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47 2021-09-07 00:36

无寻冷冷一笑,竟然生出几分妖艳,说道,“青若的帐我会一点一点的找你算清楚,还有你最好祈祷,你那个如同猪一般的弟弟能够活过这个月!”

“你……你……”话卡在贤贵妃的嗓子里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若不是身后的宫女扶住她,她恐怕她早就瘫坐地上,无寻笑着抽身离开,不顾贤贵妃的怒吼,拉着洛安郡主转身离开。

“她会跟皇上告状的。”母女二人相对坐了很长时间,彼此都不说话,直到洛安郡主忍不住问道,抬眸看着自己印象中早已模糊的脸,刚才在自己的心里逐渐明朗了起来,就在刚才洛安郡主仿佛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叶浮珣的样子,她也是这样带着光,充满希望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刚才一瞬间她的心里有恨有怨,还有挥之不去的爱。

““告状又如何,皇上顶多训我两句,不会有事的。””无寻笑道,“我还真有一些挫败,刚才在来看你的路上我一直想你看到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却没有想到我们母女两个会是在那种场面下相逢,我还以为你会抱着我痛哭呢。”

洛安郡主有些拘束,从未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人,如今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好不真实啊,低头说道,“你真的是我的娘亲。”

“能有假的吗?你身上有几颗痣,我可是一清二楚。”无寻伸手温柔地抱住洛安郡主心疼地说道,“对不起素儿,这些年为娘让你受苦了。”

洛安郡主哭着摇摇头,两个丫鬟相视一看,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葳蕤宫里,宫女太监跪了一地,狼藉一片,砸碎的瓷片,掀翻的桌子椅子,发狂的贤贵妃,始终平静不下来,最后宫里的东西砸够了,自己也累了,微喘着气看着地上的下人们,说道,“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全部都给本宫滚出去!”满屋子的宫女太监如同大赦,忙站起来,不顾腿麻快速地退了出去,只留下贤贵妃的心腹宫女红菊,在众人自求多福的眼神中,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安慰道,“娘娘,千万别气坏了身子,若是气坏了身子岂不是如了别人的愿,你就是皇宫里的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狗东西,你懂什么!”贤贵妃抬腿便是一脚,正中心窝的红菊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爬到贤贵妃的脚下,说道,“娘娘息怒,娘娘饶命!”

“起来。”贤贵妃心烦地说道,红菊忙从地上爬起来,不再敢说一句话,片刻后,贤贵妃压下心中的怒火,走到唯一幸存的地方——书桌旁,提笔写着,不一会儿便将一封信交给了红菊,说道,“你拿着我的腰牌,连夜出宫,把这封信亲自交到我爹的手里,不准有半分差错!”

“是!”红菊揉着自己隐约作痛的肚子走了出去,连夜出了宫。

还未出宫没多远,一个人身影落在红菊的马车上,无声地落在了马车里,手里甩出一根银针准确无误地插入了红菊地脖颈处,人瞬间定在了那里,黑影闪身进去,从红菊的身上搜出那封信,将自己身上的一封信与其调换,一切安排好后,这才飞身上了车顶,用内力将银针抽出来,红菊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莫名感觉到酸痛,不知道发生里什么事情,忙从身上掏出信封,见其还在,这才放下心来,方才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难道是自己没有休息好,正想着马车缓缓地在一个小后门停了下来,一个青衣小厮迎了出来,见马车走下来红菊眉开眼笑,十分谄媚,“红菊姑娘您来了,可是娘娘要传什么话?”

红菊高傲地仰起头,睨了一眼小厮说道,“娘娘传的话可是你能听的。”

“是是是是。”青衣小厮忙点头哈腰,请红菊进去,“老爷和夫人都在大厅等姑娘呢。”

暗处的黑影看着红菊进去后,才飞身离开,消失在纪宅的方向。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清扬县主的回归是为了救洛安郡主,可是这清扬县主除了每天进宫陪陪太后和皇后娘娘,其他的时间便在纪宅弹弹琴,问问诊,顺便教育一下自己那顽皮的女儿,仿佛忘记了还有一个养女在念佛堂。

“娘亲,我的手都快写断了,能不能休息一下啊。”纪绵希将手中的笔一扔可怜巴巴地跑到看医书的无寻面前说道。

“《黄帝内经》背会了吗?”无寻轻轻翻了一页医书头也不抬地问道,小女孩脸顿时垮了下来,说道,“娘亲啊,我们家除了我都有三个大夫了,您何必还要让我学什么医术啊。”

“三个?”无寻这才把目光落到一脸怨念的小女孩身上不解地问道,“哪儿来的三个大夫啊?”

