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458 2021-09-07 00:36

宋长宁不依不饶地问道,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总想看着纪衍诺破功,对着自己着急也好,生气也好,总比现在这个样子要顺眼。

“天色不早了,草民还有事情要做,公主请回。”纪衍诺目光扫了一眼小姑娘的手,并未回答宋长宁的问题,而是下了逐客令。

宋长宁娇哼一声,她也是有脾气的,转身就要离开。

“公主。”

身后传来了温和的声音,宋长宁脚步一顿,嘴角微微勾起,正欲转身,身后的少年又说道,“我已经派人将消息传回了京城,过几日便会有人接公主回去。”

宋长宁气呼呼地转身,跺脚说道,“纪衍诺,你就是一个大笨蛋!”

纪衍诺一愣,抬眸看着小丫头跑了出去,接过跑到一般,脚还被拌了一下,她连忙扶住一旁的柱子,气愤地踢了一下一旁障碍物,提着裙子,气呼呼的离开。

白术一进来便看到自家公子嘴角微微扬起,目光带着笑意,他顺着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了一抹鹅黄色的身影,随即收回目光,低声说道,“公子。”

纪衍诺收回目光,又变回了寻常的神色,淡然地说道,“怎么样?”

“公子真是料事如神。”白术将今日打探来的消息一一回禀给纪衍诺,“祝家现在正在找那些被放走的少女,而且祝兹尧还在查了您的身份,被玄霄阁给遮了过去。”

“那些绑公主的人呢?”纪衍诺将手中的医书又翻了一页,淡淡地问道。

白术说道,“按照您的吩咐已经让人毒瞎了。”纪衍诺继承了季南北的医术,他跟在纪衍诺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纪衍诺用医术不是去救人。

“祝兹尧正在查您的住处,想必很快就要查到这里来,公子要不要……”

“不用,让他查。”少年修长的手指落在书上,余阳散在他的脸上,少年温润如玉,俊逸无双,“一点东西都不让他查到,就变得有蹊跷了。”

“师兄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言家那边暂未传来什么消息。”白术说道,“就是小姐来信了,问您什么时候回去。”

提到纪绵希,纪衍诺的神色软了下来,笑着说道,“才几天不见那个丫头,还真是想她。”说着纪衍诺放下手中的书,提笔开始给纪绵希回信,出来这么久了,一封平安信还未写呢。

“对了,你将薄凝露给宋姑娘。”纪衍诺想起小姑娘白嫩的手红肿一片,便忍不住皱眉,低声吩咐道。

宋长宁气呼呼地从纪衍诺的书房出来,拐角处,便与一人撞了一个满怀,额头撞得生疼,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正欲发作,头顶传来一道含有怒气的声音,“谁呀!不看路嘛!”

“周姐姐。”宋长宁这才看清,竟然是周舒鱼,她也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痛苦像。

“撞疼你了?”周舒鱼连忙上前查看小姑娘的额头,整个小姑娘娇娇嫩嫩的,结拜的额头红了一片。

“没事,没事。”宋长宁揉了一下额头,疼的眼泪都快出来,她的皮肤本来就娇嫩,方才撞那一下,真真的疼。

周舒鱼还好,她是习武之人,磕碰本就是常事,方才只不过是心里有气,借题发挥。

“没事就好。”周舒鱼被苏祉延点起来的火已经下去一大半了,伸手揉了揉宋长宁的头,她家里也有表妹,一个是五大三粗,像是一个男子一般,一个整日里哭哭啼啼,伤春悲秋,时不时地就心口疼,好似一碰就碎。

跟宋长宁相处以来,这个小丫头活泼开朗,古灵精怪,有时也有些娇气,但是不妨碍她招人喜欢。

周舒鱼真心将她当作是自己的妹妹。

“方才怎么这般不当心?”周舒鱼问道,“看你一脸郁结,可是谁惹你生气了?”

一提到这个宋长宁的脸就垮了,看向周舒鱼,问道,“周姐姐,你觉得讨厌嘛?”

“不讨厌了,你还挺可爱的。”周舒鱼笑着说道,“你怎么会突然这样问?”

