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五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252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点点头,青颖转身出去备车,青若笑盈盈地向前拿起梳妆台上的梳子,轻轻地梳着叶浮珣那头如同黑色瀑布一样的秀发,看着铜镜中那张绝美的脸,笑道,“这下好了,温姑娘来了,王妃应该不会无聊了。”自从只要宋寒濯受伤后,叶浮珣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心情一天比一天差,温姑娘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青若的手很巧,给叶浮珣挽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发髻,又化了一个梅花妆,“王妃,你真是太美了。”一旁伺候的青琴羡慕地说道,王妃是她见过最美的女子了。

叶浮珣莞尔一笑,“就你嘴甜。”不过转而一想,对青若说道,“还是换成男装吧。”这样太扎眼了,青若依言又给叶浮珣梳了发髻,玉冠束发,又穿了一身淡青色的衣衫,一把玉骨扇在手,摇身一变,又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俏公子,叶浮珣为了出去好办事,让人做了好几套男装。

只不过叶浮珣还未出宸王府,轻云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王妃,出事了。”

“什么事?”

“叶丞相向圣上求情放了叶三小姐,圣上已经答应了。”

叶浮珣眉头微绉,叶翰良竟然会冒着被玄康帝厌恶的风险去求情,这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像叶翰良这种自私自利的找人,在利益面前,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会果断的舍弃自己的骨肉,而去保全利益,这次为何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把叶金玉给救出来,莫非是因为他和叶云裳打达成了某种协议。

“轻云,去查一下叶云裳这几日都在做什么,本妃要事无巨细!”上次因为在宴会上,叶云裳名声扫地,基本上已经算是一颗废棋,到底是什么会让叶翰良去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救叶金玉。

轻云领命出去,叶浮珣由青颖陪着上了马车,缓缓向明月阁驶去。

芙蓉楼。

现在整个京城都在传叶云裳未婚先孕的事情,就连去年在赏花会上的中媚毒的事情也一度被挖了出来,叶云裳的名誉基本上算是毁了,而她这个人在京城恐怕也再无翻身之日,但是叶云裳身后有可能有青县河内谢家做依靠,叶浮珣又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劫走他的和以前,额头上的那朵凤尾花,听说青县河内谢家的少东家额头上天生一顿蓝色的凤尾花,难道叶云裳跟青县河内的谢家少东家有关系,若是真的跟谢家有关的话,叶云裳很有可能会有翻身之日。不过今生叶云裳恐怕再也没有缘分嫁进皇室了。

“王妃,到了。”青颖轻声提醒专注想事情的叶浮珣,同样一身小厮打扮的青颖率先跳下下马车,掀开车帘,把叶浮珣扶了下来。

守门的小厮认得青颖,忙进去通报。叶浮珣刚进明月阁的大门,王妈妈便扭着肥胖的身去小跑了过来,看见叶浮珣,脸都笑成了褶子花,“重公子,您来了。”叶浮珣上一次来还是去边北之前,宸王府的所有事情都由青若打理,而外面的铺子则由青颖打理着,王妈妈一直不敢打听叶浮珣的下落,只是听说宸王妃在叶丞相的婚宴上大放光彩,又让叶二小姐身败名裂,让叶三小姐身陷囹圄。

王妈妈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宸王妃回来这么多天都没有在明月阁露过面,这温言姑娘一来,立马就来了明月阁,“重公子,温姑娘在二楼。”

“阿珣。”一道熟悉的女声在二楼想起,叶浮珣顺着声音向二楼望去,映入眼睑的是一张熟悉的美丽的脸,兴奋地朝叶浮珣摆摆手,然后提着裙边从二楼小跑了下来,“我回来了。”

叶浮珣手里的玉扇一合,轻敲了一下温言的脑袋,佯作生气道,“你还知道回来了?!”说着叶浮珣扫了一眼纷纷往这里观望的客人,抬步朝二楼走去,温言捂着脑袋看着叶浮珣的背影,会心一笑,还是回来的感觉好啊,忙抬步跟了上去。

王妈妈知道两个姑娘有话要聊,吩咐侍女沏了一壶好茶,又备了一些点心命人送了上去,温言拉着叶浮珣坐在她的房间里,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可有想我。”

