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75章 爽朗一笑

嫡女归 云舒 2454 2021-09-07 00:36

周围的随侍皆背过身起,垂手低头,装作看不见听不着的模样。

“他们是知趣的。”纪衍诺指着周围,爽朗一笑,遂抱起叶浮珣,大步走进避暑山庄。

待到两人整顿休整好,已经到了下午了。日头悄然朝着西侧移去,金灿灿的光忙照到大地上,把世间衬得格外唯美。

叶浮珣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踱步至亭子一侧,兴致勃勃:“咱们去下边看看吧,现在日头不大,晒不着的。”

复又转身歪头笑言:“你觉得怎么样?”这话问自然是纪衍诺。

“好,随你。”纪衍诺颔首,欣然同意,“你喜欢就好。”

莫约过了一刻钟,走了大概有一半的路程了,叶浮珣突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纪衍诺剑眉微扬,吩咐罗煞拿出的水壶,扭开盖子放到她的手中。

叶浮珣接过,胡乱的饮了几口,有几滴水珠顺着嘴角滑落,流入锁骨中,好不诱人。

“慢点喝。”纪衍诺侧身挡住旁人的视线,抬手轻拭水滴,眸中闪过一丝暗沉。

叶浮珣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瞧着他,莞尔一笑:“我累了。”话落,她伸出双手朝向纪衍诺。

纪衍诺环住她,轻柔的将人抱起,大步朝向山下走去。叶浮珣仰头看他,眸子弯弯的,她就知道,他是最宠她的了。

山脚下,农田里,百姓背朝黄天,拿着锄具埋头苦干。

“是西瓜。”叶浮珣眼神极好,她蹲下身细细观察,“瞧着长势,应该是熟透了。”

“不错,这正是西瓜。不是俺老汉自夸,俺老汉有独门秘籍,种得西瓜比别家更甜。”

老爷爷拿布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笑呵呵的接话:“小姑娘可以尝尝,不甜不要钱。”叶浮珣闻声瞧向老爷爷,两人正巧来了一个对视。

“这……皇后娘娘?”老爷爷混浊的眸子迸发出光亮,肯定的说道,“皇后娘娘,老汉俺是东巷的,多亏了您啊,东巷才能变好……”

老人家这一段絮说,引得周边的百姓都围了过来,他们知晓了来人是皇上和皇后,眼神变得无比热切,纷纷邀请两人前去自家的地儿里。

“这是我爹爹种的瓜,送来给您们尝尝。”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提着一个篮子,羞涩到放到两人面前,“一定要收下。”

无法拒绝小姑娘好意的叶浮珣蹲下身来,轻柔的拉着她的手,轻声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百姓们瞧着叶浮珣接受了小姑娘好意,随即也从地里摘了不少的瓜果赠送给两人,碍于百姓们的热情。

两人接受了瓜果,却也暗自吩咐随侍准备好相应的银钱,用来回馈百姓们。

炊烟袅袅升起,日头逐渐缓缓下降,晕染了天际。

溪水潺潺,泉水叮咚,鸟儿飞上天空叫喳喳,叶浮珣撩开车帘往外看风景,眼睛微眯着,很是享受这大自然的风景。

纪衍诺搂住她的腰肢,将下巴搁浅在她锁骨上,他深呼吸一口气,源源不断桃香涌入鼻端:“好香。”

“正经点。”叶浮珣嗔笑推了推他的胸膛,她伸出手指向天边,“你瞧,今日的是火烧云,太美了。”

叶浮珣的脸色瞬间变得红彤彤,仰脖承受这个甜蜜又十分长的吻。

回到农庄,带来的御厨已经做好了叫花鸡。

香味儿顺着风儿涌入一行人鼻端,香气扑鼻,西洛忍不住吞咽口水:“这香味儿实在是太香了,闻着就令人垂涎欲滴。”

“你倒是个馋猫。”罗煞笑了声,打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这山间的小丫头呢。”

西洛瞪他眼,不由自主嘟嘴道:“那又如何,是丫头我也是娘娘的丫头。”

叶浮珣闻声笑:“不错。”她饶有兴趣的望着西洛跟罗煞的互动,觉得这两人有戏。

“珣儿,莫要看其他男子。”纪衍诺将她抱下马车,遮挡住她看向罗煞的目光。

叶浮珣失笑,她伸手捏纪衍诺的脸,踮起脚尖在他脸颊吧唧亲了哭:“乖,我的皇上莫要吃醋。”

俩人恩爱模样,简直是羡煞了一群还未娶妻的侍卫。

吃过晚膳。

叶浮珣跟纪衍诺在葡萄藤下乘凉,桌上放着切好的西瓜跟香瓜。

香瓜香甜又脆,西瓜瓜瓤十分甜,口感沙,叶浮珣一个人便吃了二个香瓜跟三片大西瓜。

就当她伸手还想拿,纪衍诺阻拦住:“珣儿,莫要吃太多瓜,会吃坏肚子。”

“再吃一片西瓜,好不好。”叶浮珣扯着他的衣袖,明亮又带着几分魅意的杏眼望着他,语气十分撒娇,“就一块!”

这样的叶浮珣,纪衍诺完全无招架之力,他眼神宠溺的望着她:“好,就只能吃一块。”

叶浮珣嘿嘿直笑,她还没拿起一块西瓜,一支箭直从西南方向朝她射来。

变故太快,在场人压根没来得及反应。

纪衍诺距离叶浮珣最近,他将叶浮珣双肩攥住跟自己调换了一个方向。

箭直纪衍诺的后背,他闷哼声,疼晕过去,头无力搁浅在叶浮珣的肩膀上。

“护驾!”德公公惊呼,见此状着急的不得了。

罗煞眸光锐利无比盯着西南方向,他一跃跳上墙头,直朝那个方向追去。

叶浮珣手中脸上都是血,不是她的。

“衍诺,衍诺!”叶浮珣喊了几声,纪衍诺都么反应,她的心脏跳动的极快,一抽一抽,疼的很。

她有些惊慌失措,西洛在旁边急忙呼喊:“娘娘,娘娘,莫要愣着了,赶紧将皇上放到床榻上去,您是大夫啊!”

叶浮珣迅速回神,她强忍住心底的难受,晃晃悠悠站起身,主持大局。

“还好,没伤及要害,只差一点点。只是箭中带毒,此毒应先祛除。”随身来的太医将箭拔去,处理完伤口,大松一口气。

按理而言,叶浮珣医术更高明,应当她来看。但叶浮珣的状态十分不好,她只要一看到浑身是血的纪衍诺,眼泪便哗啦落下,手也有些发抖。

她差一点就要失去他了。

西洛叹口气,斟了一杯热茶,半蹲在地上递给叶浮珣:“娘娘,您莫要害怕,太医说了,皇上无性命之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