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一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57 2021-09-07 00:36

“哎哟……”洛安郡主脑袋上忽然一疼,一个石子落地,瞪大眼睛看向不远处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你竟然敢偷袭本郡主?!”

“郡主恕罪,属下以为是小贼,这才出手。”云厉看着眼前半大高的小女孩,眉清目秀,一身灵气,掐着腰,其刁蛮程度一点也不输当年的凌安郡主。

“你竟敢说本郡主是小贼?!”洛安郡主腰间的鞭子一出,挥得倒是虎虎生风,不过对于云厉来说,这都是花拳绣腿,不过这五彩金鞭倒是挺不错的。

“郡主,您别冲动……”一旁的汀兰忙拦住一副要跟人打架样子的洛安郡主,“青若姑姑若是知道了,她一定会惩罚您的。”

“是啊,郡主。”郁青也忙附和,洛安郡主打量了一下云厉,见其气息沉稳,内沉丹田,一看武功就在她之上,若是硬来,肯定讨不到便宜,正好汀兰给了她一个台阶上,把鞭子一收,下巴微扬,“看在若姨的份上,今天本郡主就饶了你。”说着就转身离开,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慢着。”

洛安郡主的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思绪万千,她印象里的宋寒濯有严厉有宠溺,这个人曾抱过自己,宠过自己,但他也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娘亲,“洛安见过紫凌王。”

宋寒濯并没有搭话,如冰的目光落在洛安郡主手里的鞭子上,他记得这条鞭子,叶浮珣曾拿它抽过不少人,记得当年她用起鞭子可比这丫头用的威风多了,“这是你娘亲的五彩金鞭?”

“是啊。”洛安郡主将鞭子收到腰间,大眼睛瞅向宋寒濯,“王爷若没什么事,洛安告退。”

“等等,你来不就是想见本王嘛,进来吧。”命令的口气,转身进了屋子,洛安郡主一愣,不顾两个丫鬟的脸色,抬步走了进去,转而又威胁道,“不准告诉若姨,画姨也不行。”

推门进去,宋寒濯坐在窗边,桌子上的有两杯冒着热气的茶,他的目光忧郁,落到不远处的一个院落,“那是我娘亲的院子。”洛安坐下轻轻地说道,“娘亲生前最喜欢一些花花草草,于是若姨就寻来了各种花草种在院子里,可是娘亲却一次也没有看到过花开。”

提起叶浮珣,宋寒濯的心隐隐作痛,如同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动一动就十分疼痛,良久沙哑着嗓子问道,“走之前,她可曾说什么?”

“不曾。”洛安郡主端起桌子上不在冒热气的茶,“不曾留下只言片语,一个人静静地走的,她将所有人都安排好了,我,若姨,言姨,姨母,可她唯独没有安排她。,”是啊,她做好了所有的安排,也安排了所有人,就像当年她和离一样,完全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若是她不那么果断,等他毒解,或许也不会……

“天不早了,王爷早点休息。”

“若可以,你能唤本王一句父王吗?”宋寒濯忽然开口,洛安郡主身子微顿,目光有些寒冷,“你不配。”说着大步跨了出去,门外守着的两个小丫鬟都快急死了,拉着洛安郡主就离开,如同这忘尘斋是洪水猛兽。

海棠苑。青若姐妹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着洛安郡主去留一事,青若忧心忡忡,现在圣旨一下,洛安郡主不得不入宫。

“青若姐姐,你就别担心了,这么多年来青颖一直在京城经营,郡主就算去了,也不会有什么事的。”青琴拨弄了一下盆栽里的叶子,劝道。

“这一点青琴说的对,这几年明月阁如日中天,在京城更是无人敢惹,再加上玄霄阁江湖第一帮派的威名,可以说,郡主就是横着走,都没人敢碰她。”

“我觉得青若姐姐不是担心京城内,而是皇宫,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不是还有皇后娘娘跟太后娘娘罩着嘛。”轻云轻拍一下青颖,一旁的青画打量着青若的神色,笑道,“郡主这还没归京呢,青若姐姐就开始愁眉不展了,要是回去,青若姐姐还不得愁得每日睡不着觉,都说青若姐姐对郡主最严厉,其实她最疼的就是郡主了。”

青若对青画娇嗔一笑,转而说道,“青颖,你先回京,安排一下,另外给温姑娘和阁主捎个信,我要这十年来京城的情况。”

“好。”

“青画青琴,你去准备一下郡主的东西,不用太多,多带几件厚一点的衣服。”青琴和青画起身,立即去准备,最后青若看向轻云,吩咐道,“轻云你负责看好那个小祖宗,别让她惹祸。”

众人一笑,纷纷起身去准备自己的事情。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行驶在官道上,洛安郡主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在马车里动来动去,汀兰郁青根本管不了她,“郡主,你就安静会儿,青若姑姑可是在后面的马车上呢。”

“我想去骑马。”挑开车帘,满眼羡慕地看着外面骑着马的轻云,不满地说道,“为什么云姨可以骑,我却不能?”