“还不是因为纪衍诺。”宋长宁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不开心地说道,“这个人忽冷忽热的。”

“我看纪公子对你很好啊。”忽冷忽热,这让周舒鱼想到了某个人,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一提到跟她回家,就变脸。

“好嘛?”宋长宁扯了一下手边的叶子,说道,“他对我才不好呢,在京城就是这样,本公……姑娘还没有讨好过谁呢,他看着对我好,实则一点都不把握放在眼里。”

“纪公子待人温润如玉,你又是他表妹,怎么会不把你放在眼里,我看纪公子就对你很好啊。”周舒鱼安慰道,“你看那日他见到你多担心你啊。”

“他那算什么担心。”宋长宁挫败地说道,“他只是看在我姨母的面子上罢了。”

“你说他对我好,你是没有见过他对纪绵希有多好。”宋长宁像是倒豆子似的,说道,“他对纪绵希简直就是有求必应,要星星绝对不给月亮……”他家哥哥对她也好,可是宋长宁还是贪心,想要纪衍诺对自己也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表面看起来对自己照顾有加,实则心里一直在疏远自己。

“周姐姐,你说这男子都擅长变脸嘛?”宋长宁问道。

周舒鱼神情微变,语气有些落寞,“是啊,男子都擅长变脸。”

“哎。好烦哦。”

##

月亮悄悄地升了起来,夜风送来淡淡的湿润。小厮挑拨了一下灯芯,烛火瞬间旺了起来,屋子里亮堂了一些。

纪衍诺处理完事情,揉了一下发酸的眼睛,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亥时了。”小厮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说道。

竟然已经这么晚了,纪衍诺起身走出去,院子十分寂静,除了偶然的虫鸣声,晚风微凉,似乎带着湿气,忽然想起白日里被百药鸟着咬伤的宋长宁,不知道有没有乖乖地上药,心里这样想着,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宋长宁的住处,一看天,想必已经休息了,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

“来来来,我们一起喝!”

声音似乎从屋顶上传来,纪衍诺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屋顶上坐着两人,其中便有宋长宁。

他眸子微沉,大步走过去。走近了才看见小丫头手里拎着一个酒壶,月色之下,脸颊酡红,一旁的周舒鱼拿着一个酒坛,两个人碰了一下,扬头喝了起来。

“周姐姐,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宋长宁手搭在周舒鱼身上,显然已经醉了,“我好喜欢你啊,周姐姐。”

一旁的周舒鱼醉的更厉害,站起身子,拉着宋长宁,说道,“我对你颇有眼缘,要不我们两个义结金兰怎么样?!”

“好好好。”宋长宁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周姐姐,你别晃,我都看不清你了。”

“我没有晃。”周舒鱼你把拉住宋长宁的手,说道,“是你晃了,来来来,我们义结金兰。”

宋长宁脚步一虚,差点摔下去,下面看着的纪衍诺,心猛地跳了一下。

“宋长宁。”他快步走了进去,扬头看着屋顶上两个醉醺醺的姑娘,颇为头疼。

“咦,我怎么听见有人叫我?”小丫头显然已经醉的分不清什么了,周舒鱼打了一个酒嗝,说道,“没人叫你,你肯定是幻听了。”

“对,是我幻听了,我们接着拜。”说着宋长宁拉着周舒鱼就要弯身。脚下的瓦片忽然滑了下来一片,落在地上,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响亮。

“宋长宁,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别动!”纪衍诺显然生气了,这个小丫头简直比纪绵希还要难搞。他唯恐宋长宁脚下一个不注意,就摔了下来。

“谁在说话?”宋长宁一低头,便看到了纪衍诺,吃吃地笑了起来,“原来是鹤轩哥哥啊。”说着就要往前走,周舒鱼一把拉住她,醉眼朦胧,“哪里有什么鹤轩哥哥?”看见纪衍诺,也笑道,“原来这个就是鹤轩哥哥啊。”

一旁的宋长宁不乐意了,说道,“那是我的鹤轩哥哥,你不能叫!”小丫头说着一把挣脱开周舒鱼的手,然后一个不稳,身子向前一倾,整个人就摔了下来,纪衍诺心里一揪,飞快上前,将她稳稳地接在了怀里,小丫头一身酒气。

“我也要下去。”周舒鱼摇晃了两下身子,整个人都不稳。

纪衍诺见状,连忙说道,“周姑娘,小心!”

他的话音刚落,周舒鱼整个人便掉了下来,纪衍诺正准备去接,身边的小丫头身子一晃,他连忙扶住他,那边周舒鱼已经摔了下来。

宋长宁见周舒鱼摔了下来,竟然吃吃地笑了起来,纪衍诺有些头疼地看着两个酒鬼。

此时苏祉延办完事,从外面回来,听见动静赶了回来,一进来便看到周舒鱼从房顶摔了下来,连忙走过去上前查看,“有没有摔疼啊?摔在哪里了?”

周舒鱼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