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九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32 2021-09-07 00:36

“早上去入宫去给母妃请安,遇到了父皇,把他留下了。”叶浮珣自然而然地与宋寒冥拉开了距离,毕竟宋寒冥是她的小叔子,不能走太近。

今日叶浮珣穿了一件浅淡的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中间有着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段带左侧佩带有一块上等琉璃佩玉佩挂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高贵,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让宋寒冥有一瞬间的失神。

或许叶浮珣感受到了宋寒冥的目光,大胆地对上他的目光,竟然发现他的眼睛竟然如此坦荡,那里面是赤裸裸的好感,叶浮珣心里一惊,不由的回退了几步。

“寒冥哥哥,你怎么不等我啊。”一道脆生生的女声穿了过来,紧接着一个淡黄色的身影扑向宋寒冥,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寒冥哥哥,说好的你要等我的,你怎么不等我啊,害得我找了你很久,我不管你要补偿我,明天陪我去骑马。”那少女十四五岁模样,有一张姣好的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眉间有一颗朱砂,娇唇微嘟,一双藕臂紧紧抱住宋寒冥的胳膊,嘴里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

宋寒冥慌忙抬头看看一眼一旁的叶浮珣,忙抽出手来,后退一步,说道,“县主请自重。”

“寒冥哥哥,你怎么这么疏离跟本县主说话啊。”那女子一听宋寒冥的话,又往前一步,扯扯宋寒冥的衣服,说道,“我不管,你没等我,就要受罚。”

县主?叶浮珣眉头微绉,努力在脑海里搜索这位人物,这么小就被封为县主的恐怕也只有温靖侯家的那一位了吧。听说温靖侯家这位小县主一出生眉间便有一颗朱砂痣,皇太后见其玲珑可爱,心生喜爱,便向先皇讨了一个旨意,将其封为倾舞县主,便养在身边,直到皇太后前几年去世,这倾舞县主才回到温靖侯府。

听说,皇太后在世时,十分喜欢倾舞县主的活泼的性子,再加上皇太后自己温靖侯夫妇的宠爱,这倾舞县主惹祸的本领快要赶上她家那位宸王殿下,这几年没有了皇太后,倾舞县主也收敛了不少。

“你是谁?”倾舞县主一双大眼睛有些敌意地看向叶浮珣,会想到方才来的时候只有叶浮珣和宋寒冥在场,对叶浮珣的敌意更重,见叶浮珣不说话,秀眉一挑,“本县主问你话呢?”

“倾舞县主不得放肆,这位是宸王妃。”宋寒冥忙上前低声喝道。

“哦~”倾舞县主围着叶浮珣上下打量,说道,“原来你就是从杨姐姐手里抢走了宸王殿下啊,怎么你现在又要勾搭本县主的寒冥哥哥是不是?!”

今天是大年初一,叶浮珣不想找麻烦,莹然的眸子淡淡地看向倾舞县主,冷声说道,“倾舞县主,你这句话本妃可以以你污蔑皇室罪收押。”

“你敢威胁本县主。”倾舞县主瞬间炸毛了,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有皇太后在时,哪个人不巴结她,就算没有了皇太后,人前人后哪个不捧着她。

叶浮珣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如同看一只跳梁小丑一样,并不搭话,而是带着青若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本县主跟你说话呢,你给本县主回来!”说着倾舞县主就准备伸手去拉叶浮珣,叶浮珣不妨,踉跄了一下,青若怕倾舞县主伤着叶浮珣,忙用手去扶叶浮珣,却不料碰到了倾舞县主,

“大胆奴婢!”‘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了青若的脸上,立马肿了起来,倾舞县主怒气冲冲给了青若一巴掌,青若的脸立马肿了起来。

“安倾城!”宋寒冥脸色一沉,冷声喝道,“你不要无理取闹!”这是宋寒冥第一次连名带姓叫倾舞县主的名字,也是第一次发如此大的火。

“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凶我?”倾舞县主有些受伤地说道,转而又很强硬,“不就是一个婢女吗?本县主打不得吗?一个小小的奴婢就敢碰本县主。”

叶浮珣素来是个护短,况且今日挨打的还是青若,叶浮珣上前查看了一下青若的脸,见其红肿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疼吗?”

