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76 2021-09-07 00:36

叶浮珣和凌安郡主越聊越投机,两个人头挨着头促进感情,越贵妃跟两个人玩笑了几句,便不再搭话。

凌安郡主偷偷瞄了一眼你闭目养神的越贵妃,然后趴在叶浮珣耳边,问道,“三嫂,我特别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让阿濯哥哥相中你,娶你为妃的?”

叶浮珣摸摸鼻翼,轻咳一声,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那阿濯哥哥怎么看上我的。”叶浮珣的确不知道宋寒濯到底看上她什么了,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他请旨赐婚,她就入主宸王府。

“那阿濯哥哥对你好吗?”凌安郡主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叶浮珣。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叶浮珣以为她纯属好奇,但又不像。

“挺好的,怎么了?”

“那我就放心了。”

叶浮珣感到好笑,眼前这个小姑娘人小鬼大地,忍不住问道,“你放心什么呀?”

“阿濯哥哥那人你是知道的,脾气比我还坏,不仅坏还怪,性情更是古怪,之前贵妃舅妈三天两头地给他介绍姑娘,他一个都没有看上,你知道吗三嫂。”凌安郡主又凑近说道,“有一次阿濯哥哥竟然带着人闯进了赵侍郎的府里,差点把赵府给掀了,只因为赵家的女儿相信了阿濯哥哥,准备和贵妃舅妈一块逼婚。”

关于自家王爷的荒唐事,叶浮珣表示无奈。天底下可以这么行事乖张的恐怕只有她家王爷了。

凌安郡主又偷偷看了一眼越贵妃,见其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又趴到叶浮珣耳边说道,“我听母妃说,阿濯哥哥之前一直不成婚是因为一个叫慕容的姑娘。”

叶浮珣身子一阵,这个名字上一世她不止一次听说,这一世竟然忽略了她的存在。

凌安郡主见叶浮珣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恍惚,忙解释道,“听说这个姑娘已经嫁人了,再说了,阿濯哥哥亲自请旨赐婚,定然是欢喜三嫂的。”

叶浮珣拍拍她的手,笑道,“我自是知道的。”

说话间,这一行的目的地云天寺终于到了。

云天寺是玄岳王朝的皇家寺院,就在京城五十里外的妙鹊山的半山腰,在普妙鹊山还有一座紫云观,聚集了一些道家的得道之人,云仙雾绕,香火旺盛,这也是玄岳王朝难得的道佛同山。最近来云天寺进香的达官贵人不少,今天还是头一回迎接皇室中人,寺里极为重视,分别配了人手来安排。

刚下马车平乐候妃便拉着叶玿璃笑盈盈地走了回来,“皇嫂,灵儿那丫头没少吵你吧。”

“许久没有听到灵儿的聒噪声,还真是想念啊。”越贵妃回身拉过叶浮珣和灵儿,笑道,“今儿个本宫算是见识到什么叫臭味相投了,这两个人一路上啊,一直在说悄悄话。”

叶浮珣笑着朝平乐候妃微微行礼,说道,“灵儿妹妹的脾气极好,和我也是合得来的。”平乐候妃这才上下打量着叶浮珣,忍不住啧声赞叹,“皇嫂好福气啊,有了太子妃那样温婉贤淑的儿媳妇,又有了宸王妃这等淡雅出众的儿媳妇,可真是让人羡慕啊。”说着亲热地拉着叶浮珣的说,说道,“都是自家人,以后唤本妃一声姑姑吧。”

平乐候妃见叶浮珣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风气,和东宫那位不分伯仲,又听说这位宸王妃与宫里的那位太子妃极为交好,今日又见越贵妃亲自作陪来云天寺,再加上她待叶玿璃当做亲妹妹来看,平乐候妃自然要带她亲昵一些。

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越贵妃,见其笑着点了点头,这才笑着回道,“姑姑。”平乐候虽然没有什么实职,但是圣上念旧,再者平乐候妃又跟圣上同祖,为玄岳王朝立下功劳,每逢节日之际,圣上总会大肆赏赐平乐候府,对平乐候妃这个堂妹也是爱护有加,所以平乐候回京,京城里的一些大臣还是会争相采访。

两家人又相互寒暄了一番,这才分开,走之前,平乐候妃还嘱托叶玿璃一定多去平乐候府走动,叶玿璃一一应下。

一路上马车颠簸,越贵妃许久没有出过远门,身子不由的乏了,用过云天寺准备的午斋,越贵妃便带着丁姑姑去休息了,叶玿璃陪着叶浮珣坐了一会儿,难得见叶玿璃脸上露出光彩,笑嘻嘻地跟叶浮珣讲平乐候妃,还有自己的母亲。

