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97 2021-09-07 00:36

无寻用力拽了拽,没有拽出来,反而越拽越紧,她看着宋寒濯憔悴的脸色,心里一软顺势坐了下来,等着宋寒濯松手。

“王爷现在神志不清,所以你别想多啊。”缘君没好气地说道,无寻这才抬眸打量着这个少女,眉眼清秀带着一股书卷气,她低声一笑,“对于病人身为大夫的我有什么多想的。”

“你知道就好。”

“缘君,倒是一个不错的名字。是出自《古相思曲》中的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吗?”无寻丝毫不在意缘君的敌意说道。

缘君将无寻上下打量一番,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布衣木钗,却气度不凡,举止之间,不像是一个野间女子,“你读过书?”

“我家夫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几句诗算什么。”玉竹掀帘进来,看了一眼缘君,将手中的药放在桌子上,“别以为你家王爷有多好,我家夫人才看不上呢。”

“玉竹!”无寻轻声喝道,目光落到煎好的药上,“把药端过来吧。”

“夫人,让奴婢来吧。您都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玉竹心疼地说道。

“没事。”

“还是我来吧。”缘君夺过药碗,说道,“夫人也是辛苦了,我来照顾王爷便可。”

无寻看了一眼宋寒濯正欲起身,手腕一把被人拽住,原本拽着她衣角的手,此时紧扣着她的手腕,“看来我是离不开了,你喂他药吧。”无寻指了指自己的被紧扣的手腕说道。

缘君白了一眼无寻,一旁的玉竹看不下去了,素手一番,一根银针落入手中,速度极快地插入宋寒濯手腕的一个穴内,那张大手顿时松开了无寻的手腕,“夫人您的手腕都红了。”

“玉竹!”无寻厉声喝道,着急地检查了一下宋寒濯的手,见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心。玉竹赌气地别过头去,看到无寻有些红肿的手腕,一声不吭地拿起药膏,问道,“夫人,我不想在浮阳城待了。”

无寻叹了一口气,“现在浮阳城里都是病患,身为医者,有病患的地方,说这话你羞不羞!”

玉竹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怕再不回去,夫人就永远回不去了。”

“我是药域谷的夫人,这个身份永远不会变。”无寻轻轻地握住玉竹的手,“你怕什么。”

宋寒濯只是短暂地醒来过一次,之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来,“王爷您醒了。”缘君端着药进来,看到宋寒濯醒来,忙惊喜地走过去,关切地问道,“您感觉怎么样?”

宋寒濯脑海中闪过一张脸,往房间瞅了一圈,并没有自己心里那抹倩影,心里失落,她怎么会来呢,那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王爷,您醒了。”云厉一个大男人高兴地像一个孩子,见自家主子眼光在房子里搜索,心里明了,说道,“无寻夫人一直守着您,刚回去休息。”

“你说谁?”宋寒濯眼睛一亮,“无寻夫人……”

“对啊,您受了非常言重的伤,军医束手无策,所以药域谷的无寻夫人来给您看病。”云厉笑呵呵地说道,宋寒濯敛去眼底的光彩,淡淡地嗯了一声。

无寻一刻也没有休息,军营内有很多伤兵,城内有很多患者她一直待在城外行医,忽而想起了十年前,当时的纪明南还是季南北,她还是宸王妃,也在这个城里救了不少人。

“你知道吗?”无寻利落地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接过玉竹手里的水壶喝了一口水,说道,“我曾经跟阿南来过这里。”

“奴婢怎么从来没有听您和谷主提起过。”玉竹问道。

无寻微微一笑,说道,“很久以前了,那个时候阿南还有一个称呼——神医圣手,他可是会医白骨的神医。”

“那后来呢?”玉竹兴致勃勃地问道,见无寻思绪有些飘远,又好奇地问道,“夫人,您跟谷主是怎么认识的啊?”

