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三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54 2021-09-07 00:36

洛安郡主略有苍白的小脸可怜巴巴地看向青若,就是心里有气也发不出来,心烦意乱地挥挥手,“都退下。”一屋子的丫鬟和太监忙退了出去。

“夫人,让您见笑了。”青若有些尴尬地对身后的无寻说道,而后又瞪了一眼一副无辜模样的洛安郡主。

“无碍。”无寻轻笑一声,“我倒是觉得这有趣的紧。”

洛安郡主这才注意到,青若的身后还跟着一位二十七八左右的女子,一身浅色衣裙,声音淡淡的,听着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只可惜青若挡着她的脸,看不清她想什么样,当青若让开身子的那一刻,洛安郡主惊呆了,这个人跟她记忆中的清扬县主,她的母亲的脸重合,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娘亲。”洛安郡主不由得叫道,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旁的汀兰忙给她拿了一个软枕放在背后。

无寻听了,噗嗤一声笑了,缓缓走到洛安郡主面前,“郡主,您这声娘亲我可受不起啊。”

“这是药域谷的夫人,特来给你看病的。”青若说道,她心疼地看着洛安郡主说道,“郡主您刚才认错人了。”

洛安郡主回过神,呆呆地看着无寻的脸,摇摇头说道,“不会的,我不会认错,她就是娘亲。”

“郡主,您的确认错人了,我不是您的娘亲。”无寻温柔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她竟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仿佛自己曾在哪儿里见过她一般,看到他失落,无寻竟然有些不忍,忍不住像摸纪绵希的脑袋一样,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郡主,我是纪夫人。”

“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娘亲。”当年叶浮珣收养洛安郡主的时候,也曾说过一句这样的话,那个时候她就这样摸着自己的脑袋,这种感觉不会错的。

无寻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坐在洛安郡主的床边,伸手为她诊脉,而后又查看了她的伤势,秀眉微蹙,脸色有些凝重,说道,“郡主的腿还有救,只不过——”

一听说洛安郡主的腿还有救,青若等人脸上一喜,又听到无寻话锋一转,担忧地说道,“夫人但说无妨。”

“需要断骨重接。”

“断骨?”青颖脸色一变,说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断骨之痛可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郡主她……”

“我能。”洛安郡主打断青颖的话,说道,“颖姨,你们应该相信我,也应该相信纪夫人,我不是小孩子了,能够承受断骨重接之痛,大不了就当重新摔了一次马。”洛安郡主云淡风轻地说道。

“不行,我宁愿你躺床上一辈子,我也不想你受这个苦。”青琴眼睛红红地说道,“我陪你一辈子,也不能让你造这次罪。”

青若拦住青琴等人,说道,“郡主说的对,我们应该相信她,也应该相信纪夫人,她一定能够治好郡主,而郡主也一定能够度过这次难关,我们都该相信。”

“可是……”青颖还想说什么,却被青若握住了手,冲她摇摇头,无寻说治就治,命人准备好热水和酒灯。青颖本来打算留下来陪着洛安郡主,却被轻云拦住了,众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无寻和淡竹、玉竹三人,洛安郡主躺在床上,莫名地心安,问道,“夫人,您有几分把握?”

“六成。”无寻淡淡地说道,“若是你能承受住这断骨之痛,我便会有八成,保证三个月后,还你条健康的腿。”

“我相信你。”洛安郡主笑道。

“青若姐姐你为什么任着郡主胡来。”青颖不解地问道,语气里还有少见的埋怨,她知道平日里青若虽然对洛安郡主十分严厉,但是从心里是十分疼爱洛安郡主的。

“若是让她永远躺在床上,还不如杀了她。”青若说道,“郡主的性子你们是最了解的,她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表面上越是风淡云轻,心里就越在乎,她嘴上说着不在乎,那是因为怕我们担心难过,她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嚣张跋扈,刁蛮任性,其实她是一个重情重义,懂事孝顺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那万一郡主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有该如何面对县主。”青琴焦急地说道。

“若是小姐在,她也会同意的。”青若闭上眼睛,手里拈着佛珠,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洛安郡主能够平安度过一劫。

无寻将洛安郡主腿上的烂肉一点点刮掉,虽然喂了洛安郡主止痛的药丸,但是削骨之痛,远远不是几颗止痛药丸可以压制的,洛安郡主咬紧牙关,额头上疼出了汗,密密麻麻的,手指不由自主地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竹棍已经被咬断了两根,无寻停下来,准备进行最关键的一步,玉竹忙用手帕上前替她擦擦汗,无寻心疼地看着洛安郡主,问道,“郡主,您可还能承受的住?”