“娘亲,大哥,大师兄。”纪绵希掰着肉乎乎的手指头说道。纪洐诺可是得了纪明南的真传,再加上季家对他的栽培,小小年纪医术了得,言睿渊虽然在医术这方面比不上纪洐诺,但是放在京城那也是一个妥妥的大夫,平常小病那也不在话下,无寻更是不用说了。

“不对还有老祖宗呢,他老人家可是神医,都有这么多大夫了,娘亲您别让我再看什么医书了。”纪绵希眨巴着一双无比大的眼睛,满眼祈求地说道,

无寻好笑地屈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从明天开始你来学校四书五经好不好?或者请个嬷嬷来教你礼仪。”

“姐姐,素儿还小,嬷嬷的那些规矩啊会把孩子给拘傻的。”叶玿璃一身淡紫的锦裙笑盈盈地走了进来,纪绵希一看到叶玿璃就像见到救星一般扑了过去,“姨母。”

叶玿璃稳稳地接住纪绵希,慈爱地摸摸她的脑袋说道,“好了,你解放了。”纪绵希窝在叶玿璃怀里对着无寻做了一个鬼脸,叶玿璃身后的两个小子规规矩矩地对着无寻行了一礼,“见过姨母。”

无寻看着自家上窜下跳的女儿,又见人家的儿子那么懂规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纪绵希拉起两个年纪小相仿的董家儿子,开心地离开了。

“这丫头都要被惯坏了。”无寻信手为叶玿璃倒了一杯茶笑道。

“希儿那么懂事乖巧,怎么会被宠坏。”叶玿璃笑着坐在无寻的对面,懂事乖巧?无寻看着自家女儿的背影,真不知道叶玿璃是怎么看出来那丫头懂事乖巧地。

“听说前几天太后娘娘召见希儿和诺儿进宫,被姐姐给阻止了。”

无寻微微一笑,说道,“孩子们在民间自由散漫惯了,我怕冲撞了太后,惹她老人家不高兴。”叶玿璃低眸一笑,“姐姐,在我面前你就不用瞒着了吧。”叶玿璃叹一口气接着说道,“您还不是怕他们两个也会陷入京城,就像素儿一样。”

“其实姐姐,你也知道,在你恢复身份的那一刻起,他们两个就会跟这里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太后娘娘能爱护素儿这么多年,对待他们两个自然也会宠到心里去,您何必庸人自扰呢。”

“等等吧。”无寻的目光落在那一团粉嫩的身影上,变得无比的柔和。

“我看到希儿就想到了当年的素儿。”叶玿璃说道,“只不过希儿活得更加肆意和开朗,第一次见这个孩子,我就感觉特别亲。”

“她……是你和季南北的孩子吗?”过了一会儿叶玿璃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纪绵希和无寻长得实在太像了,眉眼之间,简直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但是在叶玿璃心里,季南北不是那种人,叶浮珣也不会背叛宋寒濯。

猝不及防,没想到叶玿璃会问及纪绵希的身世,所有人都会怀疑纪洐诺的身世,但从来没有人会问及纪绵希,因为纪绵希的长相就是最好的证据,她是无寻的女儿,叶玿璃是第一个问及纪绵希身世的人。

“是。”无寻笑道,“今天希儿七岁,不是我和阿南的女儿,是谁的女儿?”

叶玿璃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无寻低眸敛去眼里的光,再抬眸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

“我只是不相信,季南北会这么做,还有你……”

“娘亲!”叶玿璃话还没有说完,纪洐诺一身月白色的锦袍跑进来,白皙的脸上因为跑的缘故带着几分工作,少年明朗如月,无寻脸上一喜,忙站起来,“诺儿,你回来了。”前几日付若雨生病,纪洐诺陪言睿渊回了一趟言家。

“跑那么急做什么。”无寻温柔地掏出手帕擦着少年脸上的汗,又转身端了一杯茶给他,笑道,“一切可还顺利?你言伯母身体可好?”

“一切顺利,言伯母身体好多了,只不过大师兄留在家里照顾伯母,他让我代他向您问好,说等伯母的身体好了,再来京城探望您。”

无寻笑着点点头,转身吩咐淡竹送一些东西去言家。

少年目光落到一旁叶玿璃的身上不解地看向无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