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九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61 2021-09-07 00:36

“珣儿~”一道含笑的声音传来,叶浮珣抬眸一看,只见某个很俗的王爷正站在窗户口,笑眯眯地看着她。

“王爷,你们两个谈,我突然想起来璃儿回来,我先去看看她。”说着叶浮珣脚下抹油溜之大吉了。

宋寒濯和季南北相视一笑,看着消失在蘅芜苑方向的那抹身影。

没过几日,宫里来人传话,说是太子妃要生了,叶浮珣一听忙让青若备车准备进宫。唐凤初这是头胎,还是双生子,叶浮珣自然紧张。

到了东宫,只见越贵妃和宋寒修守在外面,屋里面出来唐凤初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叶浮珣听了不由得心疼。

“母妃,凤初姐姐如何了?”

“进去三个时辰了。”一向慵懒雍容的越贵妃此时如同一个普通人家的婆婆焦急地等着里面儿媳生产,而宋寒修哪儿里还有平时的温润尔雅,来回地在门口踱步,每次听到唐凤初的叫声,都忍不住往停下脚步。

温馨则一直双手合十,口里不停的念着经文。

宫女们进进出出地端着盆子,屋内早已找好的产婆,高声喊着。

“娘娘,您使点劲啊。”

“快点,娘娘……”

“啊——”唐凤初惨叫一声疼晕了过去,产婆吓得忙上前查看,“娘娘,来人啊,参片!”尔雅忙将参片塞去唐凤初的嘴里,再有产婆掐人中。

“初儿。”宋寒修抓住一个从产房里出来的宫女问道,“太子妃怎么样了?怎么没有声音了?”

那宫女吓得忙说道,“回太子殿下,娘娘她背过气去了。”

“什么?”宋寒修忙松开那宫女,说道,“御医,快去御医!”御医院的御医早已在东宫在候着,听见召宣忙进去。

只见一个女医官跟着一个宫女进入了产房,没过多久,唐凤初便有了声音,门外的宋寒修等人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那女医官没诊治多久,便见里面产婆连滚带爬地爬了出来,说道,“回殿下,贵妃娘娘,娘娘她大出血,恐怕……”

“你说什么?!”宋寒修一脚踹到那产婆的肩上,“什么叫做大出血,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女医官呢?”

那女医官忙跪下,说道,“回殿下,娘娘由于是双生子,本来产子风险就大,所以……恐怕母子难保啊!”

“孤命令你们要报太子妃母子平安,若不然你们通通都得陪葬!”

“修儿,你冷静一下。”越贵妃安抚了一下处于狂躁中的太子殿下,而后对女医官等人厉声说道,“务必进全力保太子妃母子平安,若不然,提人头开见!”

温馨腿一软,若不是身边的侍女扶住,恐怕早已倒在地上。

叶浮珣一听唐凤初大出血,脑子一片空白,转身跑出东宫,也忘记了要坐马车,刚出宫门口便遇见了骑着高头大马的董凌信,忙拦住。董凌信大惊,忙勒紧缰绳,翻身下马,问道,“臣冲撞了宸王妃,还望恕罪。”

“免礼。”叶浮珣挥手,忙抢过董凌信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马鞭一挥,朝宸王府的方向驶去。

“王妃……”董凌信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被一个弱女子强了马。

叶浮珣一路狂奔到宸王府,门口的小厮见了忙迎过来,见平日里淡定的王妃如同一阵风一般,冲进了王府。

叶浮珣直接冲到季南北住的院子里,一把推开季南北的门,正在看医书的季南北吓了一大跳,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小手给领了起来。

“珣儿,你这是做什么?”

“季南北十万火急,凤初姐姐难产大出血,你快去救她。”

季南北从叶浮珣手中挣脱,说道,“本公子是医生又不是产婆,这生孩子的事儿,你该找产婆啊。”

“季南北,我没功夫跟你耍嘴皮子,凤初姐姐真的很危险,她是双生子,还难产,你再不去恐怕就要一尸三命了。”说着叶浮珣清莹的眸子里盛满了泪水,这是季南北第一次见叶浮珣流泪,一个可以不用麻沸散就让拔剪的女子,竟然落泪,这也是季南北第一次在叶浮珣的眼睛里看到害怕和无助,这眼神和眼泪让季南北心里一颤,忙伸出手,替她擦泪,说道,“别急,有我在。”

“你去救救凤初姐姐好不好?”叶浮珣扯着季南北的袖子,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如同一只无助的小猫,让季南北手足无措,低声哄道,“好好好,你先别哭,我随你去看看。”

