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44 2021-09-07 00:36

“叶小姐,老夫人在等您。”温馨身边的大丫鬟冬紫带着八个丫鬟在门口迎接叶浮珣,一见叶浮珣下了马车,上前行礼。

“有劳冬紫姐姐了。”

冬紫是温馨身边的贴身丫鬟,掌管整个唐府的丫鬟婆子和小厮,唐府的下人们见了她都得唤一声冬紫姑娘,所以叶浮珣也称她一声冬紫姐姐。

叶浮珣松开青若的手,由冬紫带路,一路穿过九曲长廊,假山碧水,五月花园内一片葱绿,生机勃勃,虽然这不是叶浮珣第一次进唐府,但是此时的心境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期待,上一世,唐老夫人也因为她的事情,从妙应寺回京为她撑腰做主,那个时候的她,因受谢姨娘和叶云裳的挑拨,认为唐老夫人插手叶府的事情,挑拨离间她和叶府的关系,伤透了她老人家的心,以至于最后,抑郁而终。

这一段路,尤其的漫长,在那花园尽头,唐老夫人的住处。冬紫站在门外,回禀说道,““老夫人,叶大小姐到了。””

屋内的两个丫鬟,掀开金丝缕线的门帘,叶浮珣缓步进去,唐家到了唐远这一代人丁单薄,只有剩下唐远这一脉,所以屋内大堂之上坐着一个精神烁悦,手里拿着佛珠,身穿黑底牡丹花纹连襟衣的老人,左手下依次坐着唐远和温馨,右手边坐着唐筠珩。

叶浮珣双膝跪地,行叩首礼。

“好孩子快起来吧。”

冬紫向前把叶浮珣扶起来,唐老夫人朝慈祥地招招手,“我的珣儿,过来叫外祖母瞧瞧。”

叶浮珣乖巧地走到唐老夫人面前,蹲坐在唐老夫人的腿边,扬起一张绝美的笑脸看着唐老夫人,“外祖母,珣儿真的很想您。”

再一次见到唐老夫人,恍如隔世,眼前这个老人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纹,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傻丫头。”唐老夫人柔和地抚摸着她的头发,问道,“听说你受伤了?身子可好些了?”抬头并未见叶修安,便急切地问道,“安儿呢?听说他这次死里逃生,怎么不见他人?莫非他又毒发了?”

“外祖母莫着急安儿他已经没有事了。”叶浮珣轻声安抚着唐老夫人,“只是季先生瞬,安儿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所以父亲便把他送到了紫山之上,而且你看珣儿不是好好的嘛?。”

一听叶修安没事,唐老夫人就安心地点了点头,又看自己的外孙女有些消瘦,不由的说道,“听说他叶翰良不分青红皂白,竟然对你用了鞭刑?!”

叶浮珣眸子一敛,说道,“他不是我父亲!”

叶浮珣此话一出,唐老夫人抬眸看着越发像自己亡故女儿的外孙女,透过叶浮珣仿佛在看另一个人,“你倒是越发像你的母亲了。”

提到唐婉,叶浮珣眸子一暗,明亮的眼睛红了起来。

“娘,这大喜的日子,别提伤心事了。”温馨笑道,“瞧,这孩子估计又得一顿好哄。”

“是啊,祖母。”唐筠珩也蹲坐在唐老夫人另一边,笑道,“表妹要是红了眼睛,苦得可是孙儿。孙儿得想尽办法来哄咯。”

唐筠珩略带淘气的话,斗笑了唐老夫人和叶浮珣。

“你呀!”唐老夫人点点唐筠珩的饱满的额头,“越大的孩子气。”到了唐远这一脉,就只有唐筠珩一个男丁,所以唐老夫人格外地疼爱。

屋子里的人又聊了一会,温馨吩咐下人去准备了一些唐老夫人和叶浮珣喜欢吃的菜,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甚是温馨。

饭后,唐老夫人禀退了所有的人,单独留下叶浮珣。

“知道外祖母为什么回来嘛?”唐老夫人那双盛满沧桑的眼睛看着叶浮珣,她这个外孙女啊,真实长大了。

“是珣儿不孝,还让外祖母奔波担忧。”

唐老夫人转着手中的佛珠,声音苍老却有劲,“我听你舅妈说了一些你回京之后的事情,让外祖母对你刮目相看,你或许不再是那个需要外祖母保护的小女孩了,能识破奸人计策,并狠狠还击,这样的珣儿是倒是挺让外祖母很是庆幸。”

唐老夫人深深叹一口气,“你母亲去世的时候,你舅舅远在边疆,我本有意要接你回来,奈何晚了一步,你被送走,后来你舅舅战事吃紧,就耽搁了,这几年让你受苦了,外祖母对不起你啊。”

“外祖母,珣儿不苦。”叶浮珣含着泪看着唐老夫人,这个老人是把自己疼进心里的人啊,这个世界上,唐老夫人不仅给了母亲生命,更是给了她一个依靠。

“珣儿,你可知你现在的处境?”

