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53 2021-09-07 00:36

苏祉延那里见过周舒鱼这般哭过,就算平日里自己惹她生气,她也不会当着自己面哭。

见此情景,苏祉延立马变得手无足措,宋长宁看到周舒鱼哭了起来,她像是被传染了一般,手握着纪衍诺的衣领,也开始低声抽泣。

纪衍诺头疼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姑娘,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人探头探脑地观看。

拦腰将宋长宁抱了起来,用脚踢开了房门,将她放在了床上,低声说道,“宋长宁,你放手。”声音像是三月里吹来的春风,带着点点宠溺。

宋长宁感觉声音比酒还要醉人,她紧紧地抓着纪衍诺胸前的衣领,低声说道,“我不。”

“听话,乖!”纪衍诺不想跟你一个酒鬼计较,便耐着性子,像哄纪绵希一样,哄着宋长宁。

“不要。”宋长宁固执地摇摇头。

纪衍诺耐着性子,拿出经常哄纪绵希的伎俩,说道,“你松开,我给你擦擦脸,明天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宋长宁抬起一双朦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纪衍诺,说道,“真的?”小姑娘一说话,嘴里一股酒气,说完还打了一个酒嗝。

“不骗你。”纪衍诺将她的手掰开,看着她乖顺地像是一只猫一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转身快步走出去,很快手里端着一盆净水走了进来,绞了帕子,温声说道,“抬起脸来。”

宋长宁原本低着的头,依言抬了起来,纪衍诺弯身轻轻地擦着,小姑娘的皮肤很好,像是洁白无暇的玉,光滑,吹弹可破。

带有凉意的帕子划过自己的皮肤,宋长宁有了片刻清醒,睁开眸子,少年的眉眼如刀削,没有了往日的疏离,鼻翼之间都是淡淡的药香,很淡,目光落在少年的唇上,薄唇微抿,应该很软吧。

喝了酒的宋长宁胆子也大了起来,忽然抬头贴了上去。

一个微凉软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纪衍诺一惊,小姑娘的脸近在眼前,除了酒气还有女孩子的香气。

一瞬间,纪衍诺大脑一片空白。唇上忽然传来了疼痛感,这个丫头竟然咬了他。

这个小丫头是属狗的嘛。啃了人的小丫头,心满意足地躺了下去,昏睡了过去,纪衍诺看着床上安然入睡的小姑娘,微微叹了一口气,给她盖上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夜色如水,覆上刚才被咬过的嘴,纪衍诺的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破土而出了。

翌日。

白术一推门便看见纪衍诺已经起身了,“公子。”目光落在纪衍诺的嘴上,竟然有一个小口,“公子的嘴怎么回事?”

纪衍诺一愣,回想起昨晚那柔软的触感,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如常,面不改色地说道,“昨晚不小心磕的。”

不小心磕的?白术心中有疑惑,想起今天一大早外面下人们传来闲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忍不住抬头又看了一眼纪衍诺,问道,“公子,今天可有什么安排。”

“去套个马车。”纪衍诺翻了一下手中的医书吩咐道,他手里的书可是一页也没有看进去。

宋长宁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宿醉有些头疼。月娘端着醒酒汤走了进来,“宋姑娘醒了?”

“这是醒酒汤,赶快喝了吧。”月娘上前将床幔打开,看着有些慵懒的小姑娘,笑着说道,“公子在外面等您呢。”

“等我?”宋长宁一脸懵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嘛?”

“公子姑娘来了有些时日了,还未出去过,今日天气不错,就带着姑娘出去转转!”月娘接过小姑娘手中的汤碗,忍不住说道,“姑娘以后莫要那般饮酒了,您年纪下,身子弱,容易伤身。”

宋长宁还是第一次那般喝酒,实在是昨天被纪衍诺给气着了。她揉着脑袋,净了脸,清醒了一些,坐在铜镜前,开始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只记得自己跟周舒鱼在一起吐槽,后来两个人爬上了屋顶喝酒,再后来的事情她就不自己的,只是觉得隐约好像咬到了什么东西,甜甜的,香香的。

“月娘,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宋长宁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插了一根木簪,扭头问正在整理床铺的月娘。

“自然是公子将姑娘抱回来的。”月娘说道。

“纪衍诺!”宋长宁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嘴里碎碎念,“完了完了,今日约我出去,怕不是想让我离开吧!”

