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六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67 2021-09-07 00:36

孟媒婆连连应下,没多久便起身离开,又急匆匆地去了董府,她本以为这门亲事会说不成,谁知到了董府出了董夫人反对外,董家的小儿子一口应下了,干脆利落。

“有劳孟媒婆再去宸王府说一声,我董凌信答应她的所有要求。”

“胡闹!”一向温柔的董夫人也忍不住发了火,说道,“哪儿有男子以后一妻的道理。”架子便摆上了,这宸王妃也欺人太甚了吧!董凌信听了却爽朗一笑,这倒是宸王妃的作风。

“信儿,你笑什么?”董夫人不解地问道,她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儿子了,莫非是被气的?

“母亲,这宸王妃也是为叶四小姐好,怕在我们家受了委屈。”

董夫人因为守着外人在,我不好意思说宸王府的不是,白了自家儿子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董凌信见自家母亲脸色依旧不好看,于是拦着董夫人的肩膀,哄道,“母亲,您想一想啊,平时宸王妃可是把叶四小姐放在心尖上的,她担心也是人之常情,再者就算宸王妃不提这个要求,儿子这一生都不会再娶别的女人。”

董夫人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见他的眼睛里满是认真,“信儿,你说什么?”

“母亲,儿子喜欢叶四小姐,是一世一双人的喜欢。”

一世一双人人的喜欢?!虽然董夫人听不懂,但是她的儿子明确地告诉了她,非叶四小姐不娶。董夫人是一个守着纲常礼教的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对于她儿子的话,她也是言听必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对孟媒婆说道,“去回宸王妃吧,我们应下她的要求,不会亏待了叶四小姐,明日我便亲自上门提亲。”

孟媒婆一听喜上眉梢,这一桩亲事要是成了,她孟媒婆的名声在京城可就又大了起来,给宸王妃的妹妹保了媒,这说出去,可要叫整个京城的媒婆都羡慕的,连连应下后,连茶都顾不得喝,直接去又跑到了宸王府,不过这次叶浮珣没有见她,而是传话给了周姑姑。

此时的叶浮珣正在蘅芜苑听叶玿璃弹琴。

一曲既终,余音绕梁,一旁的小若素率先拍着手笑道,“姨母弹的琴真是太好听了,我也要跟姨母学弹琴。”

叶玿璃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好啊,改天姨母教你。”

小若素又缠着叶浮珣陪她玩,叶浮珣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乖,母妃要跟姨母说一些事情,你跟青画她们去玩好不好?”

“母妃,你很久没有陪素儿玩了。”小若素低下头,委屈地搅着自己的肥胖胖的手指,这几天叶浮珣一直忙着宋寒濯回来的事情,的确有些忽略小若素。

青画上前哄道:“小小姐,你要听话,王妃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奴婢来陪你玩好不好?”

“一会儿母妃忙完了,跟你一块儿去玩好不好?”

小若素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跟青画说道,“画姨,我们去花园放风筝吧。”

“好。”

青画宠溺地牵起小若素的手,福身退了出去,叶浮珣从青若的手里接过一份礼单,递给了叶玿璃,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嫁妆。”

叶玿璃一愣,她知道叶浮珣跟平乐候妃最近正在张罗她的婚事,但没有想到这么快,低头一看,整整两大张礼单,密密麻麻,几乎是叶浮珣一半的庄子跟铺子,“姐姐,怎么这么多?”

“你是我妹妹,二叔跟婶母不在,我自然要替你张罗好,你一个姑娘家身上多一些嫁妆在婆家能够挺直腰板,不至于受委屈。”此时的叶浮珣不是杀伐果断的宸王妃,而是一个担心自己妹妹受委屈的姐姐。

“今天董府传来了消息,明天董凌信就会来提亲。”叶浮珣握着叶玿璃的手说道,她打量着已经长开的叶玿璃,笑道,“我跟平乐候妃商量了,让你今天过年之前就出嫁,虽然时间有些急,但是平乐候府跟宸王府一块儿准备,应该来得及。”

“姐姐,为什么这么急啊?”叶玿璃不解地问道,离过年只剩下一个半月了,过了年在成婚也不迟啊。

叶浮珣笑道,“姐姐这不是怕你着急嘛?”

“姐姐,你又取笑我。”叶玿璃俏脸一红,低着头不去看叶浮珣,目光又撇到了桌子上的礼单,抬头说道,“姐姐,这嫁妆实在太多了,你之前还给了我叶府的一部分嫁妆,现在又给我这么多,哪儿用的到啊?”

