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三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37 2021-09-07 00:36

良久,宋寒濯从床上坐起,披上一件内衫光脚走出内室,不一会儿端进来一个脸盆,绞着湿帕清洗两人,看着瘫软在床上虚弱无力的叶浮珣,宋寒濯心满意足地地将叶浮珣身下的床单自抽出来。

把锦被覆盖到她身上,宋寒濯才回到床上,“一路上可有受苦?”

叶浮珣摇了摇头,满脸红潮地把脑袋都缩进被中,宋寒濯看着她幼稚的举动,替她拉好锦被,宠溺地笑道:“想闷死自己?”

叶浮珣又是摇头,身子被宋寒濯拉得往里侧去,投进他的怀中,清洗不掉的糜烂气息熏得她脸色绯红,靠在宋寒濯宽广的胸膛上,说道,“董副将很照顾我的,再说了,我又没有那么娇气。”

“过几天就跟着董副将一块儿回去。”宋寒濯的大手握着叶浮珣如同凝脂一般光滑的肩上,有些留恋,有些心满意足。

叶浮珣撇撇嘴,,手指不安分地戳着宋寒濯坚硬的胸膛,说道,“不是你说你想我的嘛,来了就又让我回去。”

宋寒濯伸手握住那只不安分地手,轻轻地揉着,仿佛戳的不是他而是怀里的小女人,他常年习武,身子自然要比一般人硬一些,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吻了吻她的发顶,难得的温柔地哄道,“听话,这是战场,你不适合待在这里。”

“你的粮食还是我送来的呢,我又不是一定要给你添麻烦,我就下来陪你,等你大败了敌军,然后一起回京城怎么样?”叶浮珣抬起头,眸子如星辰一般,带着情欲过后的水光,又带着小鹿般的渴望,宋寒濯低着头看着那双眼睛,看着这张绝美的脸,凉薄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华,这个小傻瓜仅因为自己说了一句想她,她便千里迢迢不顾风雨赶了过来,他那颗坚硬的心,瞬间软成一团,仿佛这双温柔的柔荑捏住了,有些发涩,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不好嘛?”某个小女人卖起萌来,撒起娇。可怜巴巴地看着某个王爷,只见某个王爷闭上眼睛,将她搂紧,说道,“不行!”

叶浮珣又戳了几下某个闭上眼睛的王爷,只见其风雨不动安如山,有些生气地使劲打了一下他的胸膛,那只白嫩的纤手瞬间红了起来,疼得叶浮珣倒吸了一口气,这人的胸膛是铁打的吗,这么硬,疼得叶浮珣眼泪都快出来了。

某个王爷握住那只红透了的手,说道,“生气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起啊。”

叶浮珣矫情地一把推开宋寒濯,背过身子,朝里挪了挪,不挨着宋寒濯的一个人生着闷气,这个人真是个木头,她千里迢迢来找他,经过见了面,也看不出有什么激动的,二话不说就把她往床上带,上完了,提上裤子就不认,真是气死她了,她发誓,她要是在理这个男人,她就不姓叶!叶浮珣恨恨地想着。

只不过某个小女人还没有离开怀抱三秒钟,就被某个王爷长臂一带,又带回了怀里,叶浮珣挣脱了几下,奈何某个王爷的手臂就如同铜墙铁壁,气极了的叶浮珣,抓起宋寒濯的胳膊便咬了下去,感受到疼痛的宋寒濯,微微皱着眉头,睁开眼睛,轻吸了一口气,大手一捏,将自己的手臂从某个小女人的口中给解救出来。

“宋寒濯你这个王八蛋!”叶浮珣使劲踢了宋寒濯两脚,接过某个王爷只是轻轻地用腿夹住了叶浮珣的脚。

“睡觉。”宋寒濯命令道,有些疲惫地闭上眼。

被禁锢在怀里的叶浮珣,动弹不得,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宋寒濯,半年未见整个人变得黑了不少,小麦色的皮肤倒是给了他几分粗犷之气,下巴出有了密密麻麻的胡渣,眼下有一片乌青,看来是很久没有休息好了了。

手指慢慢描绘着宋寒濯的轮廓,从饱满的额头,到坚挺的鼻梁,再到那张薄唇,都让叶浮珣留恋不已,她就这样爱上了一个人,一个让她可以忘了自我的人。

最后,叶浮珣在宋寒濯怀里,找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甜甜地闭上了眼睛,一路奔波,她也很久没有休息了,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本来已经闭上眼睛睡觉的某个人,又睁开了那双锐利的眸子,满是温情蜜意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嘴边挂着一抹微笑,在她的光滑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这才心满意足地再次进入梦乡。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大漠特有的气味,弥漫在空气,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阳光撒在床上两个相依偎的两个人俊男美女的身上,透着一股岁月静好的味道。