叶浮珣摸摸她的头,说道,“璃儿,要懂得抓住机会。”叶玿璃笑着点点头,一路颠簸,又陪平乐候妃说了一路的话,叶玿璃也乏了,便带着筝儿和青颖回去了。

叶浮珣第一次来云天寺,休息了一会儿便带着青若在寺庙里闲逛,忽然看见从前面小门出来两个人,一个人身穿褐色锦袍,玉冠束发,另一个可能是他的随仆,一身黑色衣袍,面无表情,也许是这两个人戾气太重叶浮珣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褐色锦袍男子也许是感受到叶浮珣的眼光,在拐弯处突然回首,一双鹰眸直勾勾地对上了叶浮珣的目光,薄唇微勾,仅是一瞬间,就转了回去。

这张脸太过于陌生,这个眼神太过于冷,看两个人穿着不像是小户人家,若是京城人士,叶浮珣实在想不出今日还有哪家达官贵人来进香。

“青若,去打听一下今日京城内都有哪家来进香。”叶浮珣看着拐角处,低身吩咐道。青若点点头应下。

晚膳后,凌安郡主窝在叶浮珣的屋子里缠着她讲她和宋寒濯怎么相识的,叶浮珣半真半假地讲述了一番,引得凌安郡主少女心爆棚,忽然想起近日在寺里见到的那两个人,于是便问:“你可知今日寺里都有哪家贵族宗室来进香?”

凌安郡主趴在桌子上挑着灯芯,说道,“没有啊,听说今日进香的出了你我两家就是丑八怪家。”跟青若查到的一样的,那两个人会是谁呢?

凌安郡主又缠着叶浮珣说说笑笑了好一会儿,直到平乐候妃那边差了丫鬟来请凌安郡主回去,她这才不情不愿,依依不舍地告别叶浮珣,临走时又道:“三嫂,待回了京城我可以经常去找你玩吗?”

“自然可以。”叶浮珣笑着回答道。

走到门口的凌安郡主又跑了回来问道,“那三嫂不准只顾着叶玿璃,不理我。”她还记着上一次叶浮珣把她扔给叶玿璃,面对叶玿璃楚楚可怜的一张脸,打也不是,骂也不是,一句狠话也放不出来。

叶浮珣好笑地轻点她的鼻尖,“快回去吧,下次你来宸王府,我定陪你玩个尽兴,可好?”

送走了凌安郡主,叶浮珣又去给越贵妃请了安,才回厢房休息,今日颠簸了一路,叶浮珣也乏了,一沾床,不一会儿便熟睡了。

云天寺的另一个厢房内。

桌子上的灯火摇曳了一下,翎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魏冥堇的身后,“主子,重公子的身份查不明,似乎是有一股力量在隐藏着重公子的身份。”

魏冥堇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剑眉微挑,“这倒是有意思了。”转而又问,“今日进香的可是可有宸王妃。”

“有,不仅有宸王妃,还有越贵妃也来了。”翎羽冰冷的眸子看向魏冥堇,接着说道,“而且属下还发现了青县河内谢家的人,似乎也在盯着宸王妃。”

“青县河内谢家,这倒有意思了。”青县河内谢家也是一个大家族,曾出过四世三公,只不过后来谢家的人就远离了庙堂,隐居江湖了,但仍是中原地带的第一大家族,说起青县河内谢家,这谢姨娘还是其中庶出的一小支。

“继续盯着。”

“是。”话音刚落,灯火忽然暗了一下,接着又恢复了正常,屋内早已没了翎羽的身影。烛光映在魏冥堇的脸上,良久,魏冥堇大手一挥,屋内一片黑暗。

睡梦中,叶浮珣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站在自己床前头,刚一睁开眼睛,来不及喊,便被点了哑穴,麻袋当头套下。

“少主,人带来了。”一个声音想起,接着叶浮珣头上的麻袋口便被打开了,叶浮珣从麻袋里站起身来,借着月光,打量着周围,才发现这是云天寺后山的树林,在她面前有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男人,眉心有一个小孔,叶浮珣仔细打量着那小孔,眉心处貌似是一朵盛开的蓝色凤尾花。有几个蒙面黑衣人站在他身后。

“宸王妃,久仰。”那声音十分清冷,从面具处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看向叶浮珣,让叶浮珣感到阴冷十分不舒服。

叶浮珣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那男子轻笑一声,给旁边的蒙面男子一个眼神,那蒙面男子示意,在叶浮珣身上轻轻一点,瞬间觉得身体某处的气血通常了,叶浮珣一双星眸大胆地对上那人的目光,轻挑起一边的唇,说道,“既然知道本妃是宸王妃,还敢绑架本妃,你就不怕宸王灭你满门吗?”

那男子轻笑几声,说道,“若是怕,今天就不会请王妃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