说着跟叶浮珣走出了院子里,这是门外早已准备好了马匹,两个人翻身上马,到了宫门口,叶浮珣高举着凤凰令一路骑进东宫,有凤凰令在手,一路畅通无阻,任何人不敢阻拦。

一进东宫便听见一片哭声,叶浮珣拉着季南北走上前,说道,“母妃,季公子来了,姐姐有救了。”

越贵妃一听说季南北来了,眼睛一亮,“太好了,季公子麻烦你无比保住太子妃母子啊。”本来两眼无神的宋寒修一听唐凤初有救了,瞬间有了光亮,“季公子,请务必救清野妻儿一命。”此时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子,不是一国的储君,而是最正常不过的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季南北叹了一口气,说道,“在下尽力而为。”说着就要进产房,叶浮珣忙跟了过去,说道,“本妃随你一块进去。”

“娘娘,这恐怕不合礼教吧。”丁姑姑在一旁说道,越贵妃抬手制止了她,说道,“里面是本宫的儿媳和孙子,礼教什么先放一边。”

季南北身为一个男子进太子妃的产房的确有些不合礼教,不过宸王妃也跟着进去了,最起码能保住太子妃的声誉。

叶浮珣一进产房便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唐凤初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杀伐果断。

产婆一见是个男子进来了,立马说道,“谁准男子进来的,出去!”

“闭嘴!”

叶浮珣秀眉一皱,冷冷地看向产婆,“若是太子妃娘娘出了任何差池,各位都得人头落地。”产婆自然认得叶浮珣,听她这么一说,立马噤声,只见季南北上前替唐凤初把了把脉,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玉小盒子,递给叶浮珣,说道,“喂她吃下,她流血过多,需要补充。”

叶浮珣打开那个白玉盒子,里面只装了一颗漆黑的药丸,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叶浮珣坐到床边,扶起唐凤初,将药丸塞入她的口中。

季南北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根银针,扎在了唐凤初身上的一个穴位,瞬间唐凤初就醒了过来。

“准备热水和参片。”季南北起身吩咐道,产婆忙去按照吩咐去做,叶浮珣坐在床边伸出帕子给唐凤初擦擦汗,说道,“凤初姐姐坚持住啊。”

“珣儿……”唐凤初抓住床单,疼得脸色发白,对叶浮珣说道,“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要保他们,听到了吗?!保他们平安听到了吗?”

叶浮珣握住唐凤初的手,说道,“不会有事的,季南北来了,他会保你们全部平安,姐姐你先别说话,保留力气啊。”说着尔颂又将一片参片放入唐凤初的口中,没一会儿便听见一声响亮的哭声。

产婆高兴地抱出一个红通通的婴儿,笑道,“恭喜娘娘是为小王子。”唐凤初虚弱一笑,紧接着眉头一皱,听见另一个产婆喊道,“娘娘,使劲啊,里面还有一个。”

差不多有五分钟之久,一道响亮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守在产房外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越贵妃双手合十,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产婆出来报喜,说道,“恭喜太子殿下,恭喜贵妃娘娘,太子妃生了个龙凤胎,可真谓是龙凤呈祥啊。”

“好一个龙凤呈祥啊。”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只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玄康帝大步走来,问道,“可是母子平安。”

“回圣上,母子平安。”越贵妃福身说道,眼里含着笑意。

“皇上,快看。”一个小太监兴奋地喊道,众人说着他的方向看去,只见东方天际之处,彩云环绕,日月同辉,百鸟起舞。

“这是祥瑞之兆啊。”越贵妃笑着说道,玄康帝也不由得龙心大悦,说道,“重重有赏!”

宋寒修走到季南北身边,万分感激道,“多谢季公子救命之恩。”

季南北摆摆手,说道,“如不是宸王妃相求,草民也不回来。”微微一顿,接着说道,“太子妃娘娘方才是误用了莪术,才会导致难产。”

玄康帝听了,脸色一沉,厉声说道,“来人啊,给朕查,太子妃怎会误用莪术。”越贵妃眼里也闪过一丝杀气。

这是叶浮珣和产婆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看见玄康帝,福身行礼说道,“恭喜父皇,做了皇爷爷。”

“起来吧,这次你有立下大功,朕要好好封赏你。”说着越贵妃和玄康帝上前看望孩子,一人接过一个孩子,只见两个孩子炯炯有神,瞪着两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