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487章 物是人非

嫡女归 云舒 2373 2021-09-07 00:36

叶浮珣郑重的磕头:“谢皇上。”

她当然知道皇上会准许,本就是谋逆大罪,能连坐能诛九族,皇上现在没有杀了他本就是大恩了,现在还没有停手,死不足惜。

就算是这次去狠狠的折磨这个卑鄙小人,皇上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赵阳王动了纪衍诺!

杀赵阳王,本该是民心所向,既然皇上没有做这件事,她来做,也是一样的。

叶浮珣骑上马,一个人出了宫门,下次再回来,已是物是人非。

不过一天,她就赶到了赵阳王所在的梧桐县,半夜到了就在客栈一觉睡了个昏天黑地,这些天她根本就没有睡个好觉,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拉开房门冷笑着走出去,不打算吃饭,睡个觉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不能让纪衍诺承担这个危险。

赵阳王就在这个客栈里,她一脚踹开他们的房门:“垃圾人你出来!”

侍卫们都睡在这个客栈,这里天高皇帝远的,没人管,他们都睡到中午才起来赶路。

叶浮珣环视一周,一堆人在地上睡得歪七扭八的,唯独不见赵阳王,她心下一沉:“都给我起来!”一声厉喝,侍卫们一个个的都吓得一哆嗦。

见着叶浮珣都精神了,他们不认识叶浮珣,只是她的美貌着实惊人。

他们色眯眯的样子,叶浮珣看着冷笑,拿出证明身份的金牌:“我是王妃,赵阳王呢?”

她眼中闪过冷意,如果赵阳王因为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跑了,她一定一个都不放过,跑了朝廷重犯,就算她能放过,朝廷也不放过他们!

侍卫们傻眼了,这段时间他们没少磋磨赵阳王,根本就不信京城那边会有人过来接他,赵阳王的那些话他们是一句都没听,现在的王妃……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一字一顿的说:“我问你们,赵阳王呢!”

“后面的马棚里!”叶浮珣从一堆杂乱的求饶声中扯出一句有用的,只甩下一句,“我是来杀赵阳王的。”

留下侍卫们面面相觑。

赵阳王早就听见了屋里的求饶声,还以为叶浮珣是来求他给解药的,还没等叶浮珣到,听着脚步声就开口道:“放我走,我就给你解药。”

叶浮珣听到这话脚步一顿,没有回话,只看着赵阳王衣衫褴褛,浑身的脚印,满是泥垢的头发,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你现在这样谁信你有解药?”叶浮珣故意用讽刺的眼神上下扫了一眼赵阳王。

果然,赵阳王立刻跳脚,气急败坏的说:“你不知好歹!”

“对,我就是不知好歹,你到底说不说解药在哪里,你要是不说,我就让押送你的人,把你扒光了示众,然后再开膛破肚,找遍你浑身,看你的皮肉里有没有解药。”

叶浮珣冷冷的看着他,眼中寒芒闪动。

“哈哈哈,你要是把我杀了,纪衍诺就等死吧!”赵阳王狰狞着一张脸,丝毫没有被她的话吓到。

“果然是你下的毒。”叶浮珣的声音清冷通透,赵阳王一下子就出了一身冷汗,才明白她是在套话。

“是我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解药,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赵阳王神色一变,面颊阴沉,狞笑道。

“你这么有骨气,那就尝尝我刚刚说的扒皮抽筋,看看你皮肉里有没有解药吧。”

叶浮珣无视身后赵阳王无用的话,现在他不过是垂死挣扎,以赵阳王的尿性根本不可能这么有骨气,宁死不屈,他身上肯定没有解药,也知道说出来自己也难逃一死。

赵阳王再狂妄自大,也是一手策划谋反,能悄无声息给纪衍诺下毒的人,肯定是猜到了皇上下的令。

他必死无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纪衍诺,王爷,皇上的人下地狱,这人的恶毒真的是刷新了她的三观。

叶浮珣吩咐下去,让赵阳王尝一尝那些折磨,没想到只是扒光了衣服他就自杀了,叶浮珣听到这个消息愣了好一会,当晚就回了京城。

“王妃,您回来了?”西洛远远的就听见了朝着东宫来的马蹄声,一听就知道是宫中那匹汗血宝马,早早的拿着披风等她。

“嗯,王爷怎么样?”叶浮珣没有要她手中的披风,她实在没心思,干什么都没心思,因为赵阳王现在又浪费了这么些时间,纪衍诺很危险。

“王爷的状态还可以,前些日子用你药箱里的药吊着,最近也没有继续瘦下来,只是,药已经用完了。”西洛跟着叶浮珣这么久,知道这些药来之不易,现在只有等解药了。

叶浮珣当然知道,这些药用完了就没有了,药材珍贵不说,炼药时间也不够的,如今只有解药这一条路了,如果再找不到纪衍诺只有一死了。

叶浮珣叹了口气:“赵阳王畏罪自杀,现在解药也不知道在哪里,他根本就没有解药。”

西洛一惊,压根就没想到赵阳王会没有解药,但是这段时间她已经知道了纪衍诺中的是情蛊,西域有解药:“王妃,去西域看看吧,西域有解药。”

叶浮珣一喜,看着西洛的眼神仿佛是救命稻草,她死死的抓住西洛的手臂:“真的吗?”

“真的,王爷中的是情蛊,这个蛊毒在西域常见,但是下的人并不多。”西洛反手握住叶浮珣的手。

“那我们快走,快,衣服带上,西域路途遥远。”叶浮珣连忙招呼身后的小丫头收拾东西,这次纪衍诺一定会有救的。

叶浮珣回京城屁股都没捂热就带着西洛马不停蹄的去了西域,连日的奔波让她的脸色都不服之前的红润透亮,脸色发黄。

西洛知道劝不住她,也没说什么,收拾了自己几件衣服就跟着去了。

连着走了两日,没有休息,总算到了西域边界,路上路过皇家驿站换了马,不然马早就跑死了。

“王妃,西域很有名望的蛊师就在这附近,我带您去,这位蛊师脾气古怪,只能是您亲自去求,如果是作为婢女我去,应该是求不到的。”西洛带着歉意看向叶浮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