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63章 最佳之计

嫡女归 云舒 2556 2021-09-07 00:36

“我说太子弟弟,”楚王杵着大脸往纪衍诺跟前凑,想是要看清楚他的神色,“皇兄今儿个才知道叶良媛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嘿嘿。”

纪衍诺的眸心骤然闪烁了下,一掌推开楚王:“不过是保护府里人员安全罢了。”

“真那么简单?”楚王继续嘿嘿一笑,摸摸胡子道,“皇兄怕不尽然。”

“那么闲就继续去北大营练兵。”纪衍诺拿起公文,“徐安,送客。”

“哎!”楚王被徐安请着往外走,扭头冲纪衍诺喊道,“皇兄这正事儿还没说呢!看在皇兄救了你家良媛的份儿上,那一万两要不减免一半?”

“免谈。”纪衍诺嘴角一勾。

楚王耷拉下肩膀:“那宽限半年成不?”

“最多三个月。”

“……好吧,”楚王认命地往外走,“太子弟弟,佛诞节你好歹去大佛寺溜溜,成日关在屋子里处理公事不嫌累得慌么?”

送走了楚王,徐安又返回到书房,正好带来了暗卫传回来的消息。

纪衍诺听了,食指在桌上轻叩:“那群黑衣人尽数服毒自尽,定然不是普通的山贼。”

想起在天下第一楼的飞刀,纪衍诺眯了眯眼睛,“仔细去查,看能不能揪出蛛丝马迹。”

“回殿下,已经安排下去了。”徐安应诺,想了想又试探道,“殿下,您……要不要去大佛寺?”

纪衍诺挑眉,扯起一本公文冷声道:“本宫很闲?”

徐安忙闭了嘴。

屋里头安安静静的。

只剩纪衍诺偶尔翻动公文的声响。

不过,今日这翻动公文的声响,似乎和往日不大一样。

声响快了些,又重了些。

仿佛带了些不耐。

徐安瞧瞧抬头往书桌方向望去,正好与纪衍诺对视:“备马!”

纪衍诺蓦地站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殿下,您这是去哪……”徐安忙快步追上。

“大佛寺。”

大佛寺是佛诞节这日无比热闹的地方,吸引无数京城世家慕名参加节气活动,太子府的妃嫔也在大佛寺庭院安置过夜,以便隔日一早前往听大佛寺高增的讲经。

分配给太子府的庭院占地面积广阔,除太子妃和太子侧妃各有一处小院外,其余嫔妾皆有独立的厢房可供居住。

太子妃梳洗过后,由着碧翠和碧柳替她捏肩捶腿,靠在椅上半阖着目。

白日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尤其是与几位王妃的对话,历历在目。

今天齐王妃没来,她不过随口问句原因,哪知却被晋王妃给嘲笑了。

“太子妃还不曾听说吗?”晋王妃眼里写着同情,那同情是针对她的,“齐王妃不久前刚有了身孕,在齐王府里安心养胎呢,哪能像咱们这样无事一身轻,可以出来四处晃悠呀?”

“哎,这倒也不是,我还是不如妹妹清闲。前几日安安淘气玩水,差点得了风寒,”她担心地叹口气,“幸好这两日养好了,不然我这个做母亲的,怕是也没那心思出来一游。”

太子妃想起这一幕,依旧气得面色铁青。

晋王妃最爱拿她没有子嗣一事出来笑话她。

缓缓地睁开了眼,太子妃朝碧翠摆了摆手:“都不用捏了,去给我斟杯茶过来。”

碧翠碧柳停了手,取来温茶:“娘娘,可是有心事?”

“还能是什么事?”太子妃饮着茶,悠悠叹了口气。

“你们说,今日叶良媛躲开一劫,是不是代表了她这个人还算颇有运气?”

碧翠想了想:“说不定是因为在这大佛寺福地里头,受了佛祖庇荫。”

不然换了旁的时候,两个女子一个车夫,对上那么多黑衣人,能活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谁会料到楚王去南大营练兵,正好出来跑马给顺道救上了。

太子妃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氏和卢美人此番设计不成,叶良媛全身而退……看来,本宫该是时候好生想想了。”

她本也恨不得亲手掐死叶良媛的。

只是得母亲自幼教诲,妾不可不防,但最佳之计就是善加利用。

妻妾和睦,儿孙满堂,才是当家主母最成功的之道。

她虽然嫉妒叶良媛,可是就算掐死了这个叶良媛,难保日后不会还有何良媛,李良媛。

妾如流水,永不休止。

而她这个正妻之位,才是屹立不倒的。

要如何助力殿下登上高位,如何成为引领后宫的中宫之主,她的目光绝对不能太过浅薄。

自从她嫁入太子府,太子就不曾与任何嫔妾共寝过。

叶良媛,是除了她和张氏外,唯一一个与太子一同过夜的妾。

说不定,哪天她会有机会怀上太子的子嗣。

如果叶良媛生下男嗣——

太子妃眯起了眼。

那么,她身为太子妃,就可以将孩子接到膝下抚养。

等日后自己生了孩子,再让养子扶住亲生子即可。

这样就可以堵上晋王妃那些女人的嘴。

“明日回府后,将卢美人的罪证搜集齐了,”太子妃淡淡道,“本宫承诺过叶良媛,会给她一个交代。”

碧翠和碧柳对视一眼,心下双双一动。

“娘娘,您的意思是……”碧翠胆大,直接问了出口。

太子妃看她一眼,倒也不恼:“叶良媛既然是个有福气的,本宫就保她一保。且看看她的福气,究竟能够有多长远。”

彼时,不远处厢房里,叶浮珣梳洗完毕,刚钻入温暖的被窝里准备睡觉。

无端就打了个喷嚏。

小雨急急给她掖好被子:“小主,您的手脚还是莫要伸出被子,山中夜里凉,容易着了寒气。”

叶浮珣乖乖地把四肢缩回被子中,嘟哝一句:“说不定是谁在背后说你家小主坏话,才会让我打喷嚏。”

小雨噗嗤一笑:“小主,您快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去听大师讲经呢。”

叶浮珣点点头,打了个呵欠,缓缓地闭上眼睛。

就在她快要入睡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传来了‘嘀——’的一声。

惊得她整个人坐了起来。

“小主,您怎么了?”小雨忙又掀开了帐帘。

叶浮珣摆手,重新倒头睡了下去:“我没事。”

在脑海里爆喝一声:“大晚上的想吓死人是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