“珣儿知道,父亲冷漠无情,姨娘心思歹毒,庶妹虚伪蛇蝎,虽现在孙儿暂时占优势,但是叶府朦胧,情景不明,现如今只待时机,一举破局!”

“好!”唐老夫人听了叶浮珣的话眼前一亮,“不愧是我南屏的外孙女儿!”南屏是唐老夫人的名字,“那你说说,这个时机是什么时候?”

“孙女虽然愚钝,但是时机不是上苍给的,而是以巧计补下。”

“小聪明何以成大事!”

“萤火之光,虽不能与日月争辉,若是千万个萤火聚拢在一起,那便是黑夜也会如同白昼,欲速则不达!待到东风时,扶摇直上九万里!”

听了叶浮珣所说的话,唐老夫人久久未说话,突然长笑一声,满脸惊叹的看着叶浮珣,“我原以为你只是有一些小聪明,没想到我南屏的外孙女竟然也是有如此胸怀,实乃之福也啊!”

叶浮珣看着唐老夫人脸上的神采,更是叹服她的睿智。这个老人并不是井底之蛙,窥一方之天地,她是有自己的胸襟和气魄的。

“不过,你可知虽欲上九万里,必是狂风巨浪,如若你是鱼虾,必承受不住这风雨之灾,但金鳞岂非池中物!待你穿破风浪,必是扶摇直上!”

叶浮珣没想到唐老夫人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期许,她对上唐老夫人赞许的眼神,唐老夫人说道,“我呀,活到这把年纪,见过不少宗室女子,她们沉着大度,知书达礼,其中佼佼者不甚少数,但是她们都有同样一个特征,那就是离不开那道枷锁,其中包括我和你的母亲。所以珣儿,外祖母不想让你做那个带着枷锁生活的女子,你明白吗?!”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外祖母也是出身在宗室之家,自然重家族利益因为一个女人若想立足,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后盾,而这个后盾就是你的母族,所以珣儿,不论到何时,都要以家族利益为主!所以,叶府的兴衰荣辱与你息息相关!”

“外祖母,这些珣儿都很明白。”

唐老夫人看自己的外孙女越看越顺眼,说道,“唐家,永远是你的后盾!”

叶浮珣感动地抱住唐老夫人,“外祖母,谢谢你!”

宸王府内。

“王爷,边北有消息了。”

“讲!”原本波澜不兴的宋寒濯一听到边北,眼睛立马放出光亮。

“慕容姑娘好像嫁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宋寒濯久久未说话,“替本王送去一份贺礼!”云厉口中的慕容姑娘是边北第一家族慕容家的三姑娘慕容婷。

宋寒濯当年在边北打仗的时候,被敌军射中掉下悬崖,幸得慕容婷的救治,才捡回一条命,两个人一来二往,就互生了情愫。慕容婷是边北第一美女,其样貌才情,都让当地贵族公子叹服!

当年宸王胜仗而归,向越贵妃提出迎娶慕容婷为王妃,不料却遭到越贵妃的反对,母子俩还未其大吵一架,气的越贵妃旧疾发作,差点一命呜呼,自此宋寒濯再也不敢明提慕容婷。

宋寒濯拉开抽屉,从最里面拿出一幅画,画上的女子一身粉红色衣裙,笑起来,嘴边约隐约现的有一个小酒窝。这边是慕容婷的画像。

“王爷!”

管家的敲门声打断了宋寒濯的神思。

“进来!”宋寒濯收起桌子上的画卷,又放到了原位。

管家推门进来,朝宋寒濯恭敬地说道,“王爷,云霄殿来人了,贵妃娘娘召王爷去一趟。”

“本王知道了,随后就去,你先下去吧!”

云霄殿。

越贵妃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美丽转动的眼眸看着宋寒濯,,风情万种,轻轻一挥手同样地戏码又上演了,自家母妃大人又要给他推荐王妃。

两个丫鬟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手里各自托着一个盘子,宋寒濯自知逃不过,只好认命的打开一个画轴!绽开一看,一个浅笑盈盈少女,穿着一件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