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二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47 2021-09-07 00:36

阿黄冲着主人叫了两声,季茯苓不悦地拍拍它的身子,轻声呵斥道,“阿黄,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唐筠珩一出来便看到院子里一人一狗的对视,见那少女固执地要跟一直大黄狗讲道理,讲不通了,还要蹂躏阿黄那毛茸茸的脑袋。

“你跟它讲话,你确定它能听懂。”

季茯苓一回头便看见唐筠珩负手而立,傍晚的清风吹起他的衣袖,竟然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这个男人倒不像一个驰战沙场的将军,而像一个温润尔雅的读书人。

“阿黄很通人性的。”季茯苓伸手抱住阿黄的脖子,朝唐筠珩灵动一笑,眸子里满是促狭的消息,说道,“你知道吗?你跟阿黄是同一天捡到的。”

唐筠珩脸色变得有些微妙,又有些好笑,恐怕全天下除了京城他那位表妹敢这么说她,剩下的也只有眼前这位姑娘,敢把他一个赫赫有名的将军同一条狗相提并论吧。

“这么说,我们俩还是难兄难弟了。”唐筠珩笑着朝阿黄招招说,说道,“阿黄兄弟,过来。”阿黄仿佛听懂了唐筠珩的话,挣开季茯苓的手,便跑到唐筠珩身边,围着他摇着尾巴,哈着舌头,一副讨好的模样。

“真是没良心的白眼狗。”季茯苓看到阿黄那一副奴才狗的模样,便吐槽道。

唐筠珩俯下身摸摸阿黄的脑袋,头也不抬地问道,“我身体三天后,能不能上战场?”

季茯苓一愣,皱着眉头说道,“三天?怎么可能,你可是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不醒三个月,最起码也要休养半个月才能恢复。”

“等不及了。”唐筠珩站起身来,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说道,“现在边北战事吃紧,我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战事如何了?”

“你放心好了,在你昏迷这段时间,外面发生了很多事,宸王殿下奉命来到边北主持战事,打了几场漂亮仗,另外不少人都在大听你的下落,不过我不确定是什么人,所以就没告诉他们你的下落,院子外面有师父布下的阵法,就算是武功高强的人也又进不来,所以你就安心养伤吧。”

怪不得方才他试着走出去,怎么也走不出去,原来院子外面被人布下阵法。

更让唐筠珩吃惊的是,竟然宸王殿下亲自征战,不知道表妹如何了。一想到叶浮珣,唐筠珩就有些归心似箭,抬头问季茯苓,“季姑娘,如果三日不能出去,但是五日后,我一定要出去。”

“不行!”季茯苓坚决地拒绝了,担忧地说道,“你的身体是绝对不允许的!”

“季姑娘,我的身体,我自己了解。”

“我是大夫,你了解还是我了解。”季茯苓强硬地说道,“回去休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说着就要伸手扶着唐筠珩回屋休息。

唐筠珩一把扶住门框,低头定定地看着季茯苓,两个人挨着有点近,唐筠珩温热的气息,能扑倒季茯苓的脸上,痒痒的,只听见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季姑娘,我是一个很固执的病人,所以与其你在这劝我,不去想想这五天,你如何把我的身体调养好,五天一到,不管我的身体好没好,外面的阵法能不能走出去,我都要走,因为外面头千万的将士在等着我。”

听了唐筠珩的话,季茯苓微微一愣,男人眼里那坚毅的神色震撼到她了,她叹了一口气,做出让步说道,“你可以走,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季姑娘请讲。”

“我要你带着我一块儿走,跟你去军营,以你的身体情况,根本承受不了忙碌的战事,身为医者,我有责任把你医好。”

“不可能,那是战场,不是江南,你会有危险的。”

“那就免谈。”季茯苓松开唐筠珩的手,背着手往屋里走了两步,又回头,说道,“五日后,唐公子是走不出这个阵法,所以还是乖乖地等半个月以后,身体好了再说吧。”

说着也不等唐筠珩反应过来,便大步走进了另一件屋子留下唐筠珩一个人看着她发呆。

夜色渐渐的浓了起来,唐筠珩披着一件外衣坐在门口,抬头看天空明亮的月亮,这么美的天空倒是第一次见,也许是睡多了,唐筠珩一点睡意也没有,想了很多事,有边北战事,京城的叶浮珣,宫里的唐凤初自己唐府的娘亲温馨,祖母唐老夫人。

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思乡之情。仿佛压抑的情绪想要喷薄而发,阿黄用它那温热的舌头舔舔唐筠珩的手。

