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六十一章 毫不犹豫

嫡女归 云舒 2420 2021-09-07 00:36

钱小姐迫不及待的拿起小镜子,一看就惊呆了,镜子中的女子美得不像话,她觉得自己都比叶浮珣美了。

着急忙慌的问身边的女伴:“怎么样,怎么样,是真的吗?”

她身旁的女子也激动的点头,钱小姐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双眼睛简直放光:“这个多少钱,卖给我!”

叶浮珣看着她的样子,心底有个想法渐渐成型,微微一笑:“不卖!”

说完就叫来小二:“开两间上房。”

小二早就等着叶浮珣这样的大美人儿叫自己了,急忙跑过来,领着她去最好的房间。

钱小姐气的直跺脚。

“你站住!”钱小姐怒目而视,提起裙摆就追上去,一把拉住叶浮珣的衣袖。

叶浮珣蹙眉,冷声道:“你要是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许是被叶浮珣吓到了,钱小姐愣了愣,瑟缩了一下,退后了一步。

她看着叶浮珣,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恐惧,叶浮珣身上有着常年处于上位者的气势,就算她自己没有察觉,在这个时候也是确确实实的显现了出来,钱小姐哪里见过这个阵仗。

她不过就是一个富家小姐,而且由于不漂亮,加上家世好,早就被嫉妒了不成样子,也是因为这样才养成了这个性格。

敏感多疑嫉妒成性,而对于她背后的坏话,她一向都是以暴制暴的,但是也没有动过手,这次她是真的急了。

如果不是常年处于这个环境下,她也不是什么坏人。

钱小姐想到自己因为与家世不匹配的容貌,不知道听了多少嘲讽,她瞬间湿了眼眶,如今好不容易有个这样的机会,她真的不敢让这个机会溜走。

想到这里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低下了自己一向高昂且自卑的头颅,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她失声哭道:“我求您帮帮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一时情急才这样的,求您了。”

叶浮珣本来下意识就想去将她扶起来,但是她真的不喜这个钱小姐,而且她已经仁至义尽了,能帮这个钱小姐化妆只不过是因为想清静一点。

她看出来钱小姐是舆论的起源,如今她手上毕竟没有什么权利,还得在县城里等着纪若白回来,能清静些就清静些,还不知道要待多久呢,总不能天天处理这个事情了。

就在她犹豫的片刻,钱小姐咬着牙磕头,也不敢自己身后如芒在背的目光,她如今已经二十岁了,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由于性格还有容貌根本没有上门提亲,她已经是宏安县的笑柄了,如今叶浮珣手上的胭脂水粉算是她能嫁出去的最后希望了,就算让人耻笑她也义无反顾。

“小姐,我如今二十岁了,如果再嫁不出去,我这一生就毁了,求您救救我吧。”

又是一声响头。

叶浮珣真的觉得自己是赶鸭子上架了,不过就是一个小忙居然发展成这样。

不过这钱小姐如今的举动,恐怕明天整个县城都能知道,胭脂水粉……这个县城的女人也不是不爱美,那就在这里开个店,她就帮帮钱小姐。

就当是答谢她为她打开知名度的了。

叶浮珣将她扶起来,微微笑道:“过两日,我有美白的东西,能让你不依靠胭脂水粉也能貌美。”

钱小姐瞪大了眼睛:“真的吗?”她现在并不怀疑,她现在感觉叶浮珣真的是天上的仙女了,“真的谢谢……”她顿了一下,有些尴尬,连人家的名讳都不知道,“请问小姐贵姓。”

“叶浮珣。”

叶浮珣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胭脂水粉抛给她,“这个也给你了,我日后会在这里开一家店,以后也欢迎你光顾。”

钱小姐稳稳的接住胭脂,小心翼翼的放进怀中,看着叶浮珣的眼神也不复之前的狂妄自大,轻轻开口。

生怕叶浮珣不答话:“那美白膏也会卖吗?”如果卖的话那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跪着哀求,丢尽脸面。

叶浮珣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微笑道:“不一样,你的身体是有病灶的,所以才会这么黑。”

叶浮珣根本就不用诊脉,只看钱小姐的脸色就知道,黑得像煤炭一样,是敢不好还有肾经胆气,自然需要内调滋补药还有美白丸和美白膏,“我会为你量身定制的。”

钱小姐惊喜的看着叶浮珣:“谢谢谢谢。”

“明日来拿药。”说罢直接上了楼。

钱小姐看着叶浮珣的背影,抱着怀中的胭脂,喜极而泣。

叶浮珣拿着银子让小二去买了药材,她不怕这个配方被人知道,这个还需要现代西药的配合,根本不是用这里的中药就能解决的。

工具的话就等西洛和念云回来再让他们一个个的备齐吧。

既来之则安之,最近她是真的累,乘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休息,能纪若白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纪若白明明有了安全的地方,为什么没有想办法回到她身边呢……

叶浮珣一边想着,一边手上研磨着药。

葱白的手指和黑色木质药杵交相辉映,叶浮珣浑身都美得令人发指。

天色渐暗,西洛带着念云回来了。

念云一回来就冲着叶浮珣跪下,一脸的忠心耿耿请罪的模样:“王妃,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这样阻止王妃,球王妃原谅!”

掷地有声的声音,叶浮珣停下手中研磨的动作,噗嗤一笑:“西洛,你把她扶起来,我手上都是药草汁液。”

西洛用力拉了拉念云,念云坚如磐石,死不动弹,无奈的看向叶浮珣。

见着念云一脸懵的样子又死死的钉在地上的样子,叶浮珣解释道:“不是怪你,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急的,是情分轻重缓急。

我的孩子当然只有我自己知道有多着急,你不明白我也不怪你,只不过下次啊,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是我不见了,你是关心自己的身体还是关心我。”

听到这话,念云着急的表忠心,毫不犹豫:“当然是王妃……”说到一半自己也反应过来了,先是尴尬的红了脸,然后看向叶浮珣的眼神逐渐坚定:“王妃我明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