青若眼里含着泪水,拉住叶浮珣的手,轻轻摇摇头,说道,“不疼。”

叶浮珣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拍了拍她的手,走到撒泼的倾舞县主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本妃就讨厌,别人动本妃的人!”

自从上次在御花园叶浮珣一刀刺死谢贵人的宠物给叶玿璃出气,他就知道她是个护短且又狠的女子,可是他就是喜欢她身上那股子狠劲,平日里若没有人招惹她,她就像只慵懒的猫儿,矜贵又高冷,若是谁若惹了她,她就是一只小豹子,对方非死即伤。况且他也觉得倾舞县主欠教训,所以也没打算制止她。

“你敢打本县主!”倾舞县主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叶浮珣,然后又张牙舞爪地扑向叶浮珣,叶浮珣轻轻侧过身子,将手里的暖炉递给青若,轻云前几日又教了她几招,正好今日拿她练练手。

倾舞县主就是一个纸老虎,平日里嚣张跋扈管了,她不像凌安郡主会武艺,说白了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千金大小姐。

叶浮珣两招就把她打趴在地上,然后对着地上的倾舞县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旁的丫鬟看着想上前阻止,宋寒冥冷冷看了她一眼,“宸王妃要是有什么闪失,小心宸王殿下扒了你的皮。”那个侍女微微一愣,也不敢上前了。

那可是宸王妃啊,要是在因为她受了伤,宸王殿下定会扒了他的皮,宸王殿下的恨戾整个玄岳王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最后叶浮珣打累了,微喘着气,拿起手帕擦了擦手,低声吩咐道,“你们都没有长眼吗?倾舞县主不小心摔倒了,不知道扶起来吗?”叶浮珣将手帕扔在地上,冷眼看了一眼疼得站不起来的倾舞县主,一旁的丫鬟侍女全部愣在原地,这是刚才那个端庄大方的宸王妃吗?打起人来,丝毫不手软,在看一眼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倾舞县主,竟然没一个人敢上前,直到叶浮珣一吼,才反应过来。

忙过去扶起倾舞县主,倾舞县主站起身来,颤抖着指着叶浮珣说道,“你敢打本县主,本县主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莫非倾舞县主摔傻了?本妃什么时候打过你?”叶浮珣慢条斯理地理了理发鬓,一副无辜的模样看着倾舞县主,“你们有谁看到本妃打倾舞县主了吗?”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挑,让在场的人都抖三抖,全场寂静。

“你们是死了吗?!”倾舞县主一巴掌打在她的身边的丫鬟脸上,而后又跑到宋寒冥身边,“寒冥哥哥,这个女人打我,你竟然也不帮我?”

“倾舞县主,下次走路小心点。”宋寒冥微微一笑,把手抽了出来,留下倾舞县主一脸懵逼。

叶浮珣听到宋寒冥这么说,一下子乐了,拉起青若对宋寒冥和颜悦色地说道,“秦王殿下,时候不不早了,我们该去风月殿了。”说着对倾舞县主淡淡一笑,‘关心’地说道,“倾舞县主,下次走路小心点,若是再撞了什么,可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倾舞县主看着宋寒冥和叶浮珣远去的背影,气得尖叫一声,而后气背了过去,吓得众丫鬟那你扶住她,“县主,县主……”

叶浮珣停下脚步,薄唇微挑,这也太不能气了吧,又看到青若脸上的伤,皱着秀眉说道,“下次再有人敢跟你动手,你就还回去,出了事,有本妃给你顶着。”

青若乖巧地点点头。

宋寒冥听了轻笑一声,惹得叶浮珣转过头来,疑惑地问道,“秦王殿下笑什么?”

“本以为三嫂是一个柔弱女子,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巾帼英雄,方才打起人来,丝毫不手软啊。打完人,还能面不改色地把自己给撇清,恐怕整个天下唯独三嫂一人了吧。”

“多谢秦王夸奖。”某个小女人竟然欣然接受宋寒冥的夸奖,然后如水般的眸子,眯了起来,又如同一只矜贵慵懒的猫儿,懒懒地说道,“秦王殿下应该一早就知道本妃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护短。不过方才有一句话,秦王殿下说错了。”

“什么话?”宋寒冥一脸疑惑地看着叶浮珣,只见眼前这个小女人,捂着手里的小火炉,说道,“本妃何时打过人?方才秦王殿下说倾舞县主是自己摔倒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