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五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52 2021-09-07 00:36

“又见面了。”无寻看着四人,上一次见他们她还是宸王府的宸王妃,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敬地说道,“夫人,属下只是奉命保护您。”

“我知道。”无寻暖心一笑,就算他离开了,他也给她留下了最好的护盾,魑魅魍魉是他手下的死士,上一次晋王之变,季南北为了救她,才动用过一次,这十年来,无寻从来没有见过四人的身影,若不是这四人想让她知道他们的存在,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魑魅魍魉的存在呢。

五日后。

无寻安顿好浮阳城,连夜赶了回去,还未到言家付若雨亲自来接,见到无寻忙上前正欲行礼,“妹妹,若雨有负您的重托。”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无寻忙扶起她,说道,“这件事不怪你,是希儿太过于调皮,倒是给您惹了麻烦。”无寻又焦急问道,“希儿离开可有留什么话吗?”

“没有,那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跑出去的,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你说这丫头您跑到哪儿里去啊。”付若雨焦急地说道。

“玄霄阁现在正在发九玄令,我们耐心等消息就好了。”无寻看了一遍,都没有发现纪洐诺的身影,问道,“诺儿呢?怎么不见他?””

“诺儿,放心不下,他跟渊儿都出去寻找希儿。”付若雨信手为无寻倒了一杯茶说道,“已经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无寻也担忧地看着外面,希儿啊希儿,你跑到哪儿里去里?

z此时的纪绵希正在郡主府里,乐不思蜀呢,郡主府里两个小子,围着纪绵希好奇极了,他们俩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娃娃,尤其是娘亲还说这是他们的妹妹,两个小子,一个八岁一个六岁半。

“你是我的妹妹吗?”小一点的沈立佑歪着脑袋问道,一旁的沈立煊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老弟脑袋说道,“当然是了,娘亲都说了,这是我们的妹妹。”

同样纪绵希都是跟比她大很多的男孩子接触,也从来没有跟自己同龄人玩,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我不是你们的妹妹,有哥哥。””

“娘亲说是就是。”沈立佑拽着纪绵希的衣袖,固执地说道,一旁的丫鬟看着三个小孩子讨论是不是妹妹的问题,讨论得热火朝天,忍不住笑出声来。

沈誊巍忙了半个月终于想起来回家了,还没有进郡主府的大门,凌安郡主的剑已经出来了,沈誊巍险险地躲过,每次回家必有一脸,还好他习惯了。

“你还知道回来!”凌安郡主掐着腰站在门口,看着风尘仆仆的男子杏目微瞪,中气十足地说道,“郡主府不欢迎你!”

“灵儿,不要闹了。”沈誊巍上前哄道,“这不是阁里的事情太多了嘛,我保证接下来的日子都陪你。”

凌安郡主挣脱开沈誊巍讨好的手,没好气地说道,“你每次都这么说,一年里头你有几次在家待着,我看你都把叶府当成家了,你怎么不和叶修安一起去过啊,还来干什么。”

“夫人,为夫这不是……”沈誊巍话还没有说完,凌安郡主剑从他的耳边划过,一缕头发飘然而下,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下人们有多远就躲多远,唯恐战火烧到自己的身上,殃及池鱼。

凌安郡主也是一愣,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头发,这下子可就估计郡马爷真生气了。

“那个……谁让你不躲开了。”拉不下面子的凌安郡主嘴硬地说道,沈誊巍从地上拾起自己那一缕头发冷着脸问道,“可解气了。”

“哼!”凌安郡主手下的剑一扔,委屈地看了一眼站在台阶处的男人,转身走进府里,沈誊巍冷着一张脸,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抬步走了进去。

“秀心,你去吩咐厨房做一些吃食,郡马爷回来了。”凌安郡主低声吩咐道,自小跟在秀心身边,自然知道自家主子再别扭什么,好面子拉不下来脸。

沈誊巍走进房间,便看见凌安郡主一个人坐在窗前生闷气,无奈地摇摇头,伤的是他,这个人怎么还生气了。

从沈誊巍一进房间,凌安郡主便时刻注意他的动静,见他直接坐在了外面的软榻上,偷偷瞄他一眼,见他冷着一张脸,心里顿时七上八下,这几年虽然沈誊巍经常跑京城叶府,但平心而论,他对自己还是很好的,他要是万一生自己的气,一怒之下再回去怎么办?