“你说你的主人怎么那么笨呢。”男子温润的声音在夜空中淡淡响起,似呢喃,似叹息,阿黄冲着它轻叫了两声,算是回应。

晚风抚过,撩起的不仅是唐筠珩的发,似乎又撩起了他的心,沉沉的目光落在那抹窗棂的影子上,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经意地微笑。

*************************

“王妃,您不能去啊。”猛一听说叶浮珣要去边北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地劝说着,一身小兵装扮的叶浮珣,伸手拉起青若,“青若,你先起来听本妃说。”

“王妃若是执意要去边北,青若就跪死在这儿。”倔强的青若,躲开叶浮珣手,低下说,一旁的青颖青画等人,也跪了下来,“王妃,边北战事危险,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们该怎么办啊。”

叶浮珣有些头疼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几个姑娘,揉揉自己发胀的脑袋,说道,“有董副将护送本妃去,轻云也跟着本妃去,实在不行还有碧落呢,就算是千军万马恐怕也难以近本妃的身子,你们都多虑了,快起来吧。”

青若跪在地上一声不吭,青颖青画等人再次叩首,说道,“请王妃三思。”

“王妃,您为何一定要去边北呢?”一旁的轻云也开口问道。一心想要去边北的女子淡淡撇了一眼想要倒戈的轻云,“行,今天你们要是敢拦着本妃,就算是拦住了本妃的人,也拦不住本妃的心。”叶浮珣将手里的头盔往桌子上一放,说道,“你们跟在本妃身边有一段时间了,应该很了解本妃的性格,本妃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今日不去,明日本妃也会偷偷溜出去,到时侯不仅没有董副将,就连轻云也不会带!”

叶浮珣狠话一放,沉静如水的目光扫视了一边屋内的人,青若抬眸看了一眼位置上面色坚定的叶浮珣,脸色变了几变,她深知自家主子的性子,就算今日拦住了她,恐怕真的如她所说,自家王妃真的有可能偷偷溜去边北,到时候身边又没有人保护,若出了事,她恐怕会自责死的,“王妃您去边北也可以,奴婢不拦您。”

见青若松口,其他人劝阻道,“青若姐姐……”

青若朝她们摇摇头,接而说道,“您必须带奴婢一起去,在路上有个照应。”

“对对对,王妃您把奴婢也带去吧。”青颖说道。

“不可能,且不说路途遥远,你们都走了,这宸王府谁来打理啊。”叶浮珣见青若等人让了步,叹一口气,起身将青若等人从地上扶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道,“本妃知道你们是为本妃好,你们想想你们若是跟着本妃一块儿去,董副将又得分心来照顾你们,再者,周嬷嬷年纪也大了,你们留下来帮衬着打理府里,青颖又管着庄子店铺,怎能轻易离开?”

丫鬟们见叶浮珣说的合情合理,一时间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只见青若开口问道,“贵妃娘娘跟太子妃娘娘知道您去吗?”

“放心好了,本妃已经写好了信,若是母妃跟凤初姐姐问起,先瞒着,瞒不过了,再把信给她们,不过你们一定要瞒五日。”若是提前说了,越贵妃跟唐凤初就是绑也要把她留下来,所以,就来个先斩后奏。五日,就算越贵妃等人知道了,也追不上她了。

叶浮珣刚吩咐完所有的事情,碧落便不知从何处走了进来,“王妃,时辰到了。”

“本妃知道了。”

青若没想到时间会这么急,忙跑到内室,收拾了一点点心和干果,又拿了白玉散和凝香丸,说道,“王妃您把这些东西带上。”

叶浮珣本来不想带,但看到青若如此坚持,便让轻云收下,在青若青颖等人眼泪汪汪下,转身从后门离开,第二日宸王府便对外宣称,宸王妃身体不适,不见外客。

官道上。

为了赶路程,叶浮珣选择跟董凌信一样骑着马,轻云随在叶浮珣身后,董凌信侧首看着叶浮珣,小声问道,“王妃,要不您还是坐马车吧。”

“董副将,这里哪儿有王妃啊。”叶浮珣笑着问道,一身盔甲倒是让她传出了几分英气,嘴边梨涡盛着流光,“我可是您的随从阿重。”

董凌信哈哈一笑,双腿一夹马肚,加快了行军速度,叶浮珣也紧跟了上去,与董凌信大概有步的差距。

董凌信英气的眉毛微微一挑,没想到京城清雅矜贵的宸王妃,骑马也是英姿飒爽,不输男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