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和纪明南是怎么认识的,这种久远的问题,像是上一辈子,她好像经历了三生三世一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那个时候我被仇人追杀,中了箭伤,正巧遇到他和宸王回京,我大着胆子拦了宸王的马车,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美少年,十分自恋……”

宋寒濯由云厉扶着现在暗处,听着无寻娓娓道来,她说的又何尝不是他与她的第一次脸面的,那个敢拦她的马车,敢跟他讲条件的女人,就是从那个时候走进了他的心里,从此便是一生。

无寻回去已经是黄昏了,习惯性地走到宋寒濯的房间里,看他伤势如何,而这次本来该躺在床上的人,此时正斜靠在软榻上看着送来的军报,宋寒濯以为进来的是缘君,说道,“缘君,本王这里用不到你,你先下去歇着吧。”许久见来人不回话,抬眸一看,一身青色布衣,简单的发髻只用一根木簪固定住,盈盈然地站在那里,让宋寒濯感觉有些不真实,“你来了。”

无寻将手里的药放到桌子上,淡淡地说道,“才刚醒来,不宜过度劳累。”

“哦。”宋寒濯听话地把军报放了起来,目不转盯地看着无寻,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她,熟悉的眉眼,还是他的人,“你为什么来这里?”

“身为医者,自然是来给人看病的。”无寻调了一下药,将其放到宋寒濯的手边,“把它喝了。”

宋寒濯二话不说,抓起药碗一饮而下,连眼睛眨都不带渣的,放下碗乖巧地看着无寻,“那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的?”

“自然是药域谷无寻来的。”无寻头也不抬地说道,宋寒濯眸子一暗,失落地说道,“本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过些时日就让云厉送你回去。”

收拾好药碗,无寻吭也不吭地转身离开宋寒濯的房间,出了门碰见了缘君,对方十分不友好地看了一眼无寻说道,“以后王爷的药,我来送就好了。”

“嗯。”

“还有,你别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王爷是看不上你的。”缘君见无寻的态度,心中便有一股气,气呼呼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算盘,你都是半老徐娘了,还想樵夫再嫁不成?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别以为你救了王爷你就与众不同了。”

冷然的眸子,散发出来的目光,让缘君心里一寒,那双清冷的眼睛,冷的让她心里开始有些发毛,“你若是再出言不逊,我就让你永远都开不了口!”

“你……你…还想杀了我不成?杀了我,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缘君硬着头皮说道。无寻仿佛听到一个笑话一般,素手轻轻指了缘君几个穴位,“你的命对于我来说半文不值,我有几百种方法让你开不了口,你说我一不小心在你的茶里下了哑药,让你从此变成哑巴,或者我又一个不小心用银针永久地封了你的哑穴,再或者,顺手放点什么催容散啊之类的。我保证让你从此再也不敢出门,更别说找王爷告状了。”

“啊……你变态!”缘君心里打着冷颤一把推开无寻捂着耳朵跑了。

无寻坐在台阶上,抬头看墨蓝色的天空,一轮明月孤挂,清冷的月光如同一层纱撒在大地上,边北的冬风是极其寒烈的,无寻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风,忽而肩头一暖,回头一看,宋寒濯将一件大氅披在自己的身上,而他只穿了一件棉袍,围着一圈上等的白狐狸毛,生了病的他,多了几分温和之气,无寻脱下大氅,披到宋寒濯的身上,“你的伤势还没有好,又是批改军务,还下床走路,,现如今你若是把大氅再给我,我敢保证,不出今晚,你就会驾鹤西去。”

宋寒濯伸手一拉,将无寻带入他的怀里,撑开大氅紧紧裹住两个人,附在无寻耳边说道,“那我们一起披它好了,还能一起互相取暖。”

无寻一愣,推开宋寒濯,退出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怀抱,淡淡地说道。“看来王爷的身体已经好了。”抬头看了看天,说道,“天色已晚,民妇先行告退。”

“咳咳咳……”寒风一灌,宋寒濯就咳了起来,无寻脚步一顿,反身回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送王爷回去吧。”

某个王爷嘴角微微勾起,任由无寻将他扶回房间。

之前传紫凌王伤势病重,命在一线,因而士气低落,宋寒濯醒来的第二日便去了军营,鼓舞士气,依旧镇守前线的唐筠珩收到这个消息,立刻鼓舞士气,一鼓作气再一次击败了哈达甄,退敌五十里。

穿着一身冰冷的玄甲唐筠珩回到浮阳城里,百姓夹道欢迎,众人欢呼雀跃,唐筠珩一进城,便去探望宋寒濯,刚走到院门口,便被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吸引,只见那女子低着头细心地交代一旁的人煎药时需要注意的迹象。

“珣儿……”在战场上厮杀惯了的护国大将军,此刻却有着颤抖,不可置信地看重眼前的女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