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零九章 名望极高

嫡女归 云舒 2476 2021-09-07 00:36

“见过长安王。”阿桌作揖,下意识往后退一步。

纪若白背着手恩了声,那姿态令经过者都不由多看了几眼。

气氛陷入尴尬中,阿桌不敢走也不敢开声,苏清欢当堂睡觉胡编乱造期满夫子一事,他本想借此发挥。

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清扬夫子得了孙子,整日宝贝的跟上面似的。

连带着苏清欢也成为了他最喜爱的学生,再加上她如今身份是小县主,景凰书院压根无人敢编排她。

县主身份倒是其次,着重是她可是清扬夫子名下护着的人。

清扬夫子是何人,是当今皇上还是晋王时的他太傅,名望极高,学识极高。

得罪了他,想要入朝为官,难喽。

阿桌想起这事便有些头疼,他并不想跟东宫的任何一个人对上,思此他露出讨好的笑容:“原来是长安王想吃糖葫芦,是小的越矩了,这糖葫芦您拿去。”

他恭敬的将糖葫芦递到纪若白面前,低头弯腰,姿态卑微。

颜如雨别过头,亲眼见当初的玩伴变成这般模样,他心底还是有些不好受。

纪若白看了颜如雨一眼,终究是没真跟阿桌计较,他傲娇冷哼声:“如雨是我兄长,不是你轻易能拿捏欺负的。这糖葫芦我可不要,你自个人吃多了,长一口蛀牙!”

说完他还咧嘴露出自己那一排洁白的牙齿,保护牙齿,防止蛀牙这自然是叶浮珣教他的。

一场无硝烟的拉锯战,未打先捷。

颜如雨回到马车,见叶浮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他欲言又止,话几番到口中都没说出口。

“如雨,我知你重情,但有时也要分人。”看他这般纠结模样,叶浮珣还是出声提点。

“阿桌显然是属小人,如今是他不如你,若是有朝一日他翻身,必定会将你百般羞辱。你要做的,便是不给他这个机会。”

颜如雨眸中闪过丝疑惑:“师傅的意思是,做些小动作不让他有参加科举的机会?”

“非也。”叶浮珣摇头,她嘴角微扬,“他性子不够定,考科举很难出头,旁的歪门邪道倒是有可能。”

“我们堂堂正正做自己的同时,提防着小人,要让他费尽心思蹦跶都蹦跶不到你面前来。”

颜如雨恍然大悟,他重重点头:“徒儿谨遵师傅教诲。”

弘易等人在旁侧也听得认真,将此话默默记在心中。

夜色逐渐拉下帷幕,马车刚在东宫停下,叶浮珣便问到空中飘散的薄荷香,她翘起唇下马车,欢快朝门口的纪衍诺奔去:“夫君。”

纪衍诺云宵殿跟皇上一起协理政事回来就不见叶浮珣人影,他早就打好的腹稿,在叶浮珣扑向自己的那一刻,早就消散不见。

“干娘你让让,小白也要干爹抱抱。”纪若白见状急忙挤进去。

此场景,西洛都噗嗤一笑。

念云好奇的想上前去问问西洛在笑什么的时候,居然一双手直接把西洛往屋檐处飞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西洛道。

飞影把她放在屋檐顶上,俯身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妹妹。”西蒙子将她搂住,从衣袖中掏出一袋蜜饯:“诺,你最喜欢吃的。”

西洛笑眸弯弯接过,她吃入一颗问道:“哥哥觉着在京城这段时日如何?”

她目不转睛盯着西蒙子,心底最在意的是他的想法。

西蒙子笑回:“十分好,大纪地大物博,吃食更是多的令人数不过来。咱们跟的主子好,是将咱们当‘人’看。”

“恩恩。”西洛重重颔首,兄妹俩人相视而笑。

东宫晚膳就要开膳时。

念云跟西洛准备关正厅门,因外边风大,入秋的风还是带着一丝丝的凉意。

一道明黄色入目,西洛急忙抬头,吃惊不已跪下:“奴婢参见皇上。”

此声将叶浮珣几人的目光都引过去,纷纷起身迎接皇帝。

纪若白首个冲向皇上,笑得格外灿烂,他扑进皇上怀里,甜甜道:“皇上,您是来找小白玩儿吗。”

“是啊,好几日未见朕的小白了,甚是想念。”皇上将他抱起朝主座上走。

叶浮珣在旁侧拉开梨花凳,笑道:“小白有些重量,皇上莫要累着。”

皇上入座,慈爱的望着纪若白很是有肉感的小脸蛋,心生欢喜:“小白这样多好看,要再胖些便似那瓷娃娃,会更加好。他长得像你们二人,多俊啊。”

这话说的倒是不假,纪若白粉雕玉琢,眉毛如被精致化过,眼眸随了叶浮珣,几重褶皱大双眼皮,长卷翘的睫毛。

那高挺的鼻子跟薄唇还有如同精心雕刻的脸型便随了纪衍诺,不过他还小,吃的嫩嘟嘟,像极了年画上的瓷娃娃。

叶浮珣有些无奈的看着一老一小,互相吹捧,互相投喂。

“夫君,我觉着小白可以去皇上那儿养着。”叶浮珣摸了摸下巴。

纪衍诺当下点头:“我正有此意。”

俩人一拍即合,皇帝离开东宫,顺便将纪若白也带去了云宵殿。

他年纪长了,好不容易有个合心意的晚辈,还如此温贴于自己,皇帝深感幸福和满足,可不是后宫那些佳丽可比拟的。

宫里那些妃嫔们一时间都无了争艳的心思,纷纷互问,该如何将皇上的目光吸引回来。

后宫佳丽三千,可不得雨露均沾些,但这次她们的对手不是美人,是一个五岁的奶娃娃啊!

思来后去,丽妃去了凤銮殿找皇后。

“姐姐。”丽妃生的娇媚,喉声更是如黄莺般动听,她一入屋便福身请安,嘴角带笑,“许久未见姐姐,甚是想念。”

皇后在心底冷哼声,面上却是不显露:“今日妹妹来所谓何事,直说无妨。”

丽妃自顾自坐下,端起茶杯慢条细理的喝上一口,才叹气道:“姐姐不觉着近日来,这宫中甚是冷清,不似以往的热闹了。”

“入秋这么久以来,读书人都开了菊花眼,咱们这宫中可还没举办宴会呢。”

“妹妹的意思是?”皇后不动声色敛下眉。

丽妃在心底骂皇后老狐狸,她娇笑声:“自然是开个宴会热闹热闹,以往都是姐姐来操办,今年不如让晋王妃来试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