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三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168 2021-09-07 00:36

张贵妃浅浅一笑,看向一旁的神色淡淡的越贵妃,说道,“臣妾哪儿里会做这些,倒是要麻烦姐姐了呢。”

张贵妃的话给了玄康帝一个很好的台阶下,玄康帝温和一笑,近年来是越发的显老了,一笑,眼角的皱纹都遮挡不住,浅笑盈盈地看着越贵妃,“爱妃,那就麻烦你了。”

越贵妃揉了揉额头,说道:“最近臣妾身体不太好,圣上都夸妹妹知书达礼温柔可人,想必迎接东卫国女王,妹妹一定会做的很好。”

玄康帝碰了一个软钉子,仔细打量着越贵妃那张让他倾心不已的女子,最近的确是憔悴了不少,自从上次在云霄殿发了脾气,两个人吵了架,他就很少见越贵妃的,虽然气早已经消了,又后悔那天气急之下说的话,但是就是拉不下皇帝的面子来和好,而这越贵妃也是一个倔性子的人。

今日一听越贵妃的话,还在生气呢,玄康帝低眸看着越贵妃边说,边用素手扣着衣裙上绣花,这么多年了,这个毛病还没有改,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貌似对眼前这个女人,尤为厚爱,依旧是当年初见的模样。

张贵妃见玄康帝看着盯着越贵妃的手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暗了暗,笑道,“臣妾可没有姐姐那么能干。”

玄康帝回过神来,对张贵妃说道,“那就有劳爱妃了。”

“既然圣上开口了,姐姐又身体不臣妾没有经验,不过听说宸王妃是个极其能干的妙人,不去让她来帮衬着臣妾,圣上您看如何?”

“宸王妃最近身体也不适,最近这几天一直闭门谢客休养呢。”越贵妃依旧一副淡淡的表情,不过在外人眼里,却成了另一种看法,随即驳了张贵妃的话,这相当打脸啊。

张贵妃讪讪一笑,说道,“是臣妾思虑不周全。”

玄康帝也不愿意多说,对其挥挥手,说道,“迎接东卫国女王的事,爱妃多费心。”

张贵妃是何等精明的人儿,一脸玄康帝脸色不太好,便起身说道,“臣妾先行告退。”见张贵妃离开,越贵妃也要起身,只不过还没有开口,玄康帝便说道,“雅儿,你等一下。”

走到门口的张贵妃听到殿内的动静,握着手帕的手,微微一紧,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笑,这么多年了,她永远都是得不到宝座之上那个人的心。

越贵妃娉婷玉立,如同少女一般站在那里,玄康帝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还跟朕生气呢。”

“臣妾哪儿敢啊。”越贵妃淡淡地说道,不过语气有些微软。

玄康帝双手扶住越贵妃的香肩,说道,“朕承认那日话说的有些冲,不过你是不是也有错啊,朕是天子,你总是让朕下不了台,你说气人不气人……咳咳咳咳……”玄康帝说着说着咳嗽了起来,本来见玄康帝服软,气已经消了不少的越贵妃,见玄康帝急咳了起来,便伸手轻拍着他的后背,又为玄康帝倒了一杯茶,递到玄康帝的手里,“圣上,您好点了吗?”

一杯茶润嗓,玄康帝缓了不少,一抬眸映入眼帘的便是越贵妃担忧的神色,竟然笑了出来,“雅儿,你还是当年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

“圣上就会拿臣妾寻开心。”越贵妃扶着玄康帝进了内室,坐在软榻上,说道,“这么多年了,臣妾老了。”

“朕怎么不觉得你老了,倒是朕,头发也白了,身体也不如以前硬朗了。”玄康帝突然有些感怀地说道。

窗外的微风吹过来,越贵妃的发轻轻扬起,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彼此,一路走来,也算是应了那句白头偕老的誓言。

越贵妃莞尔一笑,倾国倾城,一如当年。

****************************

连续赶了近一个月的路程,终于到了边北,一望无际的大漠,天际辽阔,偶尔有几个鸟儿划过天空,叶浮珣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壮丽的景色,“董副将,这里就是边北?”

