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01章 垂手而立

嫡女归 云舒 2429 2021-09-07 00:36

“唔。”纪衍诺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客房里。床榻旁坐着一妙龄少女,“你是?”

李希瑶惊喜的看着纪衍诺,嘴角含笑:“王爷你醒了,臣女李希瑶,丞相之女,今日本想去寺庙上香,没想到阴差阳错的遇到了王爷您。”话落,她垂眸,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

纪衍诺皱眉,淡声道:“多谢李小姐。日后定有重谢。”了解了现在身处何处,他打算先回东宫在另作打算。

“王爷。”李希瑶看着纪衍诺走出房门,眼眸中流落出丝丝不舍,“我派人护送您回去。”

纪衍诺回了东宫,李希瑶也回到了丞相府。经过慎重考虑,李希瑶决定去找自家父亲道明内心所想,她喜欢王爷!

“父亲,女儿有要事相告。”李希瑶垂手而立,站在丞相的面前,父亲虽然一向宠她,可此时毕竟与往常不同,还是规矩的为好。

“怎么了?我听你母亲说,你今日去上香了,可是出了什么事?”丞相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盏,看向李希瑶。

“正是此事。女儿在路上遇见了昏迷的王爷,刚刚便是从王爷处回来的。”李希瑶边说边瞧着丞相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女儿听闻东宫只有王妃一人,女儿想……”

“所以你想如何?”

“女儿喜欢王爷,求父亲成全。”李希瑶跪在地上,眼睛里透出向往。

“这可是救命之恩啊。”丞相手指扣向桌面,浑浊的眼睛眯起,笑言道:“希瑶可想好了,若是决定了,为父便去承乾殿说上一说。”

承乾殿,是皇上的宫殿。

“多谢父亲成全。”李希瑶叩首,脸颊微红,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丞相怕夜长梦多,连忙换好官服进宫去了。待到了承乾殿内,刚巧碰见了纪衍诺也在。

“老臣参见皇上,见过王爷。”

“丞相请起。”皇上抬手虚扶,“朕正想传唤你,听王爷说,你家希瑶救了他,这算是立下大功了。”

“皇上廖赞。希瑶能够救下王爷,也是希瑶的福运。”丞相拱手,谦言,“老臣的女儿希瑶早已心属王爷,还请皇上成全。”

“这……”

还未等皇上说些什么,纪衍诺便推辞自己对李希瑶无感,只说不愿耽搁李小姐,皇上也借此婉拒了丞相。

此后的日子里,李希瑶不依不饶,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打动纪衍诺,于是日日去东宫拜访,而因着她是救命恩人。

纪衍诺也并未拒绝让她进宫,只是每每在李希瑶来东宫的时候借事出宫罢了。

东宫内。

叶浮珣坐在软榻之上,柔夷执医书,可一刻钟过后,还没有翻动的迹象,她的心思不宁,看不进去书。

叶浮珣垂眸,遮住了眸中的伤感,现在的纪衍诺太陌生了,他对她毫无感情,她真的不敢赌自己和李希瑶在他那里谁更重要。

殿内更加的寂静,连针掉在地上都声音都能听到,众人屏息,谁都不远触女主子的霉头。

“梳妆,去仁心草药铺。”

东宫已经不再是她的归属地了,她需要将自己麻痹起来,爱情丢了事业可不能再丢了。

叶浮珣离开东宫便有人去了书房,告知纪衍诺:“王爷,王妃出宫,去的方向是医馆。”

纪衍诺叹口气,他近来的心绪有些乱:“知道了。”

一刻钟后,叶浮珣来到了医馆,换上了简便的衣饰,就开始坐诊了。

“看诊请排队,谢谢。”叶浮珣感到前面突然过来一人,出言提醒道。

“叶小姐医者仁心,倒是忘记我这个朋友了。”

来人是景宇,这几日他多次来医馆找叶浮珣,皆被告知叶浮珣没有来医馆,今日可算是终于等到了。

叶浮珣抬头,眼眸带笑:“原来是景公子,是我的不是,这几日家中有事,今日方才能够脱身,快请进。”

说着,她连忙请景宇进入医馆内部,医馆内部有厢房,是当初为了小住而建筑的。

两人并肩而行,微风拂过,叶浮珣被沙子迷住了眼睛。

“唔。”

“你别动,我来给你看看,来,睁眼别动,给你吹一下。”景宇扶着叶浮珣坐下,帮着她将眼中的沙子吹了出去。

“多谢。”视线不再受挡,叶浮珣连忙拉开和景宇的距离,“前面有个亭子,带你去哪里瞧瞧。”

手中骤然失去温度,景宇有些怅然若失,没有见到叶浮珣的日子里,他日日思念她,他好像,喜欢上她了。

敛去眸中的失落,景宇跟着叶浮珣走到了亭子里。

“来坐,当时建这个亭子的时候,我就想着,以后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可以来这里坐。”可是陪他坐着的人好像丢了呢。

“我很荣幸,可以陪着叶小姐坐在这里。”景宇浅笑,“刚巧这几日闲来无事,想去叶小姐一起去山中游玩,刚好还可以探讨医术,不知道叶小姐可否赏脸?”

“何时?我正有此意想去山林之间散散心。”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天色尚可,不如现在出发?”景宇提议,“刚好我在山中有自己的庄子,待到夜色正浓,还可以烤些野味来尝尝。”

叶浮珣略加思索一番,就拍板要去散散心,传来人嘱咐了一下,至于纪衍诺那里,她觉得纪衍诺也不会去关心自己的去处,自然也不必告知。

普陀山在京城城外,骑马只需两刻钟变能够达到。

“啊——”

站在山顶之上,叶浮珣突然觉得委屈,纪衍诺说不爱她,李希瑶的出现,压垮她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叶小姐你怎么了?别难过,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景宇见叶浮珣流泪,顿时有些慌张,手忙脚乱的拿出纸巾,准备给她擦一下。

“我没事。”叶浮珣避开了景宇,自己用手将泪拭去,“没事的没事的,真的没事的。”这话也不知道是安慰谁。

两人坐在石块上,一时无言。

“我那日见到的,应该是叶小姐的夫君和孩子吧,小家伙很可爱。”

提起纪若白,叶浮珣的脸上满是笑意:“他叫小白,很聪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