“听话。”叶浮珣示意筝儿把礼单收起来,筝儿看了一眼自家小姐,拿起桌子上的礼单进了内室,只听见叶浮珣对叶玿璃说道,“姐姐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以后就要看你自己了,你是宸王妃的妹妹,平乐候妃的义女,在董府谁要是敢给你脸色看,给你委屈受,千万不要不吭声,该硬起来就硬起来,明白吗?”

“姐姐,你今天好奇怪哦。”叶玿璃奇怪地看着叶浮珣,今天的叶浮珣怪怪的,让叶玿璃有些摸不着头脑。

“哪儿里怪,我这不是担心你过去受委屈吗?!”

“这不是还早着了嘛,姐姐干嘛那么担心啊。”叶玿璃只当叶浮珣是担心她,撒娇地将头靠在叶浮珣的肩膀上,又想到最近府里发生的事情,偷偷打量着叶浮珣的脸色,见其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这才放下心来,以前府里只有叶浮珣一个正妃,宸王又不在家,所以叶玿璃住的也自在,现在宸王殿下打仗回来,还带回来一个侧妃,叶玿璃这个外人在这么住下去就有些说不通了,还好一个月后她就样嫁人了。

“小小姐,你慢一点。”青画在花园里担忧地看着牵着风筝满地跑的小若素,恐怕她扳倒受伤,小孩子难免玩性大一点,在宸王府的小若素完全没有了在边北的早熟,越来越表现出她这个年龄段的好玩。

“画姨,你看我可以把风筝放很高。”说着小若素一边跑一边向后看飞起来的风筝,一个不留神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一下子撞到了在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一个尖利的女声,“侧妃娘娘,您没事吧,哪儿来的野孩子这么不长眼。”

整个宸王府都宠着这位新来的小小姐,还没有一个人敢对小若素这么凶,小若素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被子里撞了一个趔趄的人儿。

“小小姐,您没事吧?!”青画忙上前扶起小若素,杏眼瞪向刚才说话的丫鬟,又撇了一眼被撞到的慕容,不卑不亢地说道,“野孩子?你有几条命敢这么对小小姐大呼小叫?!”

那丫鬟是新买进来的,对宸王府还并不了解,只知道宸王妃并无子嗣,所以一看到这么大一个女孩子,还以为是下人的孩子不懂事在花园里玩耍,结果一听青画喊眼前这个像陶瓷娃娃一样的女孩为小小姐心里一惊,不知所措地看向慕容,只见慕容弱弱一笑,低头看向小若素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小若素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又想到这几日下人们议论,听见方才那个丫鬟见眼前这个女子侧妃,跟她母妃只差一个字,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口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倒是吓到青画了,顾不得跟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计较,转身查看小若素是否受伤。

这小若素自从来了宸王府还没有哭过,平日里即使自己摔倒了或者受伤都会自己一个人站起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号啕大哭。

慕容显然也有些束手无策,小若素这么一哭,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丫鬟小厮,好像她这一个大人欺负了一个小孩子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一道低沉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众人望去,宋寒濯一身紫色蟒袍,玉冠束发,剑眉星目,大步走来,看见一脸泪痕的小若素剑眉微绉,低下身子,温柔地给小若素擦了擦泪,温声问道,“父王,素儿好痛。”说着举起一双被磨破皮的小肉手,两只手都开始冒血,可怜巴巴地说道,然后指着一旁的丫鬟抽抽涕涕地说,“她还骂素儿是个野孩子,母妃说,素儿不是野孩子,父王,素儿是不是野孩子?”

“不是。”宋寒濯单手抱起来小若素,这小家伙跟叶浮珣待久了,眉眼之间还真跟叶浮珣有几分相似,“你母妃呢?”

“母妃在姨母哪儿里。”小若素仿佛并不打算放过那个已经吓得像个筛子一样的丫鬟,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道,“父皇,母妃说说谎的人是会受到惩罚的,对不对?”

宋寒濯眉眼含笑地点点头。

“那这个姐姐说我是野孩子,她就是说谎了,是不是也要受到惩罚?”小若素指着慕容身后的小丫鬟说道。

宋寒濯撇了一眼身后的丫鬟,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打算怎么惩罚她?”这小丫头的不吃亏的劲,倒是随了某个小女人,怪不得某个小女人这么喜欢这个小丫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