躬身送走宋寒濯,起身听见了谢全的惨叫声,心有余悸。堆起一张慈父的虚位笑脸。

“珣儿,为父当时因为安儿中毒,内心焦灼,责罚了你,别放在心上,身上的伤可好了?”此时的叶翰良又做起了慈父,“骨肉血亲,打在你身,痛在为父的心里啊!”

叶浮珣一副温驯的样子,不咸不淡地回了话,“有劳父亲担忧了,已无碍。若是父亲没有别的事女儿先回去了。”如今她和叶翰良算是撕破了脸,所谓骨肉血亲,可笑至极。

叶翰良碰了一个软钉子,热脸贴了冷屁股,被叶浮珣不温不火地态度弄得又羞又恼,但又无处发泄,只能赔笑,“去吧。”

叶浮珣走了几步,回头说道,“父亲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不要来浮笙阁了,那是我母亲的地方!”

叶翰良脸色微变,随即笑道,“为父这几日就不打扰你了。”

浮笙阁内,庭院芳香弥漫,叶浮珣怯意地半躺在榻上,青若在一旁打着扇子。而庭院不远处的角落里跪着一个人,所跪之处铺着破碎尖利的瓷器,膝盖早已染了血迹,恐怕用不了多久,这双腿就要费了,如意却不敢吭一声。而吉祥也跪在不远处,不过区别是她只是跪着。

素手捻起一块花糕,入口即化,随即拿起一块递给一旁的轻云,“这糕点做得是越来越好吃了,轻云,你刚来浮笙阁尝尝有没有王府的好吃。”

轻云接过放入口中,笑道,“这糕点的确比王府中的好吃,因为王爷不喜甜食,所以府中的厨子很少做糕点。”

“青若,让厨子再做点,送到宸王府。”叶浮珣用帕子擦擦手,眼神扫过如意,嘴角随即勾起,漫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朝堂之上,你说的话是谢姨娘教给你的吧。”

“是是是,小姐,都是姨娘让我做的,小姐,你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如意不断地磕头,嘴里呢喃着。从大小姐把她从朝堂之上带了回来了,她就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以前她觉得谢姨娘很可怕,动不动就打罚下人,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大小姐,比谢姨娘还可怕,被带到浮笙阁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

“姨娘让你跟在我身边伺候着,就是为了日后让你能够陷害我,对吗?”

“不……不是的,小姐你听奴婢说……啊!”如意想要撤叶浮珣的裙角,还未碰到,一条软鞭打在了她的手上,立见一道血痕,她吃痛地缩回手,满脸惊恐地看着叶浮珣。轻云收回鞭子,眉毛一挑,“小姐是千金之体,怎能容你这个贱婢触碰!”

如意本来就被吓得连魂都快没了,被轻云鞭子一抽,更是害怕,哆哆嗦嗦地跪着,想要说话,可是牙齿都怕得上下打架,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青若,你说说府中是怎么处置背主的婢子的?”

“杖责二十,贩卖梦醒楼。”

“那就按府里的规矩来吧。”叶浮珣秀眉一挑,打量着如意,仿佛她是一个物件,“等明日朱大人定案再买,估计能买个好价钱。”

“小姐……小姐不要……”如意一听要被发买梦醒楼,脸色都没有了,梦醒楼是最低贱的青楼,在哪儿里有被发买的世家婢子也有获罪的世家宗女,但凡到了梦醒楼,没有一个好下场的,那里就是人间地狱!

“或许你可以去求求谢姨娘。把她拉到庭院外面去,别脏了我这浮笙阁。”

叶浮珣冷笑一声,挥手让人把她拉了出去,只留下她跪的地方一片血迹。青若信手为叶浮珣倒了杯茶,她头一次见自家小姐这么罚婢子,也深深清楚,这次她家小姐要动真格的了,估计叶府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变天了。

吉祥小心翼翼地跪趴在地上,她现在庆幸当初谢姨娘要她们俩个人一人出面作证,诬陷大小姐,她使计推脱,这一段时间她彻底地看明白了,夫人跟二小姐根本不是大小姐的对手,如意为了争功自荐去做证人,如今东窗事发,夫人都可能自身难保,怎会救她。只是这大小姐恐怕会因为如意之事,迁怒于她。

“吉祥,你倒是个聪明人。”

叶浮珣不再看如意一眼,转身看向跪在地上的吉祥,吉祥听到叶浮珣提到自己,跪趴在地上,不敢随意搭话。

“你不确定在这场闹剧里我和谢姨娘谁会赢,所以不下赌注,无论我跟谢姨娘谁倒台都不会牵连到你,这是明哲保身之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毕竟是那边的人,谢姨娘一旦倒台,你觉得我会要你吗?”

“会!”吉祥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目光有些恐惧又装作镇定地看向叶浮珣,“小姐您需要我。”

“哦?”叶浮珣一听吉祥的话,而后转过身,又往米塌走了几步,行至一半时停了下来,再回过头,面上便覆了一层凌厉之色,“你凭什么觉得本小姐会要一个背主之人?!吉祥你赌不起!”

吉祥浑身一震,假装镇定,“小姐,你需要一只眼,奴婢愿做小姐那只眼。”

叶浮珣捏起切好的苹果放入口中,这才开口,“你倒是会给自己找差事做,不过就算没有你,谢姨娘也蹦哒不了几天,既然你想做,那就去做吧,我这里儿不收无用之人,让我看到你的用处。”

“是。”吉祥听到叶浮珣话,暗松了一口气,挺直了身子,慢慢站了起来,向叶浮珣躬身行礼后,腿一瘸一瘸地走了出去,她知道自己刚才是活了过来,出了庭院,便看见如意趴在长凳上,两个小厮再行杖刑,如意的屁股早已血肉模糊,昏了过去,一个小厮舀了一瓢水,倒在她的头上,把她浇醒,接着打。再一次吉祥庆幸自己站对了队,否则今日在这受刑的就是她了。

如意看见吉祥便大呼救命,吉祥忙低下头匆匆地离开。

“小姐,您放心她?”

“当然不放心……丝……”叶浮珣调换了一下姿势,不小心扯开了伤口,忍不住吸了一口气,“让她回去不过是权宜之计,谢姨娘生性多疑,她定不会信吉祥,反而会千防万防她,因此她的一些心力就会放在吉祥的身上,这样她就会倒得越快,若是吉祥真有本事让她再次信服,倒也不错。”

“所以说不论吉祥有没有得到信任,小姐都是收益的。”青若忙上前一边查看伤口一边说,见血又将白布浸透,便惊呼,“伤口又裂开了,这天气越来越热,万一发炎了怎么办。”

轻云忙进到内室拿了药递给青若让她给叶浮珣重新包扎,见叶浮珣无碍便忍不住打趣道,“小姐,您在这边运筹帷幄,王爷甚是欣赏,可您这口子一开,恐怕王爷更心疼了。”

罕见地叶浮珣脸上出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