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零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39 2021-09-07 00:36

青画守着小若素,心疼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眼睛哭得红红的,周姑姑走进来看了看还没有醒来的小若素,安慰道,“放心吧,有季先生在没事的,把眼泪擦干,一会儿见了王妃,别露馅了。”

“什么别露馅了?”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众人一惊,纷纷迎了出去,“王妃,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素儿呢,本妃这两日怎么都没有见到她?”叶浮珣笑着说道,今日青若等人见她脸色好多了,又听闻叶浮珣想吃青川的美人糕,便去厨房给她做,叶浮珣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无聊,又想起来有几日不见小若素,这才撇开丫鬟,一个人独自来到小若素的院子里。

“青画怎么哭了?可是素儿惹你生气了?”叶浮珣笑着问道。

“没有,方才是风吹到眼睛里去了……”

“这房间里哪儿有什么风啊?”叶浮珣奇怪地看着青画,又见众人脸色有异,脸色一沉,“发生什么事了?!素儿呢?!”

众人低头皆不敢回答。

“周姑姑,你来说!”叶浮珣气火攻心,一阵重咳,吓得众人连忙跪在地上,周姑姑上前一步,“禀王妃,小郡主前几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至今未醒。”

叶浮珣推开扶着她的丫鬟,忙走进内室,便看见小若素头上裹着白布,依稀可以看见血,脸色苍白,叶浮珣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小脸,厉声问道,“为何不告诉本妃?本妃还没死呢?!咳咳咳咳……”

“王妃息怒!”青画等人跪在地上,“奴婢们怕王妃担心这才瞒下郡主受伤之事,还望王妃惩罚。”

叶浮珣压下心中的怒火,“青画,你是怎么照顾郡主的?为何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一五一十地说给本妃听!”

青画偷偷看了一眼周姑姑,只见周姑姑对她摇摇头,青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好好好……”叶浮珣气得浑身发抖,“你们都不说是吧,来人,都给本妃拖下去,一人杖责二十,逐出府去!”

“王妃饶命……不要赶奴婢出去……”

“才一眼看不见你,就发这么大的火,看来还是本公子的药不够苦啊。”季南北没好气地说道,身后跟着青若等人,方才丫鬟来报,说王妃在小郡主的凝芳苑大发雷霆,青若一猜便是叶浮珣知道了小若素受伤一事,担心叶浮珣因为此事伤了身体,这才匆匆把季南北请来救场。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季南北对着满地的丫鬟说道,众人不敢起身,偷偷打量着叶浮珣的脸色,季南北一来,叶浮珣的气也不好发作,捂着胸口咳了几声,别过头,挥挥手,让她们都起身了。

“你要懂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能发怒,想知道什么你问便是了,何必发那么大的脾气,伤己又伤人呢。”季南北温声说道,又信手给叶浮珣倒了一杯茶,等叶浮珣缓过来,。

“青画,你来说小郡主怎么受的伤?”叶浮珣的声音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依旧透着不可反驳的威严,青画贝齿轻咬,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小若素,低声说道,“侧妃仪式那天,小郡主趁奴婢不注意偷跑了出去,在锦绣楼跟侧妃发生了争执,这才从楼梯摔下来的……”青画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叶浮珣,尤其是听到小若素的腿断了,心里更是揪疼,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叶浮珣的脸色如此可怕。

“素儿还能站起来吗?”听完后,叶浮珣问向一旁的季南北。

“有本公子在,这是问题嘛。”季南北折扇一开,继而说道,“小郡主这次伤的比较重,恐怕得两年无法行走。”

整个京城都知道紫凌王妃是出了名的护短,紫凌王府的下人们许久不见王妃出别亦阁了,只见叶浮珣带着青若轻云等人,直接去了锦绣楼,敢伤她的素儿,绝对让她加倍奉还,叶浮珣胸间窝着一把火,还有一种恐惧,上一世,当叶云裳成为侧妃时,第一个受难的是她腹中的孩子,而如今当侧妃变成了慕容时,受苦的竟然还是一个孩子,叶浮珣绝对不会像上一世一样坐以待毙,一个将死之人,还会怕她不成,既然你要玩,本妃就让你知道,这个王府谁做主!

