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64 2021-09-07 00:36

上下轻蔑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身段倒是不错,可是竟然还不如百花楼的女子,啧啧啧。”温言以一个老鸨的目光审视了一番眼前的女子,评头论足道,“穿这么薄你冷不冷?看看你那皮肤,都糙成什么样了,还有这脸啧啧啧,百花楼里的婢女都比你的好。”

“姑娘,百花楼是什么地方啊?”玲儿疑惑地问道。

“京城里男人的温柔乡。”温言伸手挑了一下玲儿的下巴,挑衅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玲儿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个红衣女子气得跳脚,转眸一想,“你这么了解,想必是在那种地方待过咯。”

温言莞尔一笑,倾国倾城,“坐在明月阁的二楼,看着对面的姑娘,的确是一件美事。”

明月阁,红衣女子脸色微微一变,明月阁现在天下闻名,虽然是青楼,却不是一般的青楼,那里的女子气度才学皆不输大家闺秀,不少王孙贵族投掷千金为求一面。

“玲儿,我们走吧。这儿的麻雀太聒噪了。”

“你……”红衣女子是现在最得宠的小妾,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这么讥讽她,看着温言的背影说道,“清高什么,还不是从妓院里出来的,照样是陪睡的货色!”

温言听了脚步一顿,转身一巴掌呼在了那个红衣女子的脸上,力道之大,一巴掌将女子扇倒在地,方才还笑嘻嘻地女子,此时满身戾气,说道,“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你竟然敢打我?!”那个红衣女子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温言,满眼愤恨!

“打你又如何。”温言弯下身子,从女子头上拔下一支簪子,挑起女子的下巴,冷声说道,“你要是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的脸给刮花?”

“你……你敢……”

“那我们试试。”温言嘴角微勾,簪子说着女子的下巴一点一点地划过女子的脸,在脸颊处停留,轻轻用力,红衣女子尖叫一声。

“我还没用力呢。”温言站起身来,将簪子扔在地上,俯视着红衣女子,“就你这点本事,也敢在我面前横!”

“发生什么事情了??”温言正欲转身离开,一道男声传来,一个身穿一件深紫色单罗纱夹衫,腰间绑着一根天蓝色兽纹丝带,一头如风般的长发,有着一双比魏冥堇还要阴冷的的眼睛虽然在笑着,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阴鸷,让温言十分不舒服,盯着温言,使其十分别扭。身后跟着一身他栗色花素绫上衣,腰间绑着一根栗色宝相花纹金带,一头墨黑色的发丝,身形挺秀高颀的魏冥堇。

“魏二爷。”温言上前走了几步,走到魏冥堇的身边拍拍手,说道,“揍了一只嘴巴不干净的麻雀。”

魏冥堇目光落到温言的有些微红的手上,淡淡地说道,“不干净扔出去就可以了,何必自己动手。”

“樱钕,怎么回事?!”魏冥罗冷声问道。

“魏爷,你要替奴家做主啊。”樱钕披头散发哭着跪在魏冥罗的面前,控诉着温言方才的行径,希望眼前的男子能够替她出头。

魏冥罗将目光放在这个站在魏冥堇身边的女子身上,清澈的目光死毫不畏惧地对上自己,一脸坦然地说道,“我在和这位……姑娘讨论什么是规矩,讨论讨论着……”温言下巴微扬,嚣张地说道,“若是我什么得罪之处,还请魏爷包涵。”

魏冥罗见温言举手投足之间,都不是一般小户人家的女子,见樱钕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在这个女子身上吃了不少苦头,冷声说道,“这是魏二爷带回来的贵客,还不快道歉滚下去!”

樱钕身子一震,抬头瞪了温言一眼,又碍于魏冥堇和魏冥罗,只能低声说道,“不知道姑娘是贵客,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姑娘不要怪罪。”因为她知道,在这里,除了魏冥罗的宠爱以外,什么都不重要,魏冥罗说不要就不要,若是让他厌弃,在这座城里,就只有死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温言也不是什么斤斤计较之人,尽管她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子,但还是笑着说道,“不知者无罪。”

樱钕贝齿轻咬,退了下去。

“二弟,这位姑娘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啊。”魏冥罗笑着问道。

“见过魏爷,我叫温言。”温言大大方方地说道,他这一路来可没有受罪,所有的来源都是眼前这个虚伪至及的男人,派人追杀自己的亲弟弟不说,还养那么多女人在府里,渣男无疑。

