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92 2021-09-07 00:36

这老嬷嬷也是一个人精,话说得十分漂亮,这叶老夫人送来燕窝以表慰问,恐怕还是看在她是未来宸王妃的身份上吧。

青画接过老嬷嬷手中的木盒子,退回叶浮珣身边,叶浮珣右手放在嘴边轻咳几声,“替我谢谢祖母。”

“见大小姐并无大碍,老奴也就放心了,老奴这就去回老夫人,让她也安心。”

叶浮珣抬抬手,低声吩咐青琴,“帮我送送老嬷嬷。”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挂在脸上,吩咐青画把那个燕窝拿去喂狗。

休息了没几日,叶浮珣便又穿着男装带着轻云偷偷溜出了叶府,熟门熟路地摸到明月阁,站在明月阁的门前,便有四张巨大的仕女图从二楼挂了下来,分别是伯琴,伯棋,伯书,伯画,这四个女子,有执扇遮面,露出一双秋波流转的美人眸,有的一身红衣翩然起舞,粉蝶围绕,有的藤椅侧卧,面含桃色,眉间一点朱砂痣,尽是风情万种,还有一张,桃花树下,一袭白衣,三千青丝用一支金步摇挽起,露出修长的天鹅颈,素手执棋,如同九天玄女。

看着宾朋满座的明月阁,叶浮珣折扇一开,带着轻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大厅内,王妈妈看见叶浮珣,立马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哟,我的重公子啊,您可来了。”

“王妈妈,辛苦了。”

听了叶浮珣的话,王妈妈拿着手帕,掩嘴一笑,“奴家有什么幸苦了啊,温姑娘这几日可是忙坏了。”

“她可在二楼?”

“果真,公子对这温姑娘还真是上心啊。”王妈妈一副我什么都懂的样子,一双眼睛看着叶浮珣心里有些发毛,这王妈妈一天到晚心里都在想什么啊。说着轻咳一声,不再理会笑得一脸猥琐的王妈妈,带着轻云上了二楼。

“哟~王公子您来了。”王妈妈又转身迎向从门口进来的客人。

叶浮珣推门进去的时候,温言正在调琴,抬眸看见一身青色锦袍的叶浮珣,笑道,“看来你是没事了。”

“自然是没事。”叶浮珣掀袍坐在一旁,笑道,“你倒是会想办法,从十六香中取其佼佼者,画其画像,挂在明月阁,招揽客人,你是怎么想到的?”

“这叫广告营销。”温言拨了一下琴弦,不以为然地说道,“得让客人们知道咱明月阁的女子得多美,他们才会来不是吗?这进了明月阁,不能直接见姑娘,而是要通过考核,这是为姑娘们添加了神秘感,男人嘛,总是对神秘的事物感兴趣,他们一感兴趣,银子自然就来了。”

“广告营销?”叶浮珣对温言的奇言怪语越来越感兴趣,“什么叫广告营销?”

“就是把明月阁的姑娘,包装后,展现给世人。”

“包装?”叶浮珣如同一个好奇宝宝,问道,“何为包装?”

“包装就是给一盒点心用很好看的盒子装起来,让人有食欲。”温言一愣,转而那起桌子上的点心解释道。

“你这点子倒是不错啊。”叶浮珣脑子一亮,看着温言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接着殷勤地给温言倒了一杯茶,说道,“温言你真是太聪明了。”

温言白了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地某个小女子,推开她的茶杯,说道,“你打什么注意没?你这杯茶,我可不敢喝。”

“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想想怎么管理我刚要回来的那几间铺子。”叶浮珣放下茶杯,笑道,“我母亲的铺子这几年由谢姨娘接受,安插了不少她的人,这一时间也清除不完。我正在发愁呢。”

“你堂堂一个未来的宸王妃,还弄不好几间铺子。”

“还真弄不好,这不是有你这个奇人在嘛,再说了能者多劳啊。”叶浮珣厚着一张脸皮说道,一脸欠揍的模样,让温言忍不住掐一把,“谁能想到堂堂宸王妃竟然是个空手套白狼的无赖。”

叶浮珣挣开某个女子的魔爪,笑道,“好姐姐,我怎么会让你吃亏呢,铺子里的盈利三七分如何?”

