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零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80 2021-09-07 00:36

好朋友个屁,季茯苓忍下想把这个男人扎残废的冲动,伸腿踢了他一脚,“赶紧想办法,我六哥就要进来了。”

“六公子,您来了!”门外响起随从故意扬起来的声音,孙桥晟伸手一拉,将季茯苓拉在自己的身边,手不由自主地环了上去,季茯苓挣扎了两下,杏目微瞪,“孙桥晟,你干什么?!”

“别说话。”

季南易推门进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自家疼在手心里的妹妹,正在跟孙桥晟亲密地坐在一起,而那只咸猪手还环在自家妹子的腰上,虽然这个男子是自己未来的妹夫,可是这样让季南易十分不爽。

“六哥,您怎么来了?”孙桥晟笑着收回季茯苓腰上的那只手,他家大舅子的眼神可真可怕,小九啊小九,为了救你我可是搭上性命了,你得好好谢我。

季南易目光落在一旁的季茯苓身上,冷声问道,“九妹,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小九是来找我的。”孙桥晟说道.,.“这不是我来这种地方被她知道了,她气不过。才来这儿找我算账的,不过六哥你放心,我一定痛改前非,不会让小九受委屈的。”

季茯苓看着一本正经说着瞎话的男人,她是来找他的,可是为了什么来找他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伸出手在孙桥晟的腰间掐了一把,痛得孙桥晟剑眉微蹙,但依旧要保持出公子风范,季南易看了一眼互动的二人,冷声说道,“九妹。还不快回去,叔父和婶母还在等着你。”季茯苓忙点头,提裙离开,之前他六哥也不这样严厉,直到大哥离开,他担任起了季家的重任后,越来越不言苟笑了。

孙桥晟看着季茯苓如同小白兔般的身影,笑嘻嘻地搭在季南易的肩上,说道,“六哥,你下次能不能对小九温柔一点啊,你看她被你吓成什么样子了。”季南易十分不爽地将搭在自己肩头的手用力掰下,痛得孙桥晟眼泪都快出来了,“六哥,松手,疼……疼……”

“孙桥晟你给我听好了,你若是敢欺负九妹,我就打断你的腿。”

“六哥,我一定会的,我会把小九当成命根子护着,您放心。再说了,别说有季家您在了,就是在我爹娘那儿小九也吃不了亏啊。”季南易冷哼一声,掀袍坐下,“以后这种地方少来。”

孙桥晟揉着自己手腕低声说道,“你不是也来了。”收到季南易冷冽的目光,自觉地闭上了嘴,点头说道,“我答应六哥。”

一进府门,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迎了上来,拉住季茯苓的手说道,“九丫头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来让婶母看看,都瘦了,回头让董大娘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

“婶母,我哪儿里瘦了。”季茯苓亲热地挽着常静好的胳膊说道,季茯苓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可以说是常静好一手把她养大,两个人之间的情分如同母女,这常静好与季茯苓的二叔季天夜共有三子,在季家排行分别是老二季南西,老五季南扬,还有老十季南醒。

“九姐!”一个穿着青蓝色锦袍的少年从里面跑出来,看着季茯苓激动地说道,“九姐,你终于回来了,那个老头子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季南醒关切地问道,少年一张娃娃脸上满是担心。

常静好出声轻喝道,“不许对云颠山人没大没小。”

季南醒撇撇嘴,不敢反驳,然后欣喜地看着季茯苓说道,“九姐,我前几日在金陵城找到了几样好玩的东西,我拿给你看。”

“小十,你九姐刚回来让他休息一下,你别缠着她。”常静好训但,“要是让你爹知道你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东串西跑,回头又该罚你了。”

“医书多无聊啊。”季南醒说道,“咱们家已经出了三个神医了,还缺我这一个吗?再说了五哥都出去游玩江湖了,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再说一遍!”