魏冥堇对于温言一副护着的姿态,目光带着深意,魏冥堇身边的人他都查清楚了,这个温言原本是江南温家的庶女,后来得明月阁重公子相助,摆脱温家人,住在明月阁内,能在明月阁内住着,还不属于十六香,却高于十六香的地位,说明这个女子不简单,更何况想穿重公子十分看重她,明月阁表面有打理得管事妈妈,可是实际做主的就是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子,他的弟弟倒也风流,逃命之余,还不忘风流。

“魏某对我说温姑娘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如今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魏冥罗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让旁人看起来比他身旁的魏冥堇好相处多了,不过温言在明月阁那可是阅人无数,这么假惺惺的人,看了就倒胃口。

“魏爷的名字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若不是今日一见,我竟然还不知道魏二爷有个哥哥。”温言不怕死地给魏冥堇拉仇恨,魏冥罗的脸色微变,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依旧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

温言也无意跟魏冥罗纠缠下去,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魏冥罗看着温言消失的背景,手里的纸扇应声而赦。

“你今天很闲?”温言一边翻着魏冥堇为他搜罗来的戏本子,一边问道,坐在一旁的魏冥堇今日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锦袍,少了一些冷意,多了几分干净与明亮。这几日温言呆在这个院子里,很少出门,有不少小妾夫人过来陪她聊天,刺探她的来历,除了那个樱钕,其余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温言也纯粹打发时间,魏冥堇怕她无聊,给她找来了不少戏本子。

“嗯。”男子喉咙里发出一个单音节字符,低头认真地看着手中的兵书,温言泄气地将已经看得差不多的戏本子一扔,掐着腰现在魏冥堇的面前,“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去。”

“回去?去哪儿?”魏冥堇头也不抬地问道,

“当然是回京城咯。”温言理所当然地说道,魏冥堇翻手地手微微一顿,冷冷的眸子看向温言,说道,“你回不去了。”

“为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去?!”温言一听立马不乐意了,伸出手指戳着魏冥堇的肩膀问道,魏冥堇伸手将她拉入怀中霸道地说道,“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夫人。””温言的心突然慢了半拍,猛地推开魏冥堇,说道,“想得美。”转身跑了出去。

在鹰水城的日子,过得虽然无聊但还算滋润。只不过一连好几天都不见魏冥堇的身影了,温言百般无聊地坐在水中亭里看着风景,古代就是好无聊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连一个可以说八卦的人都没有,有些想念阿珣了,最起码能坐在明月阁的楼头上可以观看整个京城的八卦。

“你听说了,宸王妃来边北了,就在这浮阳城内。”一个小丫鬟说道,听到熟悉的字眼,温言猛地坐直了身子,又听到那个小丫鬟身边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宸王妃施粥问诊,救了不少人呢。”

“可是你没听说吗,宸王妃身染恶疾,恐怕时候不多了吧,”那丫鬟可惜地说道,“好人就是没有好命啊。”

阿珣来了!还得了重病!温言站起身子,一脸惊喜,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转念一想,竟然有几分不舍得那个冰冷冷的男人。

那就见阿珣一面了。温言心里想着,转身问身后的玲儿,“玲儿,魏二爷现在在哪儿?”

“今个早上魏二爷出了一趟城,现在估计在书房。”玲儿说道。

“很好。”温言高兴地拍拍了玲儿的肩膀,这一段时间下来,魏府里的一些下人们都摸清了温言的脾气,这位主子脾气好,没有架子,人十分随和,虽然玲儿还记得温言第一天对樱钕的霸气,对她又爱又敬。

温言提着裙子便熟门熟路地朝书房走去,魏府很大,魏冥堇基本住在西边的院落里,魏冥罗住在东边的院落里,温言很少去东边的院落,按她的话说,就是能少惹事就少惹事,他还行多活几年呢,魏冥堇的书房她倒是经常去,魏冥堇这个人平常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竟然也有玛丽苏的一面,书房里放着好多戏本子,没事儿,温言就喜欢从他书房里找书。

“温姑娘,主子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书房。”一旁的翎羽伸手拦住正要推门而进的温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