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三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12 2021-09-07 00:36

叶修安扶着无寻狼狈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纪洐诺见无寻受伤,忙过去扶她,言睿渊请罪,“师娘。”

“啪。”无寻挣脱开叶修安和急性子,一巴掌打在了纪洐诺和言睿渊的脸上,厉声道,“你们这是要上天吗?咳咳咳……”

“师娘息怒。”

“娘亲息怒。”两个少年跪在无寻面前,无寻现在没有心思去跟他们计较这些,“你师父在哪儿里?”

两人皆低头不语,无寻气结,躲在暗处的纪绵希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生气又难过的无寻,她挣脱茵陈的手,从暗处跑出来,一把抱住无寻,“娘亲,爹爹他把自己关在了梨花居里面,谁也不让进去。”

看到纪绵希,无寻锐利的眼神变得柔和,眼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声道,“希儿乖,你跟玉竹去玩,娘亲有事找你爹爹。”

玉竹上前牵住纪绵希的手,将她哄道一边,纪绵希突然开口问道,“娘亲,你和爹爹会不会离开我们。”

无寻脚步一顿,声音清冷却透露着坚定,“不会。”说着便大步朝梨花居走去,言睿渊和纪洐诺两个人担心,忙追了上去,梨花居外,五星密布,无寻站在院外,冷声骂道,“纪明南你这个王八蛋,凭什么要把我送走,你凭什么?!”

“师娘。”言睿渊上前说道,“师父听不见的。”无寻一把抽过言睿渊身上的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厉声道,“你说我偷了你十年,你错了?我偷了你的一生!我告诉你,你若是不让我见你我就随你而去!”

“娘亲!”纪洐诺大惊,叶修安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不了解无寻,但他深深地了解叶浮珣,说到做到。

“师娘。”言睿渊劝道,“师父现在估计已经……您为何不安他的遗愿呢?”

无寻手又加重了一分,“渊儿,我知道你尊师重教,师娘我也知道此阵出了你师父,也只有你能过去,为娘求求你,你让我去见他,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师娘,您为何苦苦相逼呢。”言睿渊跪在无寻面前,“师父他怕您伤心难过,他用尽最后心力为您谋取了后半生的未来……”

“我的后半生已定,用不着他来安排,我再说一遍,你若不放我进去,从此诺儿与希儿成为孤儿!”

言睿渊闭上眼睛,突然右手发功,单身跃起,进入阵中,片刻后,梨花居的门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一株特大的梨花树下,一身红衣男子安详地躺在躺椅上,无寻扔下手中的剑,忙跑向躺椅上的男子,跪坐在他的面前,轻声呼喊道,“阿南,阿南……”

男子却丝毫没有回应,无寻颤抖着手探上他的鼻息,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无寻脸上一喜,“阿南,我知道你能听见对不对?”伸手搭在她的脉上,整个人一阵瘫在地上,片刻后,轻声吩咐道,“淡竹,去把我做的衣服取来。”

“咳咳咳咳………”纪明南轻咳几声,幽幽醒来,他刚才做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梦,又听见了她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眷恋一张脸,“原来人快要死的时候真的能够看到毕生所愿。”

无寻握住他的手,含泪笑道,“我回来了。”

纪明南对她缓缓一笑,霎那间满院的梨花都失去了光色,一阵风吹过,梨花纷纷落下,落在了无寻的发间,纪明南的身上,红白相间,美的不可方物。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纪明南笑道,他现在有些分不清现实和幻觉,“你该回去了。”

无寻摇摇头,将自己的脸放在他的手里,“我不回去,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什么县主,我要陪着你,哪儿里也不去。”

纪明南爱恋地抚摸着那张脸,嘴角挂起的满足的笑容,“听到你这句话,我真的死而无憾,可是寻儿,我骗了你,我们根本就没有结婚,诺儿……”无寻手指轻轻捂住他的嘴唇,“谁说我们不是夫妻,你就是我的夫君,诺儿和希儿都是我的孩子。”说着无寻扶着他坐了起来,让他轻轻依靠在自己的肩上,“你不是说我穿红色的衣服很好看吗?我今天穿给你看好不好?”