“见过姐姐。”叶浮珣一进锦绣楼慕容就迎了出来,叶浮珣仿佛没有听见那声请安一般,径直走到石凳处,青若将软垫铺上,扶着她坐下,叶浮珣这才淡淡地抬起眸子,想到季南北说的话,她的目光就变得犀利无比,若是真的从楼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小郡主的膝盖怎么会碎呢?这倒是像人为的。

“妹妹的侧妃仪式办法身体不好,没有参见,今日忽然想起来,这才来看望妹妹。”叶浮珣的声音淡淡的,有着她自己独特的声色,清冷中带着凌厉,单是坐在那里,一脸病容,但是身上的强大气场是非常人所不能及的。

“应当是妹妹去拜访姐姐。”慕容站在一旁笑道,又吩咐下人去沏茶,“姐姐身体可有好些?”

“托妹妹的福,好多了。”叶浮珣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听说前两日素儿在锦绣楼惊扰了妹妹?”慕容心里一惊,她竟然在叶浮珣的眼里看到了杀机,忙后退几步,跪在地上,“姐姐,郡主在妹妹这里贪玩,妹妹一时不察,这才让郡主从楼梯摔了下去……”

“一时不察?”叶浮珣嘴角微微勾起,“素儿的腿怎么断的?”说着叶浮珣一脚将慕容踢到在地,锦绣楼的丫鬟一惊,正打算悄悄离开,去给宋寒濯报信,轻云大手一挥,院门一下子关上了,叶浮珣淡淡的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丫鬟们,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容,“你说本妃这把匕首插到你的腿里,你会不会疼?”

“你若是敢伤我,阿濯哥哥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哈哈哈……”叶浮珣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那又如何?本妃一个将死之人,还怕什么?”说着叶浮珣一刀刺入了慕容的腿上,疼得她尖叫一声,叶浮珣冷哼一声,“就这点痛就受不了了?”

“王妃,王妃,求您饶了我家娘娘吧。”弄儿跪在一旁不停地朝叶浮珣磕头,几个粗使丫鬟将弄儿拉到一边。

“叶浮珣!你这个贱人竟敢伤我,阿濯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慕容疼得脸都变形了,她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叶浮珣会对自己用刑。

“等你的阿濯哥哥来了再说吧!”又一刀刺进了慕容的另一条腿上,“如果你还有力气告状的花?”

“哈哈哈哈。”慕容听了这话忽然大笑起来,有些疯狂地看着叶浮珣,说道,“叶浮珣,你死定了,阿濯哥哥不会放过你的。”说着慕容突然起身靠近叶浮珣,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因为阿濯哥哥根本不爱你,他爱的是我,你的毒是我下的,他知道却依旧纳我为侧妃,而你,不过是他娶我的一个跳板罢了。”

“是吗?”叶浮珣并没有慕容预料的那么难过,而是淡淡地一个反问,脸上讽刺的笑容,刺痛了慕容,“你为什么不难过?!阿濯哥哥不爱你了,你为什么不难过?!”

“本妃为什么要难过?左右不过是一对奸夫淫妇,还不值得本妃动气。”叶浮珣不屑地说道,“你若喜欢本妃用过的东西,给你又何妨?”叶浮珣一巴掌打在了慕容的脸上,“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伤本妃的素儿!”

“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孩子,也值得你这样宝贝,不会她是你和别的男人的野种吧。”慕容嘴角含血,讽刺地说道,她就是要激怒叶浮珣,自己受得伤越重,宋寒濯的怒气就越大,叶浮珣就越惨。

“那本妃就让你连偷人都生不出孩子。”说着就要刺入慕容的腹部,“咣当”一声,叶浮珣胸口硬生生地种了一掌,那把龙腾匕首打落在石凳上,削铁如泥的匕首竟然断了,叶浮珣捂着胸口,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抬眸看向来人,宋寒濯一脸慌张地跑到慕容身边,怒气冲冲地看向叶浮珣,“王妃,你是不是要给本王一个人解释?!”

“阿濯哥哥,容儿没事……”慕容依偎在宋寒濯的怀里,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楚楚可怜。叶浮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目光落到身上的玉佩,推开青若和轻云的手,自己缓缓站了起来,冰冷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情感,一把扯下手上的玉佩,应声摔成了两半,不知道为何,宋寒濯看着两半的玉佩,心里竟然会不舒服,看到叶浮珣受伤,他竟然会难过……

“匕首已断,玉佩已毁,你我之间,恩断义绝!”清冷的声音传到宋寒濯的耳朵里,击打着他的心,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子一步一步地走出自己的视线,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