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22章 有些低沉

嫡女归 云舒 2421 2021-09-07 00:36

曾吰的声音有些低沉,叶浮珣回头去看他,果然看到他肩膀的位置已经受了伤,虽然有衣裳的遮挡,却也能看出来很严重。

她有些担心,准备上前去查看一下他的伤口,不料纪衍诺却一直拉着她的手,让她无法走出去。

“皇上,让我去为他瞧瞧吧。”她终于开口道。

纪衍诺虽然想拒绝,可是这样不是他的作风,所以他还是不情不愿的让她过去了。

叶浮珣跑过去,直接将他伤口外围的衣裳扒开,里面被刺伤的地方还在流着血,伤口也外翻着,看起来有狰狞。

纪衍诺淡淡的瞥了一眼,问道:“严重吗?”

“应该只是外伤,治疗一下,近期不要有太大的动作便可。”叶浮珣说道。

说完之后,她就被纪衍诺拉了回来,纪衍诺也不看她,反倒是对曾吰说道:“近日好好休息,也不必来宫里汇报情况了。”

曾吰看了一眼叶浮珣,似乎是明白了皇上的意思。

“是,皇上不必担心,臣好了自然会去回禀的。”说完之后他便先离开了。

纪衍诺见他走了才松开了叶浮珣的手,随后说道:“叶浮珣,离他远一点,他是一个危险的人,和他在一起,你也会有危险的。”

“皇上是在担心什么吗,其实不用担心的,臣妾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什么事情不应该做,他只是臣妾找来保护自己的,其实也可以换人的。”

说完这么多话,她便笑着继续走了。

纪衍诺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笑,虽然她的语气不是很好,却让他十分满意,只要和曾吰保持些距离,他便觉得还好。

三人继续前行,谁知道危险并没有结束,纪衍诺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直接对自己下手,况且这次出来只带了飞影一个人,他们确实是大意了。

当有短剑再次飞了出来的时候,叶浮珣感受到了一个怀抱,随后便是飞影喊出来的话,“皇上……”

叶浮珣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原来纪衍诺为自己解决了刚才的事情,她赶忙问道:“你怎么样了,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都忘记了吗?”

“闭嘴。”纪衍诺觉得她实在是太聒噪了。

剑上有毒,他的脸色已经泛白,说话也是没有什么力气了,可是皇上在外面遇刺这件事情,到底还是得瞒住的。

叶浮珣虽然身怀医术,在这个时候,她居然直接愣住了。

还是飞影问道:“娘娘,你快点为皇上诊治一下啊。”

叶浮珣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从纪衍诺的怀抱里面出来,然后仔细的去查看他的伤口,她的额脸色逐渐舒缓下来,“没有什么大碍。”

“确定吗?”纪衍诺自己都不相信。

叶浮珣点点头,若是换做别人,或许觉得这个很严重,但是她是叶浮珣啊,当然能够接受这个伤口。

她赶忙说道:“我们得立马回去,不然的话,你的伤势就会更加严重的,这才我扶着你。”

听到她这句话,纪衍诺心口一紧,可是下一秒叶浮珣做的事情,让他差点没有原地昏死过去。

她竟然因为紧张,直接就碰到了他的伤口,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制能力强,现在早就喊出来了。

叶浮珣也是因为听到身边男人的沉闷声音,赶忙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要碰到你的伤口的,皇上,我们快走。”

她喘着粗气,扶着他快步走着,飞影见状本来想要上前,可是却被纪衍诺一个眼神劝退了。

以前纪衍诺觉得只要叶浮珣平平安安便可,可是当她今日出现在了曾吰这里,他虽然知道没有什么可是还是十分紧张,也很担心。

现在换她担心自己了,即便伤口很疼,他的心也终于暖了一些。

叶浮珣似乎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她抬头看向纪衍诺问道:“皇上,你现在还有力气吗,我有点扶不住你了。”

“让飞影来吧。”纪衍诺还是心疼她。

三人终于回到宫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叶浮珣提前进去把西洛和念云支走了,所以才让纪衍诺走了进去。

纪衍诺躺在榻上,面色有些难看。

“你是不是很难受?”叶浮珣看着他那紧蹙的眉头,有些紧张。

“快去准备药物吧,这些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你也小心为上。”纪衍诺嘱咐道。

叶浮珣点点头,从箱子里面找到了一些瓶瓶罐罐,然后又找来一些纱布,她叹气道:“还好因为我在这里,不然你的病情一定十分严重。”

纪衍诺没有坑声,他沉着脸看着她处理着自己的伤口。

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一刻十分美好。

等到上完药之后,叶浮珣才注意到了他炙热的目光,她忍不住说道:“若是你说你恢复了记忆,我也是信的,皇上,以后你也得温柔一些啊。”

“又在胡说八道什么?”纪衍诺佯装着听不懂她说话的样子。

叶浮珣一愣,知道是自己多言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是在纠结着纪衍诺失忆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太怀念以前的他了。

她假装笑了笑,“或许是因为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有些被吓到了。”

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纪衍诺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借口再去怪她,只是提醒道:“还是不要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了,朕不想听到。”

叶浮珣笑了笑,点头道:“知道了,皇上,你早点休息吧,今日我也算是将功补过了,你也不要责怪我出宫的事情了。”

她自他失忆之后,很少会以这样的态度去面对他,所以纪衍诺也有些诧异。

他看着她问道:“朕今晚还需要换药吗?”

“需要啊,你担心什么,我会一直来看着你的,我会记住是你刚才救了我的。”叶浮珣喃喃自语道。

不过纪衍诺突然道:“那又如何,当时的雪莲花是你采来的,所以两两相抵了。”

叶浮珣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就知道,这件事情虽然纪衍诺后来一直都没有提起来过,可是他一定会记得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