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36章 寻找出路

嫡女归 云舒 2512 2021-09-07 00:36

所幸的是,叶浮珣是个聪明的孩子。

临危不惧,且懂得在危机中寻找出路,做得相当好。

“何良娣在牢笼中畏罪自尽,那是罪有应得。”太后看着叶浮珣,恍然想起数十年前的自己。

太后没错过叶浮珣眼底的复杂神色。

叶浮珣定然一时难以面对人命如此轻易消失的事,一如当年的她。

叶浮珣听了太后的安慰,露出感激难言的笑:“叶浮珣懂的,谢谢太后娘娘宽慰。”

太后冲她安抚一笑,眼底充满慈爱,随后又掠过纪衍诺的脸,暗自琢磨着今儿个纪衍诺亲自带叶浮珣过来,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纪衍诺自幼的遭遇,身为长辈来说,很难不为他心疼。

然而这个孩子身上煞气太重,与她一直亲近不起来。

他从齐国一路杀回燕国,短短半年内就取得了皇上的首肯被封为太子,迅速接掌了阿仲身前的势力不说,比阿仲更懂得拿捏人心,牢牢将一切握紧在手里。

那些原本有了希望的皇孙们,哪里会噎得下这一口气?

刀光剑影,各出奇招,无论是明里还是暗地,这些年对付纪衍诺的招数层出不穷。

有时,就连她这个历经数十年风波的老太婆,瞧着也觉得肉紧。

可纪衍诺应对起来游刃有余,一一平安度过,甚至利用各种机会让自己的羽翼更加壮实庞大。

纪衍诺,确实有为君的魄力。

就在太后沉思中,纪衍诺开口了:“皇祖母,何良娣让叶浮珣给孙儿带的酒里,被人下了毒。”

“哦?”太后回过神,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声,“可查出了是何人所下?”

下毒这种事情,三年来纪衍诺经历不下十次,从未有一次中过招,她并没有太过当一回事。

反倒是好奇,纪衍诺为何故意提起?

太后端起一旁的茶,用茶盖拂过茶水,挨近嘴边喝了一口

哪知纪衍诺面上却是一片茫然:“孙儿不知。特意前来求教于皇祖母。”

“噗……”

太后猛地呛了口茶,身旁的嬷嬷忙上前替她拍背,又递了帕子让她擦了嘴,她才清清嗓子:“以哀家看来,这毒应该不是何良娣所下。”

她正沉吟着,就又听纪衍诺回应:“皇祖母英明。”

就,莫名又想咳上一声。

纪衍诺这孩子,今儿个是怎么的了?

智商退化了吗?

她可不相信,什么人下的毒纪衍诺会心里没有谱。

专程来她这儿哭诉,究竟是图的什么?

“事情发生在太子府里,你就没有好生查个清楚?”太后眯起眼,定定地望着纪衍诺。

纪衍诺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瞒皇祖母。当年建太子府的时候,孙儿刚回燕国不多久,所有事情都是由内务府亲自操办。

包括前院后院各处的宫仆,全都是内务府经过挑选送入太子府。”

“加之春日宴上往来人多,这一时,还真是无法下手查清。”

太后缓缓点头。

这倒也是。

建太子府的时候,纪衍诺刚回燕国不久,又是新晋太子,朝中各方势力怕是都借着建太子府的机会,往里头塞了不少人。

想要肃清偌大一个府里头的人,绝非易事,这点太后心中明白。

“太子希望哀家怎么做?”太后问得直截了当。

纪衍诺面容诚挚:“孙儿不敢麻烦皇祖母。只是这事实在复杂,孙儿只想着若是能够得皇祖母指点一二,便就是孙儿的大造化了。”

叶浮珣在旁安静地听着。

就觉得太后和纪衍诺的话里各有机锋,不过她还没有彻底领悟到个中深意,有待学习和进步。

只是不知道,纪衍诺希望太后给他指点什么,而太后又是否会给纪衍诺他想要的指点?

叶浮珣好奇地看看太后,又看看纪衍诺。

就在这时,太后缓缓地放下了手里的茶盏,含笑看着叶浮珣道:“叶浮珣好久没来哀家这里了,今日正好,就和太子一道陪哀家喝个早茶如何?”

叶浮珣眼睛一亮。

太后娘娘这的早茶,可比起她在老家最正宗的茶馆里吃的早茶还要好吃。

纪衍诺闻言,双眼亦是闪过一阵熠熠的雀跃。

太后扫了两人一眼,含笑让人下去准备。

早茶异常丰富,所有叶浮珣记忆中的广式茶点,无一不缺。

“自从叶浮珣你把做澄粉的方法教了御厨,”

太后满意地夹起一只虾饺放在嘴里,“不只肠粉,水晶虾饺,陈村粉,粉果子……好多哀家惦记着又吃不上的点心,都能做了。”

叶浮珣吭哧吭哧地吃着,笑眯眯道:“刘御厨真是厉害,这陈村粉太好吃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流着吃茶点的心得,忽地,太后眼尖地指着前面一碗糖水:“咦?那个是什么?哀家怎么没见过?”

叶浮珣顺着看了过去,笑着说道:“太后娘娘,那是椰香紫米露芋圆。妾身前阵子闲着便让人去寻了材料,做了些芋圆,正好今儿个进宫给太后娘娘带了过来。”

“椰香紫米露芋圆?”太后眼露惊喜,“叶浮珣你是怎么找到芋圆的材料的?”

她在燕国数十年,从来没有吃到过红薯或是芋头,一直以为这个时代尚未有这样的食材。

叶浮珣笑道:“红薯和芋头在燕国是少有的食材,妾身听闻太子府里的下人平日也不会用这样的食材。倒是民间有百姓会将它们当做主食来用。”

“红薯和芋头,这可都是好东西。”太后笑眯眯地挖了一勺放进嘴里,顿时被红薯和芋头那熟悉的味道感动了味蕾。

纪衍诺默默地睇了眼叶浮珣和太后,心下暗自诧异。

换了旁人,就算是他,就算是母后、父皇,在太后面前也没有这样随性的时候。

真是个胆肥的女人。

一顿早茶吃了将近一个时辰,席间充满了太后和叶浮珣的笑谈声,时间过得飞快。

待用过了早茶,太后没有再多留两人,只拉着叶浮珣的手道,过几天再让她进宫陪她说话。

叶浮珣自然是笑眯眯地应了。

穿书这么段时间来,就只有太后这里能给她最亲切舒服的感觉。

像回家了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