宋长宁用过饭,磨磨蹭蹭地走到大厅,周舒鱼与苏祉延已经坐在大厅里,两个人似乎是闹了别扭,宋长宁露了一个头,看着里面的情况。

纪衍诺余光瞥见了一个小脑袋,嘴角微勾,“宋姑娘可用膳了?”

察觉自己被发现了,宋长宁低着头走了进来,“吃过了。”

“既然吃过了,那我们就走吧。”纪衍诺站起身来,抬步就要离开,宋长宁一把拉住纪衍诺的衣袖,低着头说道,“我错了,我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昨天我就是一不小心才喝那么多的,给表哥带来了麻烦,我感到抱歉,但是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小姑娘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让在场的人一脸懵。

纪衍诺低眸看着到自己胸前的小丫头,觉得好笑,“然后呢。”

“表哥,你能不能别把我送回去。”宋长宁小声说道,“我保证不给你惹麻烦了。”

“你大哥已经来信了,他会来接你。”纪衍诺今早收到了玄霄阁那边传来的消息,宋瑜琏已经动身来宁城了。

“大哥要来?!”宋长宁脸色一变,完了,这次她是偷偷跑出来的,还被人抓了,差点回不去,自家大哥知道了定会训斥。

“大哥什么时候来了?”宋长宁问道,她还原本打算过几日缠着纪衍诺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呢。

“五日后便可到达宁城。”纪衍诺笑着问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宋长宁摇摇头,然后小声问道,“所以,今日真的要带我出去玩?”

“自然是的。”

得到纪衍诺的肯定,小丫头的心忽然落了下来,原本以为今日纪衍诺定会生气,没有想打不仅没有生气,还带自己出去玩。

宁城靠海,街上来往有不少异族商人。异族打扮,十分惹眼。宋长宁挽着周舒鱼走到前面,苏祉延双手背于身后,目光从那抹身影上扫过,落在纪衍诺嘴角上的伤口,笑的促狭,“昨晚纪兄还真是激烈啊。”

纪衍诺眼风扫过,面不改色地说道,“不及苏兄,周姑娘的剑还真是厉害。”昨晚从宋长宁的房间出来,便看到周舒鱼拿着一把剑满院子的追杀苏祉延,两个人相当热闹。

苏祉延干笑两声,不再说话。纪衍诺这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人畜无害,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尾巴狼,真是可怜了前面的小姑娘。

“还有,宋姑娘是我表妹。”纪衍诺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话,便大步跟上了上去,苏祉延一愣,表妹嘛,要真的是表妹就好了。

“长宁,你帮我挑一个。”周舒鱼跟宋长宁站在一个卖首饰的摊前,上面摆了许多新颖的簪子与簪花。

周舒鱼头上一直都是一根木簪,或者只是绑一个发带,还从未见她带过簪子或者簪花。

宋长宁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那伙人给收走了,来到小院之后,纪衍诺派人给她送过一些首饰,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戴过,反而觉得周舒鱼头上的木簪别致,便学着她一直用木簪。

“这个挺好看的。”宋长宁拿起一支通体白玉的玉簪,上面雕刻了一条锦鲤,生动形象,简单大方,倒是挺适合周舒鱼的。

苏祉延凑过来看,笑着说道,“小宋姑娘眼光真不错,这个的确挺适合小鱼儿的。”

宋长宁将簪子插在周舒鱼头上,笑着说道,“真好看。”

目光又落在了一旁的流苏簪上,她素来喜欢流苏簪,每年唐凤初都会命人打造一套流苏簪给她。

“你喜欢这个?”周舒鱼拿起那支流苏簪,颜色有些艳丽,并不适合她。

宋长宁摇摇头,说道,“这个颜色太重,不适合我。”

苏祉延捅了一下身旁的纪衍诺,笑着说道,“纪兄给看看,哪个适合咱们小宋姑娘啊。”

宋长宁下意识地看向纪衍诺,只见他走到摊前,扫了一圈,淡淡地说道,“没有适合她的。”

小姑娘的眼睛暗了下去,随即笑着说道,“本姑娘天生丽质,这些配不上我。”这句话,宋长宁倒是没有说错,她贵为公主,什么样的金银珠宝没有戴过,小小市井之间的首饰,的确配不上她。

苏祉延率先付了钱,周舒鱼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干什么?我有钱。”

说着从老板手里将钱拿回来又塞给了苏祉延,自己将钱付给了老板。苏祉延望着手里的钱,小声嘟囔道,“真生气了。”他家小姑娘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大了,一点也不好哄了,还是怀念以前那个呆呆的小鱼儿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