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43章 一草一木

嫡女归 云舒 2403 2021-09-07 00:36

叶浮珣认真的对着德公公道谢,又道:“德公公嗓子不好,回金銮殿时带上几包我制的花果茶,里边掺和了菊花罗汉果月季等,德公公每日泡上一杯即可。”

“多谢娘娘挂怀。”德公公笑道。

送走德公公后,叶浮珣将圣旨放到西洛手中,自己则入了研香阁中,跟苏清欢一起做香露去了。

她如今还住在东宫,此处一草一木一菜一花都是她当初跟纪衍诺建起。

叶浮珣舍不得,尽管她不喜如此缅怀过去的自己。

“娘娘,起风了,下大雪了,咱们回吧。”西洛怀抱一金丝锦色朱红披风快步走来,抬手欲将这披风给叶浮珣穿戴上。

叶浮珣感叹道;“又过了一年了!”

叶浮珣抬手截住了西洛的腕子,摇头拒绝了这件披风,转头说道:“那便回东宫吧,雪天配上一壶热茶,在亭子里赏景应当是不错了。”

西洛连忙吩咐下去,一人传一人,等待叶浮珣回到东宫。

那独具一格的亭子里也早已摆好了热茶热水,温热手炉,更是有七八个火炉围靠着,一时间,在这与天地接轨的小院里,亭子便成了最暖的地儿了。

“行了,都退下吧,本宫想一人在这歇会。”叶浮珣懒懒散散的倚靠在貂绒铺垫的座椅上,随手将紫檀木桌上的手炉拿起来,又吩咐道:“披风拿来吧。”

这寒冬腊月之际,也没必要学个风雅,还是好好保暖为上,若是得个风寒,虽不致命,可总得难受些,叶浮珣如此想到。

她饮着热茶,怀抱手炉,一双清灵的眸子望着这片天地,莫名的,有些许的伤感,也不知道她从前的家如何了,许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现代了。

“娘娘,宫中主管年宴的女官前来觐见。”西洛迈着小碎步,来到叶浮珣都身前,脸上带着些许的歉意,浅声询问道。扰了娘娘的雅兴,只期望娘娘不要怪罪的好。

“哦?筹备宫宴的女官来此作何。”叶浮珣放下手中的琉璃茶盏,惊讶又迟疑,复又恍然大悟,“也当是来本宫这里。便传唤进来吧。”

纪衍诺已登基为一国之主,自己身为王妃,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皇后,这九重宫殿变了个主人,管事的也自然来找她了。

“参见皇后娘娘。”女官三步并两步来到叶浮珣身前,步子虽快,却依旧不缺失美感,恭敬行礼问安道。

叶浮珣听见这“皇后娘娘”的尊称,眉头微蹙,径自忽略了这个称呼,免了眼前人的礼。

“谢娘娘。”女官起身,复从袖中拿出一册子,双手托着,浅声语,“这册子是奴婢结合以往年宴的详情,重新规划的,请娘娘过目。”

复又添上一言:“皆是按照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喜好来的,劳娘娘看看是否妥当。”

西洛接过女官手里的册子,呈递给叶浮珣。叶浮珣胡乱的翻弄了几下,隐约看着内容与去年年宴相仿,只不过是因着当权者喜好改了些细节罢了。

“如此甚好。”叶浮珣颔首,认可了这册子,允了年宴的安排。

这厢女官前脚刚走,后脚便来了御前总管太监。

“参见皇后娘娘。皇上已搬入了金銮殿中,这不赶紧赶慢的将旨意颁了下来,说是让娘娘您易居凤鸾殿。”

凤鸾殿,乃是历代皇后的寝殿,彰显着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地位。

叶浮珣用护甲拨弄着紫檀木桌上的半蛊玉棋,低首垂眸,将一缕莫名的情绪掩盖的严严实实,片刻才开口说道:“如若本宫记得不错,椒丰殿临御花园更近吧。”

听着这无头无脑的话语,总管太监的身子弓的更低了,只恳恳切切的回答道:“娘娘记得不错,椒丰殿是离御花园最近的宫殿。”

“那便搬去椒丰殿吧。”叶浮珣起身,脚步轻移,朝着寝室的方向,淡漠的声音飘落在空中,“本宫颇喜御花园的花花草草,椒丰殿甚得本宫心意。”

“这……”

总管太监愕然看着叶浮珣渐行渐远的身影,无奈的看着西洛,只盼着西洛能够给他支个招,免的回去被骂。

西洛福身,浅声说道:“您便如实禀报即可。主子的喜好岂是我们这些做奴婢的能够操控的。娘娘喜欢椒丰殿的风景,这是事实。”

总管太监略微思考一番,点头称是,随回宫复命。纪衍诺知晓了叶浮珣的选择,只沉默了半晌,留下了句,“随她”。

年宴如期而至。与以往不同的是,落座在大殿高座的两人变成了纪衍诺和叶浮珣。

一朝天子一朝臣,年宴之上,朝臣赞新帝治国手段超凡,臣妇称新后六宫打理井井有条,端得是些子骗人哄鬼的胡话,左耳朵入右耳朵,别当真就好。

最后一波命妇朝拜结束,叶浮珣撤下彰显皇后的九鸾凤冠,斜斜的倚靠在软榻上,言语间有些嗤笑:“这当皇后可真不是个容易的差事,到不知晓为何又数不尽的女子都贪恋这个位置。”

言语之间,竟是把皇后当成了个苦差事,颇有不愿意当的意味。阖宫上下的婢女皆低首敛眉,只恨不得自己没听到这番话。

只有西洛敢搭句腔,却也只是说了句:“娘娘您说笑了。”叶浮珣浅笑,暗自低语,她从来没有说笑,皇后之位,非她想要。

年宴过后,又过了月余,便迎来了春意盎然的初春。柳枝抽了枝条,墙角处不显眼的地方的迎春花已含苞待放了。

早朝。伴着随侍太监的一声高喝,这金殿中最为尊贵的人到了。

“臣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此起彼伏的参拜声响起,从太和大殿传至皇宫深院,阖宫上下,无人不晓。

“免。”纪衍诺落座,明黄的皇袍遮盖住了金灿灿都龙椅,抬手威严说道。

大臣起身整装,随侍太监高喝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早朝正式开始了。

“皇上,臣有本启奏。近日江南降水多降水,导致江南水位上升,隐约有往水患的方向发展。”

工部尚书出列,开口说道:“臣请皇上下令,拨发银两,修筑水坝,以防水患来时猝不及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