靠在他肩头的人,握住她的手,仿佛抓住了全世界的幸福,笑道,“好。”眉眼里的光亮如同阳光般明媚,淡竹将无寻早就准备好的凤冠霞帔取来,无寻笑道,“你看,好不好看?我打算我们再拜一次堂。”无寻接过淡竹手里的嫁衣换上,再出来转了一个圈,笑着问躺椅上的人,“好看吗?”

纪明南看着那张绝美的脸,越来越模糊,那一身红如火的嫁衣,是他期待了好久的模样,他缓缓一笑,将头靠在无寻的肩膀上,这一次却没有回应她,握着她的手也缓缓松开,垂了下去,“阿南,你说我们拜完堂去哪儿里玩?听说顺真道人的素斋天下一绝,我们去吃好不好?顺道再去一趟言家,把两个孩子送到哪儿里,我们两个逍遥快活去……”

“夫人,谷主他……”淡竹不忍心地说道,“谷主他……归天了。”

无寻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你不是说等紫落绮全部开的时候,你要再给我弹奏一曲凤求凰,还有几天它们就全部开了,要是希儿再调皮摘了它们,你千万不要护着那丫头了,好不好?”

“纪明南,你再跟我说说话好不好?”无寻哭着喊道,“我不是叶浮珣,我是无寻,你的无寻!”随后赶来的青若赶到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呆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梨树下的那一对璧人,躲在暗处的宋寒濯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如此难过,尽管那个男人为她放弃了一切。

无寻看着睡得安详的纪明南,笑道,“你等着我,我下去陪你。”说着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众人一惊,忽然一阵掌风而过,匕首应声落地。

“孽缘啊,孽缘啊。”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一向有些疯癫的云颠山人,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今日颇有几分风仙道骨的味道,落在众人面前。

“师叔祖!”无寻跪在云颠山人的面前,“求求您,救救他好不好?您一定有办法的?”

“丫头,老夫真的无计可施了。”云颠山人叹了一口气,手捋着胡子说道,“他当初为了救你以血换血,若不是师兄倾力相助,他也不能活到今日,那是你原本就有的命数,是他逆天改道,如今一命换一命,老夫也无力回天啊。”

“师叔祖,我愿用我的性命换回来他也不可以吗?”

“胡闹,天命岂能说改就改的!”云颠山人说道,“他当初为了救你在乌麒山的雪地里跪了三天三夜,为了救你,他以血换血,你可知抽血换皮之痛,他为了救你,十年来日日夜夜饱受这寒冰煞噬骨之痛,如今你这命说换就换?!说不要就不要吗?!”云颠山人指着纪明南气愤地说道,“你对得起他吗?!”

“师叔祖,你不是说往生花可以救他的命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要死……”

云颠山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往生花只可续命不可救命,若是续命他便要如同痴儿残废一般躺在床上,我那徒孙如此一个骄傲之人,他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怕你担心选择欺瞒了你,同样为了让你有更好的以后,他亲手为了调养,让你恢复记忆。”

“丫头,你是一个聪明的丫头。”云颠山人扶她起来,拍拍她的肩头,“他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也知道你自己要什么,你不必这么自责,也不必愧疚,这是他的劫,也是他的命。”

无寻后退两步,忽而仰天大笑,“纪明南,你可知你让我生不能生,死无颜死,如此一来,还不如十年前便死在乌麒山。”

她缓缓跪下,抱起那已经不会在对她笑,对她温柔的男人,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痛传遍了她的四肢,一瞬间,满园的梨花纷纷落了下来,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的梨花。

“哥哥,我是不是以后就没有爹爹了。”希儿紧紧地拉住纪洐诺的说,她还不懂什么是死,什么是活,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从此这个宠她爱她的男人,再也不会回来了,纪洐诺伸手抱住她,笑道,“爹爹只是累了,他要换一个地方去休息,他会一直在。”说着整了整纪绵希的小辫,说道,“希儿,你会忘记爹爹吗?”

纪绵希摇摇头,“不会。”

“真乖。”

纪洐诺也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他又何尝不害怕日后没有了为他遮风挡雨之人,不过现在不是他可以悲伤的时候,因为他还有娘亲和妹妹,所以他必须坚强,泪不是现在可以流的,在言睿渊开启九宫阵的时候,他便隐约知道纪明南要做什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