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39章 生老病死

嫡女归 云舒 2370 2021-09-07 00:36

总管公公见状,他何尝不是难受,但是生老病死乃是常事,只能接受罢了。

“王爷您莫要多想,陛下的身子细心照料,会好起来的,倒是您莫要被这些事情压垮了。”

纪衍诺从幼年起,纪衍诺就跟在皇帝身边了,是以他看着纪衍诺的目光,换在平常家也是如一个长辈一般。

“皇上的情况,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纪衍诺自责无比,皇帝如今的样子显然已经病入膏肓,可他作为儿子,竟然是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

若不是那日皇帝忽而昏倒总管公公来报,只怕至今他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总管公公闻言眸色更加湿润,他微哑着声音回想道:“陛下的身体……已然有好几个年头了,不过从前政事繁忙,太医院虽是每月有请脉,但后来此病有了源头,陛下怕传出去便制止了请脉一事。”

“虽然这般,但是陛下也有每日服用药膳调理,只是动不得气,一旦动气便容易怒火攻心。”

纪衍诺闻言,久久未语。

半柱香后,纪衍诺乘坐马车离开,此刻他正在回东宫的路上。

马车内,纪衍诺双眸紧闭,面上看起来无异,可两侧的手却是紧紧的掐在一起,显然对于皇帝的病情,他是十分的在意。

忽而,马车停了下来。

纪衍诺睁开双眼,还未开口,便有一利箭射进了马车,最后嵌在距离纪衍诺手臂半寸的位置。

纪衍诺双眸闪过深意,快速跳下马车,随即便看到戴着斗笠的杀手。

“何人派你们来杀孤。”

纪衍诺眯着黑眸看着面前的人,能在这里堵着他的,显然是知道他的身份,是以他知道,也没有多加隐瞒。

这话音刚落下,便有一人从杀人群中走了出来,纪衍诺看后眉头紧皱。

没想到他在回去的路上,会遇到刺杀,出来的这人还是李希瑶。

“王爷这是什么态度,莫不是不想看到臣妾?既然我们生着不能在一起,臣妾便想与你做一对亡命鸳鸯。”李希瑶哀哀怨怨的看着纪衍诺,还依旧自称臣妾。

她想跟男主做一对亡命鸳鸯想了许久,纪衍诺刚持剑准备对付,却突然眩晕。

一时不备被刺伤,护卫们见状有一人快速报信。

而宫中皇帝听到后,一口气没上来晕厥,朝廷顿时波动起来。

皇上的病情本来就不容乐观,现在这种情况叶浮珣只好在原来的药方上加大剂量。

罢了,皇帝不能动怒,不能有大幅度的情绪起伏,是以在他得知纪衍诺的情况后,也是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迷。

“王妃,陛下如何了?”总管公公看着叶浮珣担忧问着。

叶浮珣抿了抿唇,事情棘手而又糟糕,只是这种话是万然说不出来了,她沉思片刻,最后才开口:“好生养着方可有一丝回转,这几日便要辛劳德公公您好生注意陛下的情况,若是有异常之处,定要及时告知本宫。”

德公公听了后点头应下,将拂尘放置到了另一只手。

叶浮珣转头看向皇帝,微不可乎的叹了口气,她静静的观察了皇帝一炷香的时间,最后正式写下药方。

随后她便急忙离开了皇宫,心中亦是担忧纪衍诺,此刻东宫内必然是有太医进出的,按理来说根本不用她操心。

只是这被刺的人是纪衍诺,她即便之前与纪衍诺之间在她看来有了隔阂,可对方终究是自己心爱了这么久的人,她亦是无法做到冷眼相看,若是不心急那才是坏事。

她急忙到了寝宫,便看见一宫女端着一盆血水出来,当即她便差点没站稳,好在西洛及时扶住了她。

“王妃……”西洛目光担忧看着。

叶浮珣深呼吸了口气,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随即她便踏了进去,随后一眼看到了床上的人。

太医正在写药方,见叶浮珣来后急忙行礼。

整个太医院的人都知晓他们这位王妃可是个不凡的,在医术上面更是有独特的见解,当初容妃生产不易,若不是有王妃在,也早已经一尸两命了。

是以,太医院的太医们,在面对叶浮珣的事情,还是秉承谦虚恭敬之态。

“王爷的情况已经平稳,被刺中的地方已上了上等药,王妃您瞧瞧这”说着,太医便将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补充道:“这是臣为王爷写的药方,王妃看看可有纰漏?”

叶浮珣认真接过,仔细看了起来。

药方上写的都是治疗冷兵器的药材,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如今纪衍诺的情况,她也摸不准,到底是不清楚当初解了蛊毒留下的后遗症,是否会有影响。

叶浮珣快速思索一番,最后才点下头:“便就用此。”

而另一边,传出是李丞相之女,前王爷侧妃李希瑶刺杀的纪衍诺一时,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在府中正准备去受伤的纪衍诺面前刷存在感,以此博得好名头的李丞相,措不及防听到了这个传闻,登时也是吓了一跳,随即而来的是无尽的恐慌。

他万万没想到,纪衍诺受伤,竟然是李希瑶找来的杀手。

听闻这个传闻时,他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这话是从纪衍诺身边的护卫亲口说出,他不得不信啊。

纪衍诺受伤一事可谓是闹的极大,不仅皇帝听后引发昏迷,见就是纪衍诺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李丞相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后果。

毕竟那可是未来的储君啊!更不要说皇帝已经将政事都给了纪衍诺。

李丞相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一想到这事是李希瑶惹出来的事,便恨不得当初直接打死李希瑶。

更是怕极了因为李希瑶一人,而给整个丞相府带来衰荣。

李丞相越想越害怕,马不停蹄进了皇宫,最后跪在金銮殿外边以表忠诚。

期间未有一人管李丞相,李丞相也足足跪了一日一夜,中途还昏过去了两次。

叶浮珣不想李丞相把‘表明忠心’的事情闹大,最后代表还未醒来的纪衍诺见了他一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