回去就回去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让他这么多天不回家。

可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又响起,不能让他走啊,万一他走了不回来怎么办?

这两个矛盾的声音一直在她的心里争执着,最后她烦躁地拍了一下桌子,直接拍到了一个尖锐的簪子上,疼得她痛呼一声,白嫩的掌心划开了几道浅浅的伤口,布满了殷红色的血珠,沈誊巍听到动静,忙走进来看,“怎么了?”目光落到凌安郡主满是血的手掌上,转身拿起柜子里的药瓶,心疼地扯过她的手,“生气就打我两下,你跟一个桌子计较什么?”

“什么破簪子!”凌安郡主抓起桌子上的簪子,扔在地上,秀心听到动静,走过来将簪子收走。一颗泪水打在了沈誊巍的手背上,一抬头便看见,凌安郡主明媚的眼睛里,此刻蓄满了泪水,倔强地别过头,沈誊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她搂入怀中,“好了,别哭。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刚才你不是已经出了气了吗?手还疼不疼?,”

小伤口,本来没有什么事,沈誊巍这么一问,凌安郡主更加委屈了,眼泪更是一颗一颗地往下掉,指责地说道,“这一年你在沼邑待过多久?经常见不到你的人,你倒是是我的丈夫还是叶修安的丈夫啊。那当初你又何必把我从孟家的婚礼上抢过来呢。说不定嫁到孟家我就不用这么守活寡了!”

“我保证以后经常在家陪你,好不好,哭得眼睛红红的,要是让孩子看见,又该笑话你了。”听到沈誊巍这句话,凌安郡主这才破涕为笑,说道,“才不会,那两个臭小子才不会。”

沈誊巍心满意足地搂着小娇妻,还是家里好啊,老婆孩子热炕头,以后京城那边还是少去的好,两个人正温存着,一大一小的身影跑了进来,“爹爹,爹爹。”

沈誊巍十分不愿意地松开了凌安郡主,目光落到两个萝卜头身上,“煊儿,佑儿,在家有没有听你娘亲的话啊。”

大一点的沈立煊感觉到自家父亲的脸色有点不对,貌似他们两个好像打扰了父亲大人的好事,以自家父亲的性子,说不定在家期间要给自己小鞋穿,“爹,我和弟弟在家十分听话,娘亲还给我们找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妹妹。”

“小妹妹??”沈誊巍一脸懵逼,目光诧异地落到凌安郡主的身上,“灵儿,你什么时候有的身孕,怎么没有告诉我?!生了一个女儿!我有女儿了!!”沈誊巍欣喜若狂地抱起凌安郡主,稍后平静地问道,“女儿在哪儿?”

“妹妹!”沈立佑欣喜地撒开两条小短腿,跑了出去领进来一个约六七岁的小女儿,扬起脖子,献宝地说道,“爹,这个就是妹妹!”

这个就是妹妹?怎么一下子这么大?不过瞧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凌安郡主一把推开沈誊巍说道,“她叫希儿,是我从大街上捡回来的。你想什么呢?”

“希儿?!”沈誊巍脑海里闪过一丝玄霄阁最近发出的九玄令,不就是满江湖地寻找这个丫头嘛,“这丫头原来在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认识这个小丫头。”

“玄霄阁里正满天下的找她呢。”沈誊巍一边解释一边弯下身看着白白嫩嫩的纪绵希,问道,“小丫头,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外面找你都快找疯了。”

纪绵希瞪着大眼睛看重沈誊巍,布包里的紧握的手缓缓松开,问道,“我要去找我娘亲,我不要在伯父家里待着。”

“你娘亲现在满世界地找你,她可着急了,还有你哥哥,你的伯父和伯母因为你出来,他们都快急病了。”沈誊巍捏捏她的小脸,手感还真是好啊,这要是他的闺女该多好啊,看到这么软萌的小女孩,越发地看自家那两个小子不顺眼了。

沈立煊接受到自家老爹的嫌弃目光,十分识相地往后退了退,只有一家傻弟弟,还乐呵呵地往前凑,看着自家老爹越发嫌弃的脸,识趣地低下头,谁叫他家重女轻男呢。

“你是说她是药域谷谷主的女儿。”凌安郡主目光落在院子里和自家两个傻儿子玩的小女孩儿身上,“怪不得这丫头撒了那个女人一脸药粉,原来是药域谷的千金啊。”

“什么女人?”沈誊巍疑惑地问道。凌安郡主就把她救纪绵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誊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