“穿过这片地变到了我军驻守的城池——浮阳城,我们走快一点,大概傍晚就能到。”董副将指着大漠尽头的隐隐约约的一座孤城说道,“你看见了吗?那座城。”

叶浮珣抬头眺望,远处隐约着一座城,在这广袤的大漠之中,只有一座城,而这座城要千千万万的白骨来守护。

“报——”

宋寒濯单手支颌,闭着眼睛假寐,听到士兵来报,并未睁开眼睛,而是淡淡地说道,“讲。”

“王爷,朝廷送的粮草到了,董副将求见。”

“让他进来吧。”宋寒濯挥挥手,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布置作战计划,还未合眼,一身盔甲的董副将身后带着一个面色清秀的随从走了进来,只见那小随从低着头,十分恭顺。

“微臣参见宸王殿下。”董副将单膝跪地,行礼道,一旁的随从则低头站着,也不行礼,宋寒濯揉了揉有些发胀地脑袋,声音有些沙哑,说道,“董副将请起。”待董副将站起身来,才睁开眼睛,那双眼睛漆黑明亮,如同大漠天空的明星。

“微臣带来一个人,她想求见殿下。”

“谁啊?”宋寒濯信手倒了一杯茶,随意地问道,董副将闪开身子,退到一边时,叶浮珣抬起头,整个人出现在宋寒濯的面前,面色含笑地看向坐着的那个人,宋寒濯抬眸轻轻一撇,看见来人,手微微一顿,接而将手里的茶喝了两口,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董副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董凌信对宋寒濯抱拳行礼,又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叶浮珣,扭头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的叶浮珣心里有些不高兴,千里迢迢地从京城到边北就为见他一面,但是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看到他的喜悦,难道没有认出来她嘛。

“听说,你要见本王,有何事啊。”宋寒濯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看着不远处的小女人,淡淡地问道,叶浮珣此时也来了脾气,低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事,小的先出去了。”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心里把某个男人骂了千万遍,只不过刚走到门口,一阵掌风从叶浮珣头顶经过,打落了她的头盔,门也‘咣当’一声关了起来。

“你做什么……唔……”一转身便被某个王爷按在了门上,所有的话全部化为唇齿间的缠绵,宋寒濯强势地夺取着他思念已久的娇唇,他魂牵梦萦的女人一下子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恨不得把怀里这个小女人拆之入腹,一双温柔的大手在叶浮珣的身上游弋着,叶浮珣跟随着宋寒濯的节奏,忘我地跟随着,这么天的思念之情,全部都化在这一个吻里,直到叶浮珣有些窒息。

宋寒濯喘息着松开让他留恋的娇唇,叶浮珣脸色绯红,抬起一双如水一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宋寒濯,说道,“我偷偷跑过来的。”

宋寒濯略带粗励的手指轻点一下叶浮珣的琼鼻,无奈地说道,“胡闹。”

“我不管,因为我想你了,特别特别想……”叶浮珣扬起一抹笑,带着方才的红晕,让宋寒濯看得不由地痴了,眼里跟身体里都燃烧了一把火,想要把眼前这个女人吞噬掉。

宋寒濯的眸光翻涌着,头猛地低了下来,不分轻重地在叶浮珣的脸上亲了一通,叶浮珣抵着门,后背有些硌得发疼,宋寒濯伸手一拦将她拢入怀中,舌尖抵开她的唇游入其中,温热地捕捉着,一只手趁机解开她的衣结,那身盔甲滑落到地上。宋寒濯温热的手从她内衫中钻入,掌下熟悉细微的触感让某个王爷心满意足,双唇绕开她的脸,一点点落到颈上,“珣儿,我想你……”带着情欲沙哑的声音在叶浮珣耳边响起,叶浮珣心里某个角落已经完全塌陷,一双细长的藕臂,环上宋寒濯的脖颈热情地回应着,直到沁人心骨的凉贴着皮肤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眼中噙着情欲气息的宋寒濯是她很少见的,双手抵在宋寒濯的胸膛上想挣脱开来,却被越搂越紧,叶浮珣小声说道,“这里,我……我有些冷……”

宋寒濯低笑一声,紧贴在脖颈上的温软双唇轻启,说道,“一会儿就不冷了。”吻上叶浮珣脖颈,让她的的身子渐渐软了下去……

宋寒濯横抱起她放到床上,人跟着陷了下去。

泛滥春色的粗喘从两人口中传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