“我的好郡主,您就安静一会儿吧,轻云姑姑在县主在的时候都是骑马随行,您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小心让青若姑姑看见了。”说着汀兰放下车帘,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这小祖宗太不安分,现在汀兰都开始隐隐约约替她担心了,当初青若将她和郁青一块儿买回来伺候洛安郡主,汀兰稳重,郁青忠勇。

洛安郡主不高兴地坐在一旁,开始生闷气,谁也不理,郁青拉拉汀兰的衣袖,小声说道,“要不就去求求青若姑姑,让郡主骑一会儿马吧。”

如愿以偿的洛安郡主兴奋地上了马背,一路跟着轻云并行,身心都顺畅了。

*****************

药域谷。

一清瘦男子正指挥着一旁的药童种植草药,从远处跑来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直盛开的紫落绮,看见那男子甜甜地叫一声,“爹——”

男子面色有些苍白,有些孱弱的身体弯下身子,一把抱住跑过来的女孩,“希儿,你是不是又调皮捣蛋了?”目光落在小女孩手里的紫落绮上,佯怒道,“你怎么又将,你娘的紫落绮给摘了,要是让她知道了,你又要挨罚了。”

小女孩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一转,搂住那男子的脖子,古灵精怪地说道,“这是希儿要送给爹的。”

男子温柔一笑,抱起女孩,轻点她的鼻尖,“你要是再这么调皮,爹也保不住你。”

“希儿。”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男子怀里的小女孩小脸一垮,可怜兮兮地看向女子,“娘亲,希儿看娘亲的紫落绮开了,十分好看就想摘了送给爹爹……”

“下来。”女子严厉地看向小女孩,小女孩乖乖地从父亲的怀里下来,低着头,听着母亲的发落,“给你说了多少次,紫落绮不能这样摘,你就是不听话。”

小女孩偷偷地拉了拉身后男子的衣角,男子突然捂着胸口轻咳了起来,女子脸色一变,忙拿起去查看男子,“身体不舒服,你就不要出来,万一感染了风寒怎么办?”说着女子也不顾去数落小女孩了,扶着男子走回了院子,还不放心地给他诊脉。

“我只是担心他们笨手笨脚的,把药田给弄坏了,里面还有你辛苦培育的艾意草。”男子信手倒了一杯茶,拉着女子的手眼睛里满是爱意,这样的幸福生活他偷了十年。

“爹,娘。”一个十二三的挺拔少年跑了进来,“曾师叔祖来了。”话音还没有落,就看到一个疯疯癫癫的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不好玩,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莫非师叔祖又看上我这药域谷的什么东西了?”女子浅浅笑道,这云颠山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药域谷,每次都会看上不同的东西,给顺走。

“我来看看我这乖徒孙,还有小小丫头。”云颠山人甩袖坐下,抓起男子的手腕,欣慰地点点头,“还不错。”正经不过三秒,又开始如同小孩子一般,拉着一旁男孩的手,说道,“走陪我玩。”

男孩已经见怪不怪了,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跟着云颠山人出去了,女子大声嘱咐道,“诺儿,一会儿回来吃饭。”

“知道了娘亲。”纪洐诺回头应了一声,就被云颠山人拉着去了药林的方向。

夏夜的院子里,飘来阵阵药香,纪明南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屋内传来儿女嬉笑的声音,嘴角不由的微微扬起,一阵夜风吹来,抚过他的头发,剑眉入鬓,眉眼如画,闭上眼睛,对于他来说,能过一刻便是一刻的幸运,十年前,他就已经死了,能活这么久,就都是赚的。

“身体还没有刚好点,你就在这里吹风?”身上忽然覆上一件披风,睁开眼睛,无寻责备地看了他一眼,他笑着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旁边,单手搂过她的肩膀,“陪我一起赏月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