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一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39 2021-09-07 00:36

几辆马车缓缓行进京城,十年了,她还是回来了,依旧是熟悉的街道,热闹的叫卖声,两旁的建筑似乎也没什么变化,这行人不知道换了多少。

“青若姐姐,这京城还是这么热闹啊,好久不见这么热闹的街市了。”青琴笑着说道。

“既然回来了,回头让青颖带你是逛逛。”青若放下车帘,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青颖已经派人把雪斋打扫出来了,我们就住在雪斋吧。”

“紫凌王不是已经派人把县主府收拾出来了吗?”

“住雪斋吧。”青画说道,“当初县主从紫凌王府搬出来的时候,就直接去了雪斋,如今回来,自是不想住县主府。”

“劳烦云侍卫把郡主送到雪斋吧。”一个小丫鬟下了马车忙跑到车队前面,其声音让坐在马车里的宋寒濯听得一清二楚。

“可是……”

“云厉,照她说的办。”低沉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宋寒濯自然知道青若在想什么,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洛安郡主刚落脚,宫里的赏赐便下来了,沉寂了十年的京城再一次迎接了新的人,而且这位人物还是之前将京城搅得天翻地覆的紫凌王妃之女,一些大家之门纷纷翘首以望,见宫里的赏赐源源不断,可见十分受重视。

之前这洛安郡主没有回京的时候,这习水的赏赐可没少过,从太后到皇后,有什么好玩的都送到习水去,可怜在这皇室,这洛安郡主虽然是义女,那也是相当受宠啊。

“去给郡主梳妆,一会儿进宫谢恩。”青若吩咐汀兰郁青,自己焚香净手,拿起桌子上的香对着屋内高挂的画像,虔诚地拜了拜,“小姐,奴婢带着郡主回来了,希望您的在天之灵,能够保佑郡主一切平安。”画像上的女子带着浅浅微笑,如同天上的仙子一般,时间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身穿一件淡粉色的宫装,腰束素色缎带,盈盈一握,衬出婀娜身段,头挽飞星逐月髻,未施过多粉黛,那一双带着几分灵气的大眼睛,微微低垂,身后跟着均一身青色衣裙的青若等人。

刚进云霄殿,就听见太监的禀报声,那尖细的嗓音,让洛安郡主微微蹙眉,要不是身后有青若在,她早就拿银针封住那太监的哑穴了。

两个宫女打开门帘,德宁太后正襟危坐在正坐之上,左手侧坐着一身红色宫装,头戴九头凤簪的唐凤初,眉眼间带着温柔,同样也带着凛然的威严,目光落到洛安郡主身上,带着许些温和,而右手侧坐着一个十分妩媚女人,一身鹅黄色的宫装,显示出玲珑的身段,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其余的要么没有唐凤初端庄大方,那么没有那女子妩媚多姿。

“素儿扣请太后圣安。”洛安郡主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虽然这洛安郡主调皮顽劣,但是却十分懂礼数,她的礼仪是青若请了有名的礼仪之家——汪夫人交的。

“快起来。”年轻时艳压群芳的越贵妃,如今的德宁太后,还是没有抵过时间的侵蚀,两鬓已经生了华发,也没有了当年的凌厉气势,如今的她如同一个慈祥的老人,招手让洛安郡主起来,“到哀家这里来。”

洛安郡主起身,乖巧地走过去,德宁太后慈祥地打量着她,笑道,“皇后,你瞧瞧这孩子一转演长这么大了,还长这么好看。”转而赞许的看着青若,“青若辛苦了。”

“太后娘娘,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青若不卑不亢地说道。

“是啊,走的时候这丫头才那么高,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姑娘了。”唐凤初欣喜地看着洛安郡主。

“皇后娘娘,素儿记得您,娘亲经常带素儿入宫,您还抱过素儿呢。”

“本宫一直就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妙人能够让太后和皇后娘娘如此挂念,今日一见,果真一个清秀的丫头啊。”祝贵妃娇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洛安郡主,眼里带着蔑视,不过就是一个过世的县主义女,能够进宫已是天大的恩赐,还在这里讨好。

洛安郡主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在习水的时候就听说宫里的祝贵妃娘娘长得比那妙香坊的花魁还要好看,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在娘娘面前,本郡主也能只能用清秀两个字了。”洛安郡主讽刺的看了一眼祝贵妃暴露出来的胸脯,眼里的全都是不屑。

“放肆!”祝贵妃拍桌而起,怒瞪着洛安郡主,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这么顶撞她,“你竟敢把本宫跟花魁比?!”