叶浮珣笑而不答,温言不在的这段时间,她除了有些寂寞,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只听温言又说道,“我听说你去浮阳城了,所以打算去浮阳城找你,结果半路又怕遇到魏冥堇,所以就又折了回来,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早就到了京城。”侍女将茶放到桌子上便退了出去,温言信手倒了一杯茶。

“听说魏冥堇大婚了。”叶浮珣也为自己倒了一杯,抬起一双清澈的眸子打量着温言的神色,只见温言喝茶的手微微一顿,接而恢复正常,尽管她眼里的那抹失落只是一瞬间,但依旧被叶浮珣给捕捉到了,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魏冥堇欺负你了?”平静的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凉意,叶浮珣就是这样的人,若是她认定的人,她一定会护短到底,也会倾尽所有护他周全,对宋寒濯如此,对叶玿璃如此,对温言亦是如此。

“哈,我是看起来那么好欺负的人吗?”温言捏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转移话题说道,“还是明月阁的糕点好吃啊。”

“别给我转移话题。”叶浮珣没打算放过温言,一把打在她的头上,这次用的力道有些大,温言吃痛地捂住脑袋说道,“你今天怎么总是打我的脑袋啊?”

“谁让你欠打。一声不吭就跟别人跑了,被人欺负了就只知道跑回来了,要早知道你这么白眼狼,又这么怯弱,我才懒得救你,就该让你温儒卿把你给带回温家。”

“哎呀。”温言一把推开叶浮珣在她脸上作恶的手,说道,“我当时是被挟持的好不好,你以为我愿意走啊,在这明月阁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着,跟着魏冥堇不仅没有好吃好喝,还得跟他夺仇家,你以为我容易嘛我,再说了,谁说我受欺负了,在鹰水城我可是说一不二的。”

“不过,你离开魏冥堇也好,魏冥堇虽然又重新回到了鹰水城,但是魏家毕竟是一个是非之地,你还是不要趟这个浑水的比较好。”叶浮珣说道。

温言听了并没有搭话,在她这个乱入时空大人看来,她和魏冥堇已经没有可能了,她是一个新时代的人,不可能会嫁给一个娶过妻子的人,哪怕这个人她可能也动心了。

“这个我还是明白的,我是不会让我的丈夫娶第二个女人的,也不会和别的女人去分享我的丈夫。”温言又往嘴里塞了一个茉莉花糕,口齿充满了青香,满足地闭上了眼睛。这句话让温言一阵,不和另外的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这倒是一个新奇的说法,当初叶翰良迎娶她的母亲唐婉时也曾向唐老夫人保证过此生不纳妾,但是在唐婉进府的第二年,谢姨娘便抬进了叶府。在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不很正常嘛,又想到了宋寒濯,她身为宸王妃,宋寒濯身为宸王,侧妃自然是少不了的,尽管她做好了千万个心里准备,但一想到宋寒濯有可能会娶他人为妃,她的心就会莫名其妙地疼了起来。

“你是不是该担心担心你家王爷了?”温言轻捣一下叶浮珣的胳膊,说道,“你说万一哪儿天你家宸王殿下带个女人回来你咋整?是接受呢还是和离呢?”

“和离。”叶浮珣在这一刻想也不想地说道,“我会选择和离。”目光定定地看着温言,她不想重蹈上一世的覆辙,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刻,她会真的选择放手。只不过让叶浮珣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温言也是一愣,在她的印象中叶浮珣虽然比一般的女子杀伐果断,但她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再有手段有魅力的女子,不过就是这个时代的附庸品,她以为叶浮珣会忍受着,到底没有想到,叶浮珣会脱口而出‘和离’。仔细一想,依着叶浮珣的脾气,和离倒也在合理之中。温言摇摇头,将脑袋里的想法赶出去,依着宸王殿下的宠妻成度来看,估计也不会让某个女人有和离的机会。

“对了,听说你把叶府那两个庶妹整得够惨的?”一回来便听说了宸王妃将自己的庶妹送到了大理寺,而且叶二小姐还未婚先孕,差点被全京城的唾沫星子给淹没了,不用想这一切都拜眼前这个女子所赐。

“她们咎由自取。”叶浮珣淡淡地说道,“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听了这句话,温言一下子乐了,眼前这个女子倒是越来越附和她的脾气,看着某个小女人一脸正经地说出这句话,温言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感,不过叶浮珣有一句话倒也没有说错,人不作死就不会死,明知道自己斗不过,还满肚子的坏水去算计别人,你不被整谁被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