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82 2021-09-07 00:36

玄睿帝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一个是他最宠信的大臣,一个是他最宠爱的妃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挑战他的权威,这怎么能让他忍。

“传!”

两个满脸是伤的侍卫和几个穿着夜行衣的人被带了上来,跪在大殿之上瑟瑟发抖,玄睿帝冷声问道,“你们是何人?!”

其中一个瘦子侍卫说道,“我本是鼓瑟殿的侍卫,受贵妃娘娘的指使去杀害洛安郡主身边的青若姑姑。”

“一派胡言!”一道有些惊恐的声音传来,只见贤贵妃穿了一身素色的宫装,急匆匆地走进来,跪在玄睿帝面前,哭泣道,“皇上,臣妾冤枉啊。”贤贵妃一得到无寻进宫的消息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可谁知半路碰到了唐凤初,又和其周旋一番,这才来迟。

无寻冷笑着看着一旁哭泣的贤贵妃,仿佛在看小丑一般,看她的表演。

“皇上,你要相信臣妾。”贤贵妃泪眼婆娑的看着玄睿帝,企图她能相信自己,只见玄睿帝冷声问道,“你如何解释啊。”

“臣妾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他一定是受别人指使来诬陷臣妾的。”贤贵妃跪趴了几步,哭着说道,“臣妾的父亲一心一意为玄岳王朝,绝无半点私心,清扬县主所说绝对是诬陷!”

无寻冷笑一声问道,“贵妃娘娘,刚才您都不在场,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难道您这里有耳线不成?!”

“你胡说!”贤贵妃忙看向玄睿帝将其脸色极其难看,心里更是惊慌,身为帝王最讨厌的就是后宫安插眼线,纵是她没有,这个时候也难以辩说。

“既然没有,您是怎么知道方才说了什么呢?难不成您早就知道我要告什么状了。”无寻问道。

“你!”

“贵妃娘娘,我没时间跟您在这费口舌了。”无寻冷声说道,指着黑衣人说道,“这些黑衣人夜探挽芳苑是谁指使的,圣上一问便知。”

贤贵妃脸色一变,没想到他们几个竟然被废了武功带到了这里来,这些人上面可是都有关家的印记啊,纵是他们忠心不敢说,但是身上的印记可是不争的事实。

宋寒濯一个箭步上前,拉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衣领,露出了一个关字的印记。

“混账!”玄睿帝气得走下来,一脚踢开了贤贵妃,,怒声道,“来人啊!给朕宣关旭!”贤贵妃跌坐在大殿之上,一点贵妃仪态都没有了,只能呆滞地看着玄睿帝,大脑一片混乱。

玄睿帝的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太监禀报,“太后娘娘驾到!”

众人忙起身迎接,德宁太后由唐凤初和宋长宁扶着走了进来,目光淡淡地扫过瘫坐在地上的贤贵妃。

““母后,您怎么了?””玄睿帝忙迎接过去,德宁太后说道,“哀家听说了珣丫头要告御状,这件事哀家本来不打算管的,可是后来听说有一件事还跟哀家和长宁有关系,所以哀家不得不来这一趟了。”

德宁太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前几日哀家跟珣丫头去了一趟郊外的十里山小住了两日,不料在第一天便出了事情,长宁的两个贴身宫女被一个自称是关家管事姑姑的远房表亲给伤了,这关家的管事姑姑便来挽芳苑要人,可是没多久,这关丞相和贤贵妃都来了,非得要带走这个人不可,哀家瞧着那个人长得跟关海宝一模一样,再加上他犯了罪,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带走的,可谁知半夜便出了事情。”说中德宁太后指着地上的几个黑衣人说道,“就这几个人半夜三更地闯进了挽芳苑,要不是珣儿那丫头多了个心眼,哀家这把老骨头,恐怕要留在挽芳苑咯。”

“母后,您放心,朕一定会彻查!”

“父皇,还有儿臣!”宋长宁提裙跪在玄睿帝的面前,一双大眼睛里算是委屈,“您一定要替含文含章做主,也要替儿臣做主。”玄睿帝向来宠爱宋长宁,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个唯一的女儿受委屈。

“快起来,父皇一定替你做主!”玄睿帝亲自将宋长宁扶起来,目光微冷地看着贤贵妃,此时大殿上被带进来一个人,众人一惊,这不就是前几天暴毙的关海宝嘛。

“姐姐!”关海宝一见到贤贵妃瘫坐在地上,忙走过去,姐弟二人相看泪眼,若不是因为欺君之罪,恐怕在场的人都要被他们的姐弟情深给感动了!