“这还差不多。”温言又坐回了琴前,笑道,“你也不缺我这点钱。”

叶浮珣每次来都会见温言拨弄琴弦,却始终没有见过她弹过,便好奇地问道,“每次都见你弄琴,却始终没见过你弹过。”

“因为我不会弹。”温言抚摸着琴弦,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小的时候我家里也有一把这样的琴,我母亲空闲的时候都会弹上一曲,我就趴在她的腿边听着她弹琴,总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叶浮珣查过温言的身世,她的母亲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只可惜红颜薄命,去世得早。在温家又是个不受宠的,两个人还真是同病相怜。

起身坐在温言身旁,笑道,“我给你弹一曲,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说着素手拨弄了几下琴弦,温言眼珠一转,笑道,“慢着,今日这琴音我一个人听岂不是浪费了,到外头弹一曲,说不定能招揽更多客人呢。”

“你……”温言一句话打破了叶浮珣对她所有的疼惜,叹一口气,“你倒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某人却不知道她这一弹,却博了一个京城第一琴的名称,

温言调皮一笑,扬声让人把琴搬到了二楼的正厅之处,自己站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外人不宜看见,毕竟她的身份不宜暴露,纱帘一放,燃起了袅袅熏香,叶浮珣坐在正中间,低眉信手弹了起来,“铮”的一声琴音便流畅的流了出来,一开始是低沉哀鸣,一种悲哀之情油然而生,紧接着是狂风暴雨,如同凤凰穿云而出,接着是小心翼翼,如同玉珠落盘,接而祥和凤鸣,让人心生舒畅,一曲作罢,余音绕梁。本来在楼下吟诗作对的同时又在寻花问柳的客人,听此琴音,纷纷抬头注视楼上那纱帘之内的人儿。

琴音一落,台下客人纷纷猜测弹琴之人,一个侍女跑到王妈妈耳边,耳语了几句,王妈妈一愣,便站在一楼大厅正中间,堆着一张笑脸,对这满厅的客人说道,“各位客官,这楼上弹琴之人乃是我家公子,人唤重公子,也是这明月阁的东家,今日弹琴助兴,是为了答谢各位对明月阁的厚爱,若是想听曲儿,我们这明月阁还有四大琴音的姑娘,分别是伯琴,仲琴,叔琴以及季琴,这些姑娘的琴音一点也不比我们家公子差。”王妈妈的话果真是转移了不少客人的注意力,但也有几位贵公子,对叶浮珣还是十分好奇,嚷着让叶浮珣出来一见,这几个人一看就是身份显赫,王妈妈也不敢,正在左右为难之时,温言在叶浮珣耳边耳语了几句,叶浮珣轻咳几声,故意粗着嗓子说道,“几位公子如此盛情难却,本公子也不敢推辞,不过点本公子的名字,可是要付千金的,若是几位公子能担起这出场费,本公子可就出题了。”

一位竹色锦袍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扔到王妈妈的怀里,说道,“小爷有的是钱。”

叶浮珣隔着纱帘看向那男子,一身竹色锦袍,腰间绑着一根月白色荔枝纹宽腰带,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凤眼,笑眯眯地看着楼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南温家大公子温儒卿,温言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便顺着叶浮珣的目光看去,一张略有熟悉的脸印入脑海,心底一股惧意油然而生,飞快地搜索着旧主的记忆,直到一张脸定格在脑海里,腿一软,踉跄一下,叶浮珣抬头看向温言,见其脸色苍白,小声问道,“怎么了?”

“他是温儒卿。”

叶浮珣眸子一沉,示意她稍安勿躁,转而朗声说道,“公子既然如此大手笔,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眸子一转,说道,“正好本公子这琴也弹累了,不如我们来猜谜如何?”

“一切听重公子的。”

“本公子曾在一本书上看到,有一物,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则是三条腿,公子可知是何物?”

温儒卿一愣,这是什么谜语,是字谜还是其他……

叶浮珣此话一出,下面的几个贵公子便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温言看着叶浮珣气定神闲的模样,又看着下面一群古代人抓耳挠腮的模样,那种恐惧也满满消退了,她就不信了,这群故人能够猜出她的谜语。

叶浮珣轻笑一声,问道,“公子可猜出了?”

温儒卿倒是有风度,没有猜出来,也不恼,反而爽朗一笑,“在下愚钝,实在想不出来是何物,重公子可否告知答案。”

“是人。”

“人?”温儒卿一脸雾水,下面立刻有人反驳,“胡说,这怎么会是人。”

“早晨就好比是刚出生的婴儿,不会走路,只能用四肢爬着走,这中午好比是到了中年的人,自然是用两条腿走路,这晚上嘛就是晚年的人,行动不便,自然是要拄拐杖,可不是用三条腿走路。”叶浮珣起身,笑道,“不知在下说的可还算有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