“娘,我错了。”季南醒接受到自家娘亲彪悍的眼神,立马怂了,“九姐,你好好休息,我回头再找你。”

常静好看着季南醒奔跑的背影,摇摇头,无奈地说道,“这小十啊,什么时候去能长大。”

“我觉得十弟这样很好啊。”季茯苓安慰道,“咱们家多他一个医者不多,少他一个医者不少,还不如放他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进房间,丫鬟们上了一壶刚沏好的茶,常静好打量着季茯苓,越看越高兴,说道,“前几日孙家来提亲了。”

季茯苓喝茶的手一顿,看向常静好,只见她笑道,“是你孙伯母亲自来提的,我和你叔父想着,你和他们家老三从小一块儿长大,也算是知根知底,那老三虽然有些花名,但也算是一个好孩子,你四姐嫁的远,不经常回来,我们就剩你这么一个姑娘,不想让你离我们太远,怕你受委屈,所以我跟你叔父就替你答应了。”季茯苓的四姐季婉童嫁到了江陵城,整个季家就他们两个女孩,季茯苓身为最小的妹妹,自然是受到众多宠爱的。

“小九啊,你心里怎么想的?”常静好问道,您不都答应了吗,还问我心里怎么想的,我要是说我不愿意,您能同意退婚吗?

“婶母我……”

“夫人,京城小小姐送来了信。”一个丫鬟走进来,常静好忙接过信,挥手说道,“下去吧。”

“婶母,京城可是有什么急事?”季茯苓问道,因为纪绵希和纪洐诺季家和京城还保持着联系,常静好十分喜欢那个精灵古怪的纪绵希,每年都把她接过来住一段时间。

“希儿那丫头今年来不了了。”常静好遗憾又好笑地说道,“那个丫头竟然给忠义候的嫡子唐筠珩把关相亲,真是胡闹。”

季茯苓眸子一沉,低眉信手饮下手中的茶,将心思全部隐藏起来,常静好收了信,又问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可是愿意这门婚事?”

“全凭叔父和婶母做主。”有了季茯苓这句话,常静好喜上眉头,拉着季茯苓的手,说道,“婶母有句话要告诉你。”

“婶母请讲。”

““孙家老三若是敢欺负你,我就让他全家断子绝孙!””

“…………”

窗外的月光撒在季茯苓的身上,有些清冷,雪蚕静静地窝在她的肩头,猜测着自己主人心里在想什么,突然她的面前倒挂着一个人,吓得季茯苓往后推了几步,定睛一看竟然是季南醒那个幼稚鬼,“大半夜不睡觉,你跑我房间做什么?”

倒挂在窗户上的少年,双手抱臂,说道,“九姐,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季茯苓白了他一眼,转身走进房间,季南醒双手一挥,跃进房间,撩了撩头发,说道,“九姐,你的小心思可是瞒不住我哦。”

“我娘跟我爹给你说的那门亲事,你是不是不满意啊?不满意你就说呗。”季南醒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在身上擦擦说道,“我爹娘那么疼你,你只要说不愿意,他们肯定不会为难你的,再说了,孙三哥人是不错,可是他花心啊,我可不想你嫁过去,每天都要去烟花巷陌去寻他。”

“你的脑子里都装了什么啊。”季茯苓伸手点点季南醒的脑门,将自己的情绪全部都掩埋,说道,“这婚事是你说退就能退的吗?好了,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要是闲啊,我就让叔父罚你被《黄帝内经》。”

“九姐!”季南醒委屈地叫了一声,目光落到季茯苓的肩头,眼睛发亮,说道,“九姐,这个小家伙真可爱,你到底从哪儿弄得啊?”

季茯苓伸手护住自己肩头的雪蚕,没好气地说道,“你出不出去?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九姐,你就把它借我玩玩被呗。”

“不可能。”季茯苓打开门,伸手将他推了出去,门外守夜的丫鬟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十公子自小就跟她们家小姐关系好,经常半夜爬窗。

“这么宝贝它,都不让我玩,一定有秘密。”季南醒看着季茯苓禁闭的门,转身离开,心里还是念叨着那个可爱的小玩意。

第二天一早,常静好就在餐厅等着她,说道,“小九啊,我想了一晚上,还是想把希儿接过来。”

“我去我去!”季南醒放下手中筷子,激动地说道,“娘亲,我要去,希儿那丫头我好久都没有见了。还有诺儿,小小年纪一把老成。”

“你别给我闯祸就不错了。”常静好睨了一眼季南醒,十分嫌弃地说道,眸子一转,说道,“小九啊,要不辛苦你一趟,去把这个给我接过来。”

季茯苓一愣,京城这些年她从未想过再次踏入,“九姐,你赶紧答应啊,顺便带上我。”季南醒拉拉季茯苓的衣袖,眼睛里充满了恳切,让季茯苓心里一软,说道,“好的,婶母,我一个人去也不安全,不如就让小十去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