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吃惊不已

嫡女归 云舒 2423 2021-09-07 00:36

花容劝道:“大人,一起夫妻百日恩,你去看看吧。”

“谁跟她一日夫妻。”李瑞没好气的看她眼,最后还是听了她的话,去正厅。

秦美美一见到李瑞便扑过去,他往躲开,她浑身僵住,伸出去的手也收回。

是啊,她已经脏了,如何能再碰她的心上人。

“李瑞,你能不能够替我做主!你一定要把那个家伙给我杀了!千刀万剐!”说到这里的同时,秦美美有些语无伦次地将昨天晚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

李瑞微怔,他上下扫了秦美美眼,心底有些愧疚。

“别看我,我已经脏了!”秦美美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掉,悲痛的往后退一步。

李瑞欲言又止,半饷他挥了挥手,对自己身旁的下人密语几句。

不一会儿之后,她的手中已经多了几张银票。

“这些你拿去吧,这里有纹银百两,可解你日常所需,你完全可以再找过好人家,好好的过日子。”

“再找户好人家?”秦美美忽然之间停止了哭泣,眼神当中射出了一抹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机。

“不,这一切都是拜花容所赐!我一定杀了她……”

说到这里,秦美美就像是疯了一样,直接站起身来,从旁边的侍卫手中抢过了她们手中的佩刀,转身往花苑。

“把她给我控制住!”

李瑞厉声喝道,旁边的侍卫们出手如电,直接控制住了秦美美。

“我一定要杀了她!哈哈哈!”

花容闻声赶来,她身后站着的是李尘。

秦美美看见花容激动不已,面目狰狞朝她扑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李瑞眼疾手快将花容护住,警惕盯着她,又将李尘的眼睛捂上,吩咐心腹将他带下去。

秦美美的老嬷嬷跟百合听说她回来都高兴不已,匆匆前来看见的便是此幕,老嬷嬷吃惊不已,悲痛上前:“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我还是尚书府的夫人吗。”秦美美仰天狂笑,笑着笑着眼泪便掉下来。

成亲十载未有一子,妾室后来居上,这京城的世家夫人都在看我的笑话。这尚书夫人我当够了,只是这花容,我必须杀了她!”

“没有她,我跟夫君就能琴瑟和鸣,恩爱一生!”秦美美陷入了一种执念中,神神叨叨。

百合也上前想要劝秦美美,她突然瞥到秦美美脖颈上的红痕,那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映入对方眼底。

秦美美眼底闪过丝狠辣,将衣袖中的匕首掏出,极快的差入百合肚子里,随后拔出,又朝老嬷嬷刺去。

她疯狂笑着:“嬷嬷,该你了,既然我不得好死,你们也要跟着我下地狱!”

百合双眸睁大朝地上倒去,老嬷嬷眼疾手躲开,衣袖被割破,并未伤及皮肉,秦美美就被侍卫控制住。

花容的眼睛被李瑞及时蒙上,他将花容紧紧抱住:“莫怕。”

官府的人很快前来将秦美美捉拿,百合没了声息,她背上了命案。

老嬷嬷吓得一动不动,在原地欲哭无泪。

“这是一百两银子跟卖身契,老嬷嬷你以后便是自由身,回家乡去养老吧,家里可有其他人。”

花容镇定下来,将银两递到老嬷嬷手中,“你跟在秦夫人身边久了,感情定是深厚,她如今癫疯,我实属愧疚。”

老嬷嬷深深看了她眼,接过银两福身:“多谢花姨娘,老奴有一子在村里,还算孝顺。至于秦夫人也是咎由自取,是老奴没将她教好,以往得罪花姨娘了。”

老嬷嬷虽心疼秦美美,但她那一刺,令她心寒了。’

叶浮珣听到秦美美的下场吃惊不已,她有些出神的叹口气:“若是当初我肯见她,是不是事情局面便不会这样。”

“晋王妃莫要责怪自己,那秦美美生性善妒,极端偏执。就算见了晋王妃您,最终还是会走向同样的结果。”

西洛在旁边安抚,“当初她设计嫁给尚书大人的时候,就该预料强扭的瓜不甜,自找的苦头,跪着也要吃完。”

念云也附和:“是啊晋王妃,听说那日秦美美还杀了自己的婢女,还想杀跟了她十几年的老嬷嬷呢,这种人,太可怕。”

叶浮珣心底好受了些。

花容的肚子已经日渐增大了。

李瑞搂着花容,劝说花容将花寻糕点记的事务给卸下来。

“容儿,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为肚中的孩儿着想一次吧,你看你天天这么累,怀孕了,脸都消瘦了许多。不如,就把花珣糕点记的事情推了吧,这段时间好好养胎。”

李瑞摸着花容的大肚子,将自己的脑袋靠在花容的肚子上,看看能否听到自己孩儿的胎动。

过了许久,李瑞高兴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听到了肚中的孩儿动了一下,像是要赶跑自己这个父亲一样。

李瑞欣喜急了,拉着花容的手,激动的跳了起来。

花容看见这样状态的李瑞,心里乐开了花,算了,自己这段时间也挺累的,都没有什么时间吃饭睡觉。

“我听你的,那我就把铺子的事交还给晋王妃了,我就好好在家安心养胎,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啊。”

花容窝在李瑞怀里撒娇说道,脑袋靠在李瑞的肩膀上,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为他养儿育女。

“今天就早些休息吧,明天我陪你去把这事情交给晋王妃去处理。”

李瑞抱起花容,轻轻的将花容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端来水盆,用毛巾轻轻擦拭着。

花容享受着这种服务,本来是想等李瑞一起上床睡觉的,可谁知,自己过于劳累,率先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这迷糊鬼,看来今天是真的挺累的,要不然也不会就这样睡着了。”李瑞看着已经睡沉的花容,暗自嘀咕道,然后轻手轻脚的将被子遮住花容的肚子。

李瑞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并没有直接躺在床上休息,而是将这边的烛火吹熄,到另一旁处理公务去了。

深夜时分,花容嘤咛了一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床上并没有躺着李瑞,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李瑞还在那里处理公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