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七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2277 2021-09-07 00:36

苏祉延脸色一正,收起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冷色说道,“你又何曾对我坦诚布公过?”

纪衍诺温和的眸子逐渐变得寒冷,“今日你不仅算计了我,还算计了周姑娘,”

这句话像是刀子一般扎进了苏祉延的心里,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今日的确是设计了周舒鱼。

“今日若不是因为宋瑜琏念在宋长宁的份上,你觉得周姑娘能伤得了宋瑜琏分毫。”纪衍诺冷声说道,在宋瑜琏身边有一人可敌千骑的长松,周舒鱼根本就近不了宋瑜琏的身。

“你想试探宋瑜琏,我不拦你,但是你不该把周姑娘牵扯进来。”纪衍诺冷声说道。

苏祉延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地说道,“我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嘛。”然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年,正色说道,“苏家的事情若是没有皇室在后面推波助澜,幕后黑手又怎么会逍遥法外。”

“江湖百晓生,也不过如此,”纪衍诺讽刺一笑,“苏祉延,你把苏家看的太重要了,你想找死,断药便可。”

说完面无表情地走进了自己的药房。苏祉延看着纪衍诺满身冷气,说道,“真的生气了。”转念一想,“不对呀,我利用小鱼儿,他为什么这么生气,莫不是因为……”想到这里,苏祉延更加肯定要把周舒鱼送走。

“不对呀,他凭什么说我?他不是也利用宋姑娘了嘛。”苏祉延不解地自言自语。

此时客栈里面,宋长宁低着头站在宋瑜琏面前,看着满身冷气的哥哥,心里忍不住打鼓,在宋瑜琏开口训斥她之前,她身子一软,“哎哟~”

“怎么了?”宋瑜琏明知道自己的妹妹是故意的,对上她那双无辜的眼睛,气便消了一半,再加上宋长宁脸色的确苍白,“可是身子不舒服?纪衍诺到底看的行不行?”

“哥哥。”宋长宁拉着宋瑜琏的衣袖,说道,“我头晕。”

“公主身上的毒才解开,身子还虚弱呢。”擎苍收到宋长宁的眼神,连忙说道。

“还不快坐下。”宋瑜琏扶着自己的妹妹坐下,吩咐道,“来人,去把纪衍诺给我请过来!”

“哥哥!”宋长宁一把拽住宋瑜琏,连忙说道,“我没事儿,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

宋瑜琏向来拿自己这个妹妹没什么办法,问道,“你确定?”

“你看这不是没事嘛。”宋长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我刚才就是站的太久了头太晕了。”

“以后苏祉延与纪衍诺的事情你不要管了,你休息两天,我后天将你送回京城。”宋瑜琏不容置疑地说道。

宋长宁刚想撒娇,对上宋瑜琏的神色,脑海里又闪过某个少年的脸色,说道,“好呀。”

这下子换宋瑜琏一愣,随机恢复了正常,怜爱地摸摸自己妹妹的小脑袋,说道,“你好好休息。”

宋长宁脸上的笑容在宋瑜琏出去的那一刻垮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她嗤笑一声。

今日纪衍诺发现苏祉延去作死之后,就命人将话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自幼长在皇宫,什么伎俩没有见过,只是她不屑于去做罢了。要不然月娘怎么会那么巧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还说出了周舒鱼的事情,为的就是让自己出面,救了苏祉延,其实大可不必,只要他说一声,自己都会义无反顾地来阻止,更何况自己的哥哥根本就有动苏祉延的任何心思。

想到这里宋长宁忍不住冷笑一声,纪衍诺就这么不相信他们兄妹俩?还是说在他的心里皇室皆是阴险狡诈之辈呀。

正想着,忽然听见敲门声,擎苍雄厚的声音便穿了进来,“姑娘,纪公子命人送来了药。”

“进来吧。”宋长宁收起脸上的神色,信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问道,“什么药呀?”

“方才药童说是给姑娘的补药。”擎苍将药瓶递给宋长宁说道。

宋长宁拿起来看了看,又递给了擎苍,淡淡地说道,“给纪公子送回去吧,就说有劳纪公子担心了,我身子好的差不多了,心意领下,药就不收了,另外在送去一百两银子,就当是诊费了。”将银票放在了桌子上。

“公主,您真的不收?”擎苍为难地看着桌子上的银票说道,“钱就不用给纪公子送过去……”对上宋长宁的眼神,擎苍连忙拿起银子说道,“属下这就去办。”心里忍不住叫苦,宋长宁身边没有人照顾,宋瑜琏便让他保护宋长宁,虽然轻松,但是心累。

那边纪衍诺看着擎苍送来的东西,脸色难看极了,擎苍连忙说道,“我家公主说,纪公子辛苦了,这是诊费,另外药就不收了。”

“药域谷送出的药,没有收回来的道理。”纪衍诺脸上的神色又恢复了往常,只是声音透着一丝丝凉意。

擎苍干笑一声,“我家公主身子的确好了,这多亏了纪公子,再者我家公主后日便要启程回京了,这药的确是用不到了。”

纪衍诺喝茶的手一顿,淡然地说道,“银子收下了,就当是药费和诊费。”说完起身离开。

白术望着自家公子清冷的背影,忍不住说道,“你家公主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呢,这药是我家公子连夜给做出来的,她说不要就不要?”

“一点也不懂珍惜。”白术一边吐槽一边离开,擎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药,青瓷白瓶,忍不住叹口气,小声嘟囔道,“我就是一个送药传话的……”

纪衍诺现在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莫名的火气大,“身体好了?就她那金贵娇养的身子,还要回京,哼。”纪衍诺被气得冷笑一声,掐着腰来回踱步,“回去正好,省的给我惹麻烦了。”

像是说到了自己的心声一样,自言自语地说道,“对,他离开就正好,也没人给我惹麻烦了。”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刚走两步,脸色又垮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