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四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02 2021-09-07 00:36

“魏大公子还有事吗?”温言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面带疲倦地说道,“一身无忧使人倦啊,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心情,很适合睡觉。”

“温姑娘好好休息。”魏冥罗依旧好脾气地笑道,只不过眼里的笑意并没有真正达到眼底,温言对着魏冥罗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了内室,睡觉前,对玲儿说道,“本姑娘累了,要休息,晚饭让厨子给留一点就行。”临睡前又特地强调了一句,“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玲儿应了一声,放下温言的床幔,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夜深人静之时,温言轻轻睁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而后扬声叫道,“玲儿。”守在外室的玲儿从睡梦中醒来,听到温言的声音忙跑进去,“温姑娘,您醒了?饿了吗?奴婢去给您准备点吃的。”

温言穿着里衣,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床幔,睡眼迷蒙地说道,“你过来扶我一把,睡多了,身子乏的慌。”玲儿不疑有他地走上前去,刚弯下身子去扶温言地时候,一块抹布迅速捂在玲儿的口鼻处,她挣扎了两下,便晕了过去。

“没想到这古代的蒙汗药还真好用。”温言低头看着已经晕了过去的玲儿拍拍她的小脸,叫了几声,人没什么动静,“玲儿,对不起了,等有机会我一定亲自向你道歉。”说着温言快速脱下玲儿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打扮成玲儿的模样,低着头走了出去。

门口的守卫见出来的是玲儿,也没有盘问,温言低着头快步朝后院走去,来到一个偏僻的墙根下,找出早已埋好的包袱,自己从暗处搬了一个梯子,架了起来,身形敏捷地爬了上去,将包袱先扔了下去,然后坐在高高的墙头上,往下望,一阵眩晕,又回头朝魏冥堇的院子看了看,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跳了下去,本以为会摔个屁股开花,谁知道没有想象中的疼,而是落入了一个怀抱之中,在睁眼双脚已经落地了,而在她面前多了一个冷艳的女子,便笑着对那位女子抱拳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姑娘客气了。”隐秀一直在暗中保护温言,却始终没有露过面,要不是这次看见温言要跳墙,她也不会现身的。

“姑娘,您的大恩大德,我铭记在心,他日相逢必重谢,不过今日我还有一些急事,先行一步了。”

“温姑娘。”隐秀一把上前放在温言的身前,低头说道,“还是请温姑娘跟奴婢回去吧。”

温言吃惊地抬起头打量着隐秀,指着隐秀说道,“你……你……你……不会是魏冥堇的人吧?”可是看隐秀有些面生,“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奴婢隐秀,是奉主子命令暗中保护温姑娘。”

“既然是保护本姑娘的,那就别插手本姑娘的事情。”温言将包袱往身上一背,绕过隐秀就要走。

“姑娘。”隐秀又一次挡在了温言的面前,像一堵墙一样。温言秀眉一瞪,威胁道,“你可以拦住我也可以去告发我,不过——”温言语气一顿,一张绝色的小脸在月光下如同仙子一般,带着淡淡的冷意,“魏冥堇不是让你保护我吗,你要是敢拦我,我就在你面前自残。”温言吃准了眼前这个女子不能把她怎么样,扔下狠话就大步离开,留下隐秀微微一愣,她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人,拿自残威胁她,嘴角微勾,身影一闪,便消失在黑夜里,温言向后一看,没有人了,忙跑了起来,她拿不准隐秀是不是去给魏冥堇通风报信去了。

********************************************

没几日物资便到了浮阳城,叶浮珣命人将设了几个粥棚,每日定时在这里施粥,还有熬制汤药给拿着生病的人,一时间,浮阳城内,有了一些气息,百姓们都知道,有一个长得不仅像天女一样,还有一副菩萨心肠的宸王妃。

“大家不要拥挤啊,每个都有的。”叶浮珣亲自拿起勺子,一碗又一碗地盛着粥,几个妇人在一旁维持着秩序。

“王妃,殿下回来了。”轻云匆匆走过来附在叶浮珣的耳边说道,叶浮珣盛粥的手微微一顿,将勺子交给一旁的人,“你去慈安院接素儿。”叶浮珣为收养拿着孩子们的院子取了一个名字——慈安院,想让这些孩子们平平安安,怀有仁慈之心。