洛安郡主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她感觉那条腿已经不是她的了,“夫人,若是我真的没有承受住,请您转告若姨她们几句话。”

“她们就在门外,你要不要叫她们进来。”无寻问道。

洛安郡主摇摇头,虚弱地一笑,“不要,让她们进来又该哭哭啼啼了,您别看若姨表面上看起来像灭绝师太,其实她十分胆小,她要是看见这种场景,还不得吓死。”深吸一口气,忍着剧痛又说道,“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告诉若姨他们,就说素儿不孝,不能陪她们了,她们将青春全部给了素儿,而我无以回报,来世再做她们的女儿。”

“我会的。”无寻用手帕温柔拭去洛安郡主额头上的汗,“这些话,我会让你亲口给她们说。”洛安郡主伸手握住无寻的手,眼睛里满是渴望,“夫人,我能叫你一声娘亲吗?”

无寻鼻子一酸,笑道,“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

“娘亲。”两个字她在心里不知道默默地喊了多少遍,一次又一次,总是没有人回应,这次终于有人回应了,一行清泪划过洛安郡主的脸颊,无寻收拾好心情,脸色凝重,又恢复了方才认真,手微微一用力,洛安郡主痛得睁大了眼睛,嘴唇都咬破了,实在忍不住,痛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片刻后,无寻细心地给洛安郡主盖上被子,打开了门,一直在门外守着的众人,在听到洛安郡主的惨叫声,青画和青琴已经承受不住晕了过去,青若忙迎上前,无寻疲惫地说道,“郡主没事了,刚才她只是疼晕了,醒过来便没事了。”

“太好了。”青若等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无寻也由衷地笑道,“郡主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孩子。”

“郁青快带纪夫人下去休息。”轻云见无寻面带倦容,细心地吩咐一旁的丫鬟,无寻也不推辞,从药域谷来,她还没有休息过,又经过高度的集中精神,现在一放松下来,倦意就全部涌了上来。

无寻冲青若等人礼貌地点点头,便带着淡竹二人,随着郁青去客房休息,刚一出容然苑便与宋寒濯撞了一个满怀。

无寻抬眸一看是宋寒濯,忙后退了两步,微微福身,“见过紫凌王殿下。”

“起来吧。”宋寒濯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无寻看,如同一只老鹰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但又多了几分道不尽,说不明的意味,“郡主伤势如何?”

“已无大碍,醒来后,精心休养便可康复。”无寻努力地忽视宋寒濯越来越近的气息,语气淡淡地说道。

宋寒濯忽而邪魅一笑,“那就好,本王也就放心了,为了答谢寻儿的救命之恩,本王在聚客楼请寻儿吃饭如何?”

“殿下,请您自重,寻儿是我的闺名,只能我的夫君和长辈能叫,请殿下应唤我一声纪夫人或者谷主夫人。”无寻丝毫不畏惧地对上宋寒濯的眸子,敷衍地行礼道,“民妇还有事情,先行告退。”

“你一切都想起来了,不是吗?”宋寒濯出声说道,“你要装到什么时候?!你明明已经想起了一切,为何还要装作不认识本王?”

无寻脚步一顿,冷声说道,“民妇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我从来没有忘记任何事,又怎么会有想起一切一说,更何况我的确和殿下不熟。”说完无寻便大步离开,留下宋寒濯一个怅然若失地看着她的背影,呢喃道,“你明明想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云厉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王爷这样过,却不敢上前安慰。

无寻的手缓缓握住自己胸前的那块血石,方才宋寒濯的话在耳边回响着,最后烦躁地摇摇头,不在去想宋寒濯的话,踢掉鞋子,躺在床上,倦意便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眼皮越来越重,不一会儿便熟睡着了。

淡竹和玉竹两个丫鬟担心无寻,听到房间里面没有了动静,便悄悄走过来看看,见无寻手里握着胸前的血石睡得正香,两个人相视一笑,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