洛安郡主一脸无辜的模样看着祝贵妃,“本郡主说错话了吗?这是在夸娘娘漂亮啊?贵妃娘娘怎么能在太后娘娘这里拍桌子呢?从小娘亲就教导素儿,在长辈面前就要谦卑恭顺,怎么到了娘娘这儿就变了?”而后又可怜兮兮地看向德宁太后,“太后娘娘,素儿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德宁太后厌恶地看了一眼祝贵妃,轻拍着洛安郡主的手,“哀家的素儿说的没错,有些人啊,就该好好学学礼仪,来人。”德宁太后扬声唤道,“祝贵妃以上犯下,敢在哀家这里拍桌子,罚她抄写《女戒》两百遍。”

《女戒》两百遍,某个小女孩心里开始洋洋得意了,她可是尝过抄《女戒》的苦,想当初她跟吴家嫡女打架,青若姑姑可没少罚她。

祝贵妃狠狠地瞪了一眼洛安郡主,德宁太后竟然为了这个小丫头片子罚她?!守着德宁太后她又不好发作,只能咽下这口气,“臣妾,知错了。”

这祝贵妃宠冠六宫,就连皇后有时都被她压一头,如今这个洛安郡主三言两语就让她受了罚,中妃嫔看了心里十分解气,看着洛安郡主也顺眼多了。

“母后以儿臣看,这个丫头的嘴啊,还真是跟她娘亲如出一辙,都是不饶人的主。”唐凤初笑道,随即笑容又微收,时至今日,提到叶浮珣她还是有些刺痛,当年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中毒到和离,再到最后的离开,完全出乎了唐凤初的反应。德宁太后见唐凤初脸色有异,随即说道,“今天哀家高兴,你们可都要开心,不许扫哀家的兴,今儿哀家就留素儿在这云霄殿里用膳,青若你们也一起吧。”

雪斋。

洛安郡主露了一个小脑袋,看你的屋里的情况,一旁的汀兰郁青给她使眼色,小声说道,“郡主,青若姑姑正生气呢,你赶紧进去吧。”

正张小脸都皱成一团的洛安郡主,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低着头,小声说道,“若姨,您找我啊。”

“跪下!”青若转过身来,指着叶浮珣画像前的软垫说道,洛安郡主委屈地跪了下去,“你可知错?”

“素儿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洛安郡主小声说道。

青若杏眼为瞪,“你还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谁准你顶撞祝贵妃的?”

“谁让她奚落我的?”

“你……”气得青若抄起一旁的软尺,“你知不知道这是京城,不是习水,由不得你半点胡来,这里的人是会吃人的?!”

“素儿有分寸。”洛安郡主抬起头倔强地说道,“若姨,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有分寸的,初入京城岂能让人感觉到我是好欺负的?以后我如何在京城立足?再者,今日我若不莽撞一点,让外人以为我是一个嚣张跋扈的郡主,她们岂不是更防备着我?”洛安郡主轻轻扯了一下青若的衣裙,“若姨,娘亲能保我十年,她能保一辈子吗?只要我有郡主的头衔和封号,我的命运就只能交给皇室,而我要想在京城里踏出一片天,就不能软。”

“谁允许你想这些的?”青若扔下手里的软尺,“你就在这里对着你娘亲的画像,好好面壁思过!”

“姑姑,朱雀街叶府的叶公子来了。”

说起叶修安,当初叶翰良事情一出,闹得满城风雨,这叶家姐弟算是把京城搅得天翻地覆,而玄睿帝又看上了叶修安的才华,本想加官封爵,却没想到被叶修安以少年白发视为不吉给拒绝了,虽然在京城没有任何官位在身,但京城里的王孙贵族都会给其几分薄面,称其为叶公子,而他是玄霄阁阁主的身份一直也被隐藏的很好。

“快请。”青若收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道。

“你来这儿干什么?”一道娇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温言看见一头银发的叶修安,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提裙走到门前,奚落道,“叶公子不去和贵公子们风流快活,来雪斋做什么?”

叶修安见了温言也没有了平常清冷贵公子的面孔,手中折扇一开,“本公子是来看素儿的,不知道这明月阁的温姑娘又是来做什么的?”

“我也是来看素儿的。”说着一把推开叶修安,抬步走了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