轻云应了一声,将叶浮珣扶上了马车。

一回到军营,叶浮珣便看到了一抹多日不见的高大身影,眼前的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宋寒濯见到来人,淡漠的眸子里染上一层笑意,“本王回来了。”

叶浮珣绝美的脸上放大的笑容,欢快的扑进了宋寒濯的怀里,“你今天怎么回来了?”近日宋寒濯一直在忙布兵打仗之事,很少见他的人影。

宋寒濯嘴角噙着笑,附在叶浮珣耳鬓,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因为本王想你了。”叶浮珣心里一喜,大大方方地回应,“我也好想你。”

“听说你办了一个慈安院。”宋寒濯拉着叶浮珣的手,坐在软榻上,叶浮珣笑道,“是啊,我把浮阳城的孩子们全部接到了慈安院,这些孩子们太可怜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没有了爹娘,还要面对时时刻刻的战争。”叶浮珣信手为宋寒濯倒了一杯茶,说道,“这几日我在浮阳城施粥,又让季公子跟老大夫给城中的百姓出诊,抑制病情,现在浮阳城比我来的时候,要好多了。”某个小女人扬起下巴说道。

“是是是。”宋寒濯附和道,“这都是王妃的功劳。”看着叶浮珣有些得意的小脸,宋寒濯心里软成了片,谁能想到,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宸王殿下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珣儿,你该回京城了。”宋寒濯一双如同黑宝石的眼睛看向叶浮珣,“前一段时间,你身子不好,不宜奔波,如今你身子好的差不多了,还是赶紧回京城吧。”

叶浮珣笑容微收,心中虽然有万般不情愿,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她来这浮阳城也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唐凤初也几次飞鸽传书让她回去,她都拒绝了现在看来是不得不回去了。

“娘亲。”一道脆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抹浅绿色的身影便跑了进来,直接扑到了叶浮珣的怀里。

叶浮珣搂住小小的身影,低头温柔的地笑道,“我的素儿回来了。”见其脸上有一块儿黑,宠爱地掏出手帕擦擦那已经养出婴儿肥的小脸,“去哪儿玩了,跟个小花猫似的。”

“跟阿三哥哥在慈安院玩呢,他教了我还多东西呢。”小若素抬起一张白嫩嫩的小脸,献宝似的一样一样说给叶浮珣听,宋寒濯有些如痴如醉地看着叶浮珣浅笑的侧脸,忽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小萝卜头也不错。

“素儿,过来。”宋寒濯自从叶浮珣把小若素带回来,第一次如此温和地喊小若素的名字,正说的高兴的小若素冷不丁地听到宋寒濯的呼喊,有些怔怔地看着宋寒濯,眼里有些害怕,又有些向往,因为叶浮珣不止一次对她说,眼前这个人是他的爹爹。叶浮珣也是一愣,看着宋寒濯刻意放软的脸,低头对小若素说道,“去吧,你爹爹叫你呢,快过去。”推推小若素的身子,只见那小家伙,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朝宋寒濯走过去,走到宋寒濯身边,小声叫了一句,“爹爹。”

宋寒濯难得温柔地对一个小孩子,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低身问道,“你喜欢跟阿三哥哥玩吗?”

“喜欢。”小若素还是有些不习惯跟宋寒濯亲近,面对宋寒濯的问话,也是问一句答一句,而宋寒濯也不会哄孩子,问了没几句便把小若素放下,然后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温声说道,“乖,去玩吧。”

小若素抬头看了老叶浮珣,见其对自己点点头,这才跟轻云走了出去。待小若素走出去后,叶浮珣盯着宋寒濯那张略带别扭的脸,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第一次见殿下如此温声细语地对一个小孩说话,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宋寒濯眯着眼睛,一步步靠近叶浮珣,最后整个温热的身子都把叶浮珣给包围住了,声音里带着一丝危险,“那王妃不如给本王生一个孩子,让本王每天都对她温声细语地说话,如何?”不待叶浮珣回答,便覆身上去,堵住了那抹娇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