宋寒濯幽幽地醒来,这半年来第一次睡得如此舒服,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正睡得香甜的女人,瞬间神清气爽,轻轻地掀开被子,拿起屏风上的衣服,走到外面去穿,刚穿好便听见门外有人禀报,宋寒濯怕打扰到叶浮珣休息,大步走了出去。

“什么事?”由于昨天晚上吃饱喝足又睡得特别香甜的某个王爷,心情愉悦地看着手下的士兵,那士兵竟然在宸王殿下的脸上看到了笑容,这太可怕了,身子抖了抖,大声说道,“王爷,唐大将军请您去一趟。”

宋寒濯点点头,正欲大步朝唐远的住处走去,却停下来,回头对那个士兵说道,“让厨子做一些吃的。”

“是。”

吩咐完事情的某个王爷,这才心满意足地朝唐远的地方走去。

*************************************

叶浮珣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她在舒适的被窝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见陌生的环境,愣了三秒钟,才想起来这是在宋寒濯的床上,又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脸色一红,将被子盖过头顶,里面全是宋寒濯的味道,打量了一圈都没有见宋寒濯的身影,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双腿酸疼,浑身无力,叶浮珣在心里暗骂宋寒濯这个禽兽,昨天晚上下手这么重,一边吐槽一边拿起屏风上的衣服穿了起来,因为这是在军营,所以叶浮珣还是穿了一身盔甲。

宋寒濯没有回来,叶浮珣百般无聊地在房间里摸索,待了一会儿之后,偷偷打开了房门,露出一颗俊俏的小脸,门外竟然没有守卫,叶浮珣身子一闪便从房间里闪了出来,对于这浮阳城叶浮珣充满了好奇,她一路走来,都是巡逻的士兵。

叶浮珣溜达了一圈都没有见宋寒濯的影子,伸手揉了揉咕咕作响的肚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呢,轻云也不知道跑哪儿里去了,正想着,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阿重。”

听声音叶浮珣心里一喜,转过头去看见董副将站在身后,一脸笑意,大步走上前来问道,“你怎么在这儿啊?”

叶浮珣撇撇嘴,可怜巴巴地看着董凌信说道,“饿得。”跟叶浮珣一路相处下来,董凌信已经习惯了杀伐果断的宸王妃偶尔有点小小的反差萌,“饿的?王爷没有让你吃饭嘛?”

“别给我提那个乌龟王八蛋。”一提到宋寒濯叶浮珣自己便来气,吃完就跑,也不说一声,最起码让人给送点吃的东西啊,又想到昨天晚上他那副上床前的冷淡,以及一口拒绝让她留下来,叶浮珣心里就气得牙痒痒,拿着手里的棍子抽打着一旁的木桩,把她当成某个人来看。

乌龟王八蛋,董凌信还以为小别胜新婚,两个人会甜言蜜语,你侬我侬的说着私房话,这天下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骂宸王殿下的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个奇女子了。

董凌信看着快被抽打断了的木棍,笑着劝道,“阿重何必跟一个木桩过不去呢,既然饿了,那我去待你吃点东西吧。”

听到董凌信的话,叶浮珣眼前一亮,果真没有看错人,关键时刻还是自家妹夫靠谱,叶浮珣立马眉开眼笑地说道。“好啊好啊,我都快饿死了。”

远在京城的叶玿璃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喷嚏,一旁的筝儿听到,起身到屋里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了叶玿璃的身上,“小姐,这几天天气凉,您出来记得多穿件衣服。”

“没事的,放心吧。”叶玿璃轻拍了拍筝儿的手,说道,“也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筝儿看着叶玿璃看着院子里的池塘看得出神,不用问就是因为王府里那位常常不按套路出牌的王妃。

叶玿璃放下手中的书,轻叹一声转身问一旁的筝儿,“今日,郡主怎么还没有来??”平日里凌安郡主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按这个点早来了,这倒是稀奇,到现在还不见她的人影。

“回小姐,郡主今日回了平乐候府。”筝儿又拿起一旁的绣帕,上面有叶玿璃绣了一半的竹林,坐在一旁说道,“好像是平乐候身体不适,郡主赶回去探望了。”

这凌安郡主不在,偌大的宸王府是越发的冷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