“好好好!”玄睿帝气极反笑,“你们还真敢欺君!”

“皇上,您听臣妾解释。”贤贵妃哭着说道,“臣妾就这么一个胞弟,实在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唯心塔受苦,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青若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无寻咬牙切齿地问道,一想到青若的惨死,她恨意噬骨,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挫骨扬灰!

“因为我被恨意蒙蔽了双眼,想要出口气,但我只吩咐了稍微教训一下她,没想到这两个奴才色胆包天啊!”

“贤贵妃啊贤贵妃!”德宁太后痛心地说道,“你身为贵妃,竟然如此心胸狭隘,心狠手辣,真的辜负了皇帝对你的宠爱啊。”

王福禄神色慌张地走进来,禀告道,“启禀圣上,关旭抗旨不遵,打伤了御林军逃走了!”

“什么?!”

“来人啊!”玄睿帝怒声道,“全城追捕关旭,若有反抗,杀无赦!”

贤贵妃听了,彻底跌坐在地上,两眼无神。

“贤贵妃,心胸狭隘,手段毒辣,有负朕的宠爱,褫夺封号,打入冷宫,二皇子五皇子皆养在德妃的宫里吧,听候发落,关海宝以假死换生,实属欺君之罪,三日后问斩!”

“哈哈哈哈!”听到玄睿帝的说,贤贵妃突然大笑了着站了起来,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趁人不备,直接刺向了无寻。

无寻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发簪入肉,宋寒濯一掌打开贤贵妃,伸手捂住了胸口,还要贤贵妃的力气不大,若不然可就真的刺进了心脏!

“还愣着干什么!给哀家拉下去!”德宁太后怒吼道,“去请御医啊!”无寻忙上前查看,见鲜血染红了他的胸前一片,秀眉紧锁,说道,“别动,让我看看。”

“没事,小伤口。”宋寒濯眸子里带笑地看着无寻不在意地说道。

“松开,把衣服脱了!”

无寻第一次如此强势地对宋寒濯说话,带着丝毫不掩饰地关心,让宋寒濯一愣,看了一下大殿上的人,轻咳一声说道,“珣儿,这还在大殿上。”

无寻这才反应过来,看到德宁太后促狭的笑意,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玄睿帝关心地问道,“伤势怎样?”

“伤口不太深,但是必须马上处理,要不送极其容易感染。”无寻脸色微凝地说道。

玄睿帝便让无寻带着宋寒濯下去包扎伤口,德宁太后笑得无比开心地看着两个人离开,她这个儿子还不是很傻嘛,知道英雄救美了,下面是不是就要用苦肉计了。

“其实,你不用挡在我前面的。”无寻一边小心地处理伤口一边说道,宋寒濯抬眸看向她,低声说道,“哪怕有一点可能会伤到你,我都不愿意让它发生。”

无寻手一顿,随即恢复了正常,说道,“伤口不要沾水,否则的话极其容易感染。”说着便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收拾一下桌子上的药瓶,正欲转身离开,宋寒濯一把拉住她,将她拽到自己的怀里,“别动,小心伤口。”果真打算挣扎的无寻听到这句话,身体有些僵硬地靠在宋寒濯的怀里,唯恐碰到他的伤口,低声说道,“你放开我。””

“让我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浓浓地疲惫,无寻抬眸打量了一眼,只见宋寒濯的下巴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胡茬,眼下一片乌青,又听说最近紫凌王殿下彻夜不眠地忙着军务,顿时心疼了不少。

无寻身体慢慢变得放松,今天她终于替青若报仇了,一想到上一世的青若也没有一个好的结局,她不由得悲从心来,“你知道吗?”

宋寒濯静静地听着无寻的下一句,“我做过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我很笨,很傻,错信了小人,害得青若惨死,后来梦醒了,发现那只是一个梦,青若就在我身旁,十多年过去,我都忘记了那个梦,可是我现在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一个梦,而是真的,青若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青若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她不会怪你的。”宋寒濯轻声安慰道,此时谁能把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和外面那个狂狷乖张的紫凌王殿下联系到一起。窗外的柳树的叶子已经变得翠绿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夏天已经到了,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无寻在宋寒濯怀里习惯而又陌生地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安心地睡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