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一十九章 晋王妃驾到

嫡女归 云舒 2641 2021-09-07 00:36

李瑞看见花容坐起身来了,连忙来到床边,“容儿,来躺下休息,我这马上也就处理完了,马上陪你睡觉啊。”

花容看着李瑞摇了摇头,他没有办法,褪下外袍搂着她休息。

一觉睡到天亮,当花容醒来的时候,李瑞已经下完早朝,端着早膳站在床边了。

“你怎么都不喊我一声呢?”花容抱怨道。

“这些天你辛苦了,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快起来洗漱一番吧,用完早膳后,我们就去找晋王妃。”李瑞笑着安抚。

花珣糕点记。

叶浮珣正在处理事务,管家匆匆入内。

“不好了,不好了,晋王妃,有人来闹事了,说是因为吃了我们家的糕点,现在闹坏了肚子,要求我们赔偿。”

叶浮珣一听这话,自己家的糕点铺,制作都是亲自手工操作,而且用料极好,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闹事者在哪?带我去,我就不相信了,他是吃了我们家的糕点闹坏肚子的。”

叶浮珣跟着管家匆匆赶到花珣糕点记。

闹事者正在煽动群众,说自己家的糕点记不干净。

“晋王妃驾到!”

叶浮珣身边的人大声喊道,众人听闻,连忙下跪行礼。

“平身吧。”

“谢晋王妃。”

“刚刚是何人在这脑事,说花珣糕点记里的糕点不干净来着?”

叶浮珣放出自己的气势,力压众人,张帆捂着自己的肚子站出来。

“晋王妃娘娘,草民正是吃坏了您家的糕点,现在肚子疼的不得了,肯定就是这糕点有问题。”

张帆理直气壮的说道,他名为张帆,平日好吃懒做。

“不可能,我开的糕点记一直以来,用料极好,而且都是手工制作,过了一天,那糕点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叶浮珣否认张帆的话。

“不可能,不可能的话,为什么我吃了你家的糕点之后,肚子就开始疼?”

“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大夫,我可以把脉为你诊断,你敢吗?”

叶浮珣一步步朝着张帆靠近,张帆这时候才有点慌了,没想到,晋王妃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怕什么,来就来!”张帆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叶浮珣也没有在意什么,拿出一块帕子,垫在张帆手腕上。

仔细的诊断起来,细细感知着脉搏的动静,收起帕子,叶浮珣冷笑了一声。

这人的确是吃了东西闹坏了肚子,但绝对不可能是自家的糕点。

“我已诊断完毕,你的确是在闹肚子,可是,你能否说出,你吃的那个糕点是花珣糕点记里的哪一样?”

张帆眼神飘忽,支支吾吾就是不肯说,只是嘴里念叨着,“我就是吃了花珣糕点记的糕点闹肚子的。”

旁边的群众,看这个闹事者这副模样,心里也大概清楚,这个人就是来脑事情的,花珣糕点记里的糕点根本就没有问题。

“你可否想起了吃的是我家铺子里哪一样糕点了吗?”

叶浮珣再次厉声问道,想来我这脑事,若不是我的责任,我叶浮珣绝对不认。

“我,我忘记了吃的是哪一样了,反正就是吃了你家的糕点闹肚子的。”张帆还在垂死挣扎着,就是不肯放弃抹黑花珣糕点记。

“既然如此,我们让官兵来评评理,看看是谁更有理。”

叶浮珣丝毫没有跟他客气,已经浪费了自己那么多的时间了,没必要再跟他耗下去了。

“去找官兵过来,就说花珣糕点记这里有人脑事,拜托他们过来管管。”

叶浮珣吩咐完,就在原地冷眼看着张帆。

直到官兵把张帆带走后,叶浮珣给围观的百姓赔了一个礼:“让大伙儿见笑了。”

百姓忙摆手,逐渐散去热闹。

此事有蹊跷,叶浮珣乍一想,就想到是可能跟“欣月”的糕点铺子有关联。

于是她便起身前往城西的欣月糕点铺准备寻找幕后黑手。

城西位于京城最繁华的地段,此地的商铺租金一年可达二十两余银。

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是不足在此立位,叶浮珣不明白哪怕就算是花珣铺子抢了他欣月的生意,也不至于到此地步。

不一会儿,叶浮珣便抵达欣月糕点铺,欣月两个烫金大字着实有些奢华,没有点资金的百姓只敢在外瞧上几眼。

门口立着两个威武的石狮子,如此气派的店铺,里面竟是一人没有。

叶浮珣刚踏进去,只有一个小丫头小跑着迎了过来。

“这位小姐,瞧点什么,咱们欣月糕点铺里最出名的便是这个莲花糕,小姐要不带上几包?”

小丫头嘴皮子很会来事,一连串的讲出来都不带喘,看来别看年岁不大,却是个老油头呢!

叶浮珣只是冷冷的摆了摆手,说道:“不了,你们掌柜的在哪?”

里屋坐在摇椅上算着账本的掌柜耳尖,远远的听见掌柜两个字,忙不失的爬了起来跑出去,手里还撺着账本忘了放下来。

“小姐找掌柜有何事?咱家掌柜在……”小丫头还未讲完,便被跑出来到掌柜打断了。

“谁找我?”

叶浮珣看着急匆匆出来的掌柜,冷笑一声道:“我乃是花珣糕点铺的掌事,你可认得?”

掌柜本就坐了亏心事,睁大了眼睛看清楚了来者不仅仅是花珣糕点铺的掌事,更是当今的晋王妃。

这下可惨咯,掌柜想着手一哆嗦,账本摔在了地上,散了开来。

叶浮珣有些不屑这掌柜到反应,知道他这是知晓她乃是当今晋王妃。

“晋王妃娘娘,草民,草民拜见晋王妃娘娘。”

小丫头有些不明所以,掌柜连忙扯着小丫头跪了下来给叶浮珣行礼。

“不知晋王妃娘娘光临小店有何贵干?”掌柜虽然很不想承认当今晋王妃是花珣铺子的东家,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嚣张了。

“何事?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叶浮珣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欣月是否幕后指使者,但她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掌柜垂着头,眼珠子贼溜溜到转了几圈,抬头道:“草民这实在不知晋王妃娘娘所为何事。”

叶浮珣瞧着这老无赖实在是生气,索性直接挑明话题。

“想必,掌柜你还不知道那几个大闹花珣的闹事者已经被官府抓走了吧?”

掌柜闻言惊呼一声,但立马沉下了声,心想虽然闹事者被抓走了,但也没有证据指向欣月是幕后者,就算是皇帝来了也不能冤枉好人。

于是便大着胆子说道:“草民不知晋王妃娘娘告知